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深夜漏,接吻的水声啧啧缠绵,在静谧的卧房里听起来格外暧昧。
    洛雪真身上的味道很纯净、淡雅,有种被冬日霜雪冰冻后的木质气息,以及少年身上淡淡的荷尔蒙味。这些气味就像催情香一般直往孟宁鼻子里钻,把她的鼻尖脸侧和耳根都染上血红色,大脑空白,无比情迷地回应他。
    他似乎有些局促紧张,全凭本能毫无技巧地吮吻追随,不一会儿,孟宁便占了上风,她将洛雪真吻得七荤八素,他的舌头逐渐有点追不上她,上半身不自觉被孟宁压得朝后倒。
    见他处于弱势地位,孟宁忍不住嘻嘻轻笑,有些得意洋洋。
    洛雪真听出她笑声里的戏谑意味,兀自不明缘故,思忖片刻后才通透起来。
    他渐觉缺氧,身似火烧,少年人却也有两分好胜心,不懂技巧,那就用力地顶回去,将她小巧的唇舌全都含入口中,不给逃脱的机会。
    舌头长驱直入,轻柔刮过孟宁的口腔上颚,她激灵灵一抖,被弄得忍不住溢出一声猫儿似的呻吟。
    急忙后撤。
    洛雪真察觉了,追着她压上来,勾着她的软舌吮吸含咬不停,好像真要将她一口吞吃似的。
    眼见重心越来越往后倾,孟宁招架无力,嗓子眼里发出“嘤嘤”的声音,好在两只手抓握住他的命根子,又揉又搓地想报复回去。
    然而,她下手捏得越重,洛雪真便把她的嘴唇吸得发麻,很快传来钝钝的肿胀感。
    孟宁不禁很佩服他。
    能力真不错,初次学习接吻,没练一刻钟口技便如此了得。
    此时此刻,难免神游天外畅想起来:这般卓越的舌头和吸力,只拿去接吻未免可惜了,要是能够在下面……
    淫秽思想尚未具体生成,孟宁重心一斜,快要倒下的前一刻,洛雪真稍稍直起身子,濡湿不堪的四片唇瓣“啵”地分离,他伸手揽住她的后腰,即刻将她扶稳。
    “抱歉……”
    少年喘息着说道。
    下一瞬,手上滑腻的触感却他却再度僵硬,鼻尖细细密密的汗珠随着颤抖的吐息无声坠落。
    手掌抚摸到的,是一大片不着寸缕的光洁肌肤,正好扶在女生最曼妙柔美的腰线上。不同于男子的结实劲瘦,孟宁腰间是软绵绵的一层脂肉,手指一摁就陷下去,软到不可思议。
    他轻轻摁了一下便触电般缩回手,这才反应过来她没穿衣服。
    “冒犯了,姑娘……”又道歉。
    孟宁抬眼看去,发现洛雪真全身上下都涨红了。
    她近乎憋不住笑,觉得洛雪真有趣极了,两个人现在这样,还说什么冒犯不冒犯?
    缓了缓,没有回应他,她大胆地跨坐到少年腿上,小手在下方飞快套弄肿大到握也快握不住的阳具。
    一面凑到他耳边,娇声笑问:“你今日为何许久还没射……”
    “好像,比上一回更持久兴奋,是不是开始享受了?”
    “被摸鸡巴其实很爽吧?想不想天天被姐姐摸啊?”
    听着孟宁调戏的污言秽语,纯情小仙君耳根几乎红成鸽血般的红宝石,浑身写满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