好爽……会爽死的呜呜……
    初次体验就叫少年伺候得花汁泛滥,孟宁内心有点儿畏惧这样滔天尖锐的快感,肥臀一扭一扭地忸怩闪躲起来:“够了够了、不要了宝宝……”
    洛雪真没有回应她。
    他目下根本没办法出声回应,整个面部让女人的屁股压得严严实实,呼吸间全是阴穴里散出的闷热骚甜的气味。
    不要吗?
    他不确定这句话是否出自她内心本意。
    因为,他也曾说过不要、不可以,但实则是性器舒服得超出了已知范畴的承受能力,孟宁大抵也是相同的感受。
    她也许……并非真的不想要了。
    双手牢牢制住乱动的肥臀,洛雪真愈发坚定地顶开毛茸茸的阴唇,鼻尖摩擦着小核,用舌面一下下刮弄流水的肉缝。
    “呀呀啊啊!”
    孟宁战栗尖叫起来。
    身下的长舌沿着蚌肉缝隙描摹几下,便骤然刺入一张一合的肉穴内部,旋即就被水汪汪的小穴热情接纳绞住。
    刚刚进去一点儿,他就停下了。
    因为孟宁颤抖得很厉害。
    “哈……哈……”悠长的喘息声回荡在密闭的屋子里。
    无法描述的酥痒快感在她身体中如建高塔一般积聚膨胀。
    以及,少年濡湿的双唇深埋在身下,过了好一会儿,才非常温柔地亲吻舔舐起来,那两片肉瓣分外敏感脆弱,他因而舔得也很有耐心。
    阴蒂和阴唇不断遭受刺激,快感堆积到一定程度后,便建立起耐受性。
    昨天肏得红肿疼痛的小穴,现在好像也没那么疼了。
    好爽……好爽……怎么会这么爽呢……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孟宁缓慢地扭动起腰部,这一次却是迎合的,她用湿泞不堪的下体淫荡地碾磨着少年精致立体的五官。
    他的舌头、他的嘴唇还有那高挺秀气的鼻骨,俱都成了帮助她达到欢愉巅峰的东西。
    潮水般的快慰使她意识和身体剥离,灵魂仿佛飘在半空中,全身血液输送的都是快乐。
    感受到孟宁动情适应的身体状态后,洛雪真继而开始用舌腹一点点探触甬道内部。
    微糙的舌头在软热的穴儿里卷搅刮弄,越来越多粘稠的清液汩汩流溢淌出,顺着他的唇角往下滑落,将道袍领口浸湿,最后把床单都湿润了一小片痕渍。
    可怕的快感在体内蔓延,孟宁视线渐渐变得模糊,她好像——她好像正在被清纯的圣子仙君用唇舌肏干。
    软软的嘴唇含吮嘬吸,舌头灵活地插进抽出,毫无章法地又舔又吃,时而又像小蛇一般往她穴眼里头猛钻,花穴一阵阵蜷缩收绞,孟宁已经舒服得直翻白眼。
    不行了、不行了、就要不行了——
    晕晕乎乎间,她低头望向被自己坐脸的少年,而他依然卖力地往更深处扫弄,整个舌头都插进软穴里翻搅。
    孟宁看到洛雪真下颌微微律动着,他的下巴轮廓皙白若玉,而上方坐着的,是她既不粉嫩也不好看的暗色阴阜,蜷曲的黑色耻毛与他冷色调的皮肤形成对比。
    只看了一眼,陡然间脸烫,血气上涌,她羞赧得十个脚趾俱都蜷紧。
    正在舔穴、舌头插穴的少年无知无觉,当他不经意撞上阴道口附近的某处软肉后,孟宁剧烈地嘤咛了一声,身体再度想要逃离。
    “别——够了、真的够了!!”
    她不住地摇首,刺激得泪花直冒,上半身弯折成一张弧度紧绷的弓。
    还不够。
    洛雪真小臂肌肉微微鼓起,双掌用力扣住她不安的腿根,他整张脸埋进湿乎乎的肥臀,粗糙的舌腹一次次往那处软肉上冲撞碾压,在孟宁愈发高亢的叫声中,舌尖用力顶了顶,感知她达到了高潮。
    “呼……啊……啊……”
    最后的最后,身体被他放平躺下。
    孟宁全身都像被水泡过一样,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只能依靠不断地吐息让自己从极致强烈的感受中缓过神来。
    手臂颤抖,抚摸身侧少年的脸,满手满掌湿润黏滑,全是她泄出的淫液——
    学坏的小狗狗。
    孟宁伸出手触到他的脸,洛雪真便顺势亲吻她的手指,毫不嫌弃地将那些味道微腥的液体全都吞下。
    她的指尖被他含进嘴巴里吸咬。
    好色啊。
    孟宁浑身忽然燥得不行,阴道像灌了麻药一般不觉得疼了。
    隔了几分钟后,她喘息不平地转过身去,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诱惑着他:“操我。”
    “宝宝,不是想操我吗?时间不多了,快点操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