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他要拔出来,她也坚决不同意!
    孟宁气呼呼地瞪着少年的脸,尽管他根本看不到她眼里的不虞之色。
    他越推开她,她腰臀压得越用力,深粉粗壮的欲龙碾开层层迭迭的肉褶,吸力如入泥沼般愈陷愈深,勉强摇动挣扎着,难以脱身。
    一直碶到最深处,方知别有洞天。
    孟宁肥厚的阴唇死死挤压着两颗囊袋,淫水与浓精湿透毛发,耻骨与耻骨厮磨在一起,再没有比这更亲密淫秽的画面了。
    “哈啊——”
    二人一齐战栗着喘息,体肤汗水交融,同时攀上痛与乐并存的巅峰。
    又胀又痛,又爽又麻,满了……全都塞满了,这就是他拒绝她的后果。
    也是一时意气用事的结果。
    倒吸口凉气,孟宁倒在他身上直哼哼,有种肚皮都要被他的鸡巴捅破的错觉,全部坐进去真的好疼啊。
    可是都到这时候了,洛雪真还在嘴比鸡巴硬,断续说什么:“姑娘……你……不可以……不能这样。”
    不行?
    不可以?
    那你他妈就别勃起啊!
    孟宁又气又痛,没见过比他还傻的人,她缓了好一会儿才打起精神,两只手腕压着他的胸膛直起上身,肥胖的臀部用力抵着他的胯骨,坐下磨了一磨,巨物插在穴儿里搅,险些酸胀到翻白眼。
    “干什么!”她高声叫道,“洛雪真,你想用完就丢啊?”
    不要不要的,真是烦死了!
    她偏要干死他!把小处男奸透榨干!
    十余载清修枯燥无味,未曾近过女色,胯下孽物更是初初开荤。
    孟宁稍微动一动,洛雪真就被女人的水穴绞缠得神思浮散,本已缓解的情毒不知为何仿佛卷土重来,身体四肢卸去力气,他好像连起身推开她的力量也没有了。
    可他也觉得……不开心。
    分明、是她说不愿的,她不肯留下来。
    那究竟是谁用完就丢?
    ……
    少年人缄默无言,面颊滚烫,嫣红的薄唇用力抿成一道平直的线。
    他不再开口,也不再说话,就连呻吟喘息都闷声在喉咙里,仿佛长到这么大第一次进入叛逆期,学会和女生闹矛盾。
    孟宁也同他置气,不愿再交流。
    双腿青蛙般蹲屈起,随着臀部的抬起又落下,她娇喘淫叫得很欢快,也放荡,借着重力一次比一次落得狠,也不管会不会把身下这根阳具坐断,不管他是疼了还是爽了。
    她红着眼睛强肏他。
    从龟头到底下的卵蛋,一次次把肉棒纳入到阴道最深处,而榻上白皙清隽的少年指节收紧泛白,从始至终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就像在与漂亮到接近无暇的充气娃娃做爱。
    气氛冷淡,二人沉默无言地交合。
    只有性器远比主人们热烈得多,一个在渴馋地分泌黏液,一个在昂扬地充血胀大,隆起的青筋贴着肉壁勃勃跳动。
    “啪啪啪”的肉体碰撞声和“噗叽噗叽”的进出水声是它们的爱语。
    但这些声音在某个瞬间,全都寂静了。
    孟宁是突然不见的。
    洛雪真感受到,上方起落的重量倏地消失,女子的体温和气息一并销声匿迹。
    汗湿的手指扯开蒙眼的布条,视线变得明亮清晰。
    她果然。
    不见了。
    跨间的阳具湿润赤红,竖立直指苍穹,全然没有要疲软的迹象,铃口渴望地一张一合,仿若在惦念前一瞬还尽情吮吸吐纳的紧致媚穴。
    洛雪真就像被抽空了气力,失去焦距的乌黑眼眸,静静凝望屋脊房梁。
    不欢而散……
    少年沉闷地长长叹息。
    他不想,和她争执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