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历史军事 > 嫁入豪门,女配她在线发疯 > 嫁入豪门,女配她在线发疯 第164节

嫁入豪门,女配她在线发疯 第164节

    有人补充个,“而且还是最有钱的!”
    “对对对,还有钞能力!”
    女生闻言,好奇得不得了,“好像亲眼看看大少这个老婆哦。”
    话音刚落,一个戴着墨镜,皮肤白皙,面容姣好的女生走了进来,直奔那边的电梯而去。
    “是温柠是温柠!”
    “是你想看的大少老婆!”
    女生好奇望过去,正巧温柠听见动静也转过头来,跟她们打了个招呼。
    女生愣愣地点头,心里在惊叹。
    真漂亮,而且她身上有一股很特别的气质在。
    怪不得大家都这么喜欢她。
    刚才他们说她那么招人喜欢的时候,她还有些怀疑是不是夸张了,现在见过真人,她相信了。
    因为温柠经常来公司找祁墨,再加上温柠没什么架子,时间久了大家都熟了。
    等电梯的功夫,几个女生开始跟温柠闲聊。
    有人问:“跟大少的婚礼办得顺利吗?”
    温柠粲然一笑,“……马上就不办啦!”
    女生们:???
    什么意思?
    而那边,温柠已经进电梯了。
    温柠:“拜拜。”
    ……
    十几秒电梯后。
    楼上,祁墨办公室。
    没有敲门,没有打招呼,温柠就这么直接推门进来了。
    祁墨看她一眼,毫不意外,然后就见她往沙发上一躺,抱怨道:“大少,不想结婚了。”
    祁墨:???
    怎么这么突然?
    祁墨问她为什么。
    温柠翻了个身,开始抱怨,“累死了。”
    她从来不知道,结婚的流程繁琐的要命,哪怕干活的不是她,但一系列的选择却还要她还做。
    又是要选地方,又是要选衣服,还得挑戒指……
    这些东西吧,单挑出来,每一个她温柠都喜欢。
    因为个个都是真金白银砸出来的!
    她全都喜欢。
    但是现在……却非得让她在那一堆里选一个最喜欢的。
    温柠就不理解了。
    这种问题,跟问是喜欢爸爸还是喜欢妈妈有什么区别?
    没有道理。
    都是钱,你还分更喜欢整张一百,还是一块一块堆成的一百?
    都是钱了,当然是都喜欢啦!
    还挑一个,根本不合理就!
    被追着问了好几天,温柠直接疯了,这搞得跟上班有什么区别啊?
    她将对方寄过来的样品图片一丢,拿起手机给对面人发消息。
    温柠:【别问了,这婚我不结了!】
    对面:【???】
    发完,温柠直接拎着包就直奔祁墨的公司而来。
    温柠控诉祁墨道:“明明都是要结婚的,为什么都要来问我?怎么不问你?”
    都是结婚的,怎么还分先后吗?
    祁墨无奈,“让你选,这不是想让你选你自己最喜欢的吗……”
    温柠她的喜好,就跟风一样捉摸不住,今天阳光灿烂她就喜欢小清新,明天起风了她就喜欢穿蓝色,太阳大一点她就喜欢穿白色,更别说搭配的那些鞋子珠宝什么的……
    这些都是上次一起出去玩,祁墨观察出来的。
    他尝试摸清温柠的搭配和偏好习惯,结果在看了温柠一天变八百回的决定后,放弃了。
    祁大少第一次体会到“女人心,海底针”这句话的含义。
    她的脑回路就跟天上的云一样,云你揣摩得透吗?
    温柠皱眉,理直气壮道:“你喜欢我,难道不应该知道我最喜欢什么吗?”
    或许是因为温柠过于理直气壮,让祁墨都有一瞬间的恍惚。
    好像……这真的是他的错?
    祁墨走到温柠身边坐下,摸了摸她的脸,道:“那我就按照最贵的来准备,所有的都准备一套。”
    免得她突然心血来潮突然要换风格。
    第一次,祁墨觉得,钱真是个好东西。
    温柠往前探了探,枕在祁墨的腿上,懒懒道:“随便吧,反正都你自己解决,别来问我,不然我这婚就不结了。”
    祁墨无奈。
    一点都不敢怀疑温柠这话的真实性。
    她说不干就会真不干的……
    想到什么,祁墨看向她,突然神秘道:“那我再告诉你一个办婚礼的好处怎么样?”
    得先给她温柠哄好了,这婚礼才能筹备的下去。
    温柠枕在他腿上看他:“什么?”
    祁墨:“结婚的话,你可以收到我家里人的红包。”
    温柠撇了撇嘴:“爷爷的不是已经收了嘛。”
    也不好光就着他一个老人家薅……还是得给人老人家留点钱养老的。
    至于祁时燃……小屁孩的压岁钱,没什么好要的。
    祁墨笑了笑,提醒道:“我们家里是只有这么几个人,但我祁家可是个大家族……到时候他们多少也会出席婚礼。”
    祁墨说完,就见沙发上的人顿了一下,然后双眼一亮。
    瞬间就来了劲!
    对呀!她怎么忘了!
    结婚可以收红包收份子钱啊!
    怎么把这个忘了!
    见温柠这积极的模样,祁墨就知道他这话说的是有效果了。
    温柠从沙发上起身,转头就把助理给喊来了。
    温柠:“把祁家的族谱给我来一份。”
    助理:?
    祁墨神情古怪,“要我们祁家的族谱干什么?”
    温柠:“找找看哪些人能来婚礼啊!”
    看看她能收多少人的份子钱!
    祁墨:“……”
    总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
    十几分钟后。
    祁墨坐在这边处理工作。
    那边,温柠在刷刷地翻祁家的族谱。
    开始找跟祁墨三代以内的亲戚,无论男女老少,到时候一家全请来……
    温柠数完一看,好家伙,整整一百多个人。
    到时候的红包,一个人万八千的,这不光份子钱就是二百万?!
    那边,祁墨完成工作,一抬头正和对面温柠的眼神对上。
    祁墨问她:“?怎么了?”
    又有什么问题?
    难得见她能安静这么会儿……
    却见温柠朝他竖了竖大拇指,“大少,你太爷爷真能干!真会生孩子!”
    一生生这么多儿子女儿,代代繁衍,让她现在都能薅这么多份子钱!
    祁墨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