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历史军事 > 嫁入豪门,女配她在线发疯 > 嫁入豪门,女配她在线发疯 第158节

嫁入豪门,女配她在线发疯 第158节

    温柠眯瞪瞪地又看了一眼,随即乐了,“帅哥,你长得好像我未婚夫哦。”
    祁墨气笑了。
    坏消息,她真的没认出他。
    好消息,她承认他是她未婚夫了。
    祁墨刚因为“未婚夫”这个身份高兴没多久,下一瞬,耳边传来她小声的声音。
    “我们偷偷偷晴吧,不让我未婚夫他知道。”
    祁墨:“……”
    作者有话说:
    感谢在2023-10-07 23:29:22~2023-10-08 22:56:4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云淡非恋、小公主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62章
    ◎“我温柠又不是什么好人,我要钱又要人!”◎
    祁墨站在那里, 像个死人。
    温柠还挂在他身上,念念叨叨。
    “帅哥,怎么样?跟我偷晴不亏的, 你看看我长得, 鼻子是鼻子, 眼睛是眼睛的, 你绝对不亏的!”
    说着,她就上手去扒祁墨的衣服,一边扒还一边感叹,“这身材是真不错……”
    对面, 许雪柔已经被吓坏了,一脸懵逼。
    主要平常温柠也不这样啊?
    温柠她顶多就贪财了点, 贪玩了点, 吃喝玩乐样样精通而已,怎么现在还沾上“色”了……
    她尴尬地看了眼祁墨。
    而祁墨……
    因为听了太多温柠胡说八道的话, 祁墨已经能平心静气地将她说的这些撩骚的话当放屁了。
    许雪柔不知道,见祁墨面无表情, 还以为他在生温柠的气呢。
    说到底这是人家夫妇之间的事情, 她这个外人站在这里好像也不太好,于是许雪柔找了个机会偷偷溜了。
    走之前,还跟祁墨叮嘱了一声, “温柠的房间在二楼, 左边靠阳台那间。”
    说完, 她转身就走, 脚步快得恨不得飞起来。
    原地, 温柠还在对祁墨动手动脚。
    她拍了拍祁墨的胸口, “帅哥, 你这胸不行啊,得练,没我未婚夫的硬,”
    温柠嫌弃地撇了撇嘴,“我撞上去都不疼。”
    说着,她就往祁墨胸口上去撞去,直接把祁墨撞得原地踉跄了一下,而她自己也撞得头晕眼花,彻底老实了。
    祁墨:“……”
    祁墨皱眉,都无语了。
    他真的很好奇,温柠她这脑子里到底装的都是些什么?
    都是水吗?
    温柠摸了摸脑门,随即嫌弃道:“真硬,但还是没我未婚夫的胸硬。”
    祁墨弯了弯唇,这还像点话……
    终于,祁墨动了,转身将人一步一步抱上二楼房间。
    将人放在床上后,祁墨转身去打湿了条毛巾,打算给温柠洗把脸清醒清醒。
    结果他湿个毛巾的功夫,再出来,温柠又从床上爬起来了。
    祁墨给她擦脸,她前一秒还老老实实坐着,下一秒就又开始扒他的衣服了。
    一边扒,嘴里还又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话。
    活像个女流氓……
    祁墨去洗手间换毛巾,还能听到温柠的声音从隔壁卧室传来。
    她还没认出他来,把他当外人,而且还在帅哥帅哥的胡说……
    本来喝多了的人爱闹腾,就难照顾,结果她还把他认成了别人,还在他面前就这么直白露骨地撩人……
    祁墨额上青筋暴跳,忍无可忍。
    他把湿毛巾一丢,出了洗手间直接走到床边,把人从床上拎起来亲,狠狠亲,亲得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头发被温柠扯到痛了他也没停,直到怀里人开始求饶,祁墨这才松开了她。
    “清醒了吗?”
    祁墨盯着她被亲肿了的嘴,问,“还要跟我偷晴吗?”
    他很少情绪失控,这是第一次。
    被温柠这祖宗给吵的。
    这下,温柠彻底清醒了。
    她半跪在床上,从下而上盯着祁墨看了好一会儿,祁墨一言不发,站在床边看着她。
    空气一片寂静。
    “清醒了吧?”
    祁墨冷笑,“解释解释吧,你把我当成了哪个帅哥?”
    他倒要看看她现在还能怎么胡说八道。
    话音刚落,就见她朝他竖了个大拇指,“大少,还是你吻技好,我一下子就认出你了。”
    温柠一脸赞赏道:“真不愧是你。”
    祁墨被气笑了。
    她总是能让他生气,但是又有办法能让他立马气消。
    ……
    祁墨拿过床头柜上他早就准备好的水,递给温柠,温柠就这么就着祁墨的手喝水。
    喝了几口,温柠就不喝了,转身往床上懒懒一躺,不舒服,她又翻了个身平躺在床上,像翻开肚子任摸的猫。
    想到自己晚上也没吃饭,祁墨顺手将温柠剩下的半杯水接着喝了。
    然后重新起身去洗手间湿毛巾,回来继续给温柠擦脸。
    温柠就躺在床上犯懒,祁墨一边给她擦脸,一边觉得很荒唐。
    他真的活像个任劳任怨的老妈子。
    擦完脸,祁墨坐在床边,摸了摸她的脸,温柔道:“以后要是有另外的行程,你要提前跟我说,不要让我担心。”
    想到什么,他补充,“跟时燃说不代表
    也跟我说了,我跟他不一样,以后再要去哪里你要先跟我说,知道了吗?”
    温柠一边舒服地伸了个懒腰,一边开始自己的拿手戏——甩锅。
    “大少,都怪你来的太晚了,不然我刚才都不会喝多,”温柠撇嘴,“说不定我现在,都已经躺在自己床上睡觉了。”
    祁墨:“……你总是有理。”
    还都是些歪理。
    祁墨捏了捏她的手,道:“睡吧。”
    温柠闻言,翻身,被子一卷,原地入睡。
    祁墨看了会儿她,然后睡在了床外侧。
    *
    半夜,祁墨是被压醒的。
    温柠趴在他身上,把他当暖宝宝了。
    祁墨失笑,垂眼理了理她睡乱了的头发,亲了亲她的额头,摸了摸她被亲红了的嘴唇,然后才将她从身上扒拉下去。
    刚准备收手,结果下一瞬,对面人就睁开了眼,她在看他。
    温柠:“大少,你在亲我啊?”
    祁墨也没反驳,只道:“嗯,现在亲完了,你睡觉吧。”
    温柠皱了皱眉:“大少,我不舒服哇。”
    以为她生病了,祁墨就要撑起身子来看。
    他一脸担忧,“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却见她捏着他的手往自己脸上按,按完还蹭来蹭去的……
    她一边直勾勾地看他,一边幽幽道:“大少,你不想摸摸我吗?”
    祁墨:???
    月光下,她琥珀色的眼瞳透着光,嗓音带着刚睡醒的软媚,跟她平常说话的风格不大一样,却格外勾人。
    如果他没理解错的话……
    祁墨喉头滚了滚,声音喑哑,“你知道你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吗?”
    “知道知道,”温柠不在意地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