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历史军事 > 嫁入豪门,女配她在线发疯 > 嫁入豪门,女配她在线发疯 第110节

嫁入豪门,女配她在线发疯 第110节

    所以作为交换,戴金色手环的人能领到的应援礼物也是最贵的。
    几个人赶忙挑了几个游戏卡带和一些品牌电子设备,装进袋子,然后递到了何云琛手里。
    何云琛走后,几个人聚在一起又开始聊八卦。
    “我刚才听门口入场处那边的人说,今天现场有三个金色手环。”
    “哇,那岂不是直播间里那几个礼物榜大佬都来了?”
    “刚才已经见过两个金色手环了,现在就剩最后一个了。”
    正说着,女生一抬头,视线里又多了一个金色手环。
    “卧槽!最后一个!”
    她连忙拍了拍手边人,“人来了!”
    作为第三个金色手环拥有者的祁时燃,接过属于自己的礼物,看了看,不错,是他喜欢的游戏卡带。
    祁时燃提着袋子往旁边走了走,视线却还落在台子上其他的应援礼物上。
    他很好奇,温柠的这些小卡和照片是要送给谁啊?
    正想着,旁边却传来了动静。
    祁时燃望过去,发现有人拦住了祁墨。
    “不好意思,白色手环,我们这边是没有应援礼物的哦。”
    祁墨:“……”
    白色手环代表新粉,新粉太不稳定了,而且还有可能是对家派来的隐藏黑粉,所以对于新粉他们一概没有应援礼物送。
    但是见祁墨这通身的衣着和打扮不俗,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又连忙改口道:“我们送您一份黄色手环的专属礼物。”
    说着,几个人忙活了一阵,将台子上温柠的那些照片,小卡,彩带之类的东西装在了一起,送到了祁墨面前。
    祁墨:“……”
    祁墨神色复杂地接过。
    祁时燃在一旁憋笑憋得很痛苦。
    祁时燃:“哥,我总算是知道台子上温柠的那些照片和卡牌是干什么用的了。”
    原来是送给小粉丝的……
    像他们这种花钱的大粉领的都是贵的哈哈哈哈。
    ……
    前面,何云琛听见动静转过身来,发现祁墨吃瘪,他顿时来劲了。
    还特地转身退了回来贩剑,“祁大少,真是可惜了,你这个白色手环代表新粉,那你那今天可就只能领小粉丝的应援礼物了。”
    “不像我,”何云琛提了提自己那一大袋的应援礼物,炫耀道:“可以拿这么多……”
    边说,何云琛边提着那一大袋应援礼物,美滋滋地陶醉,完全忘记了刚才在祁墨那里吃过的瘪。
    祁时燃看了眼贱嗖嗖的何云琛,再看一眼自家哥哥。
    他安慰道:“哥,没事,等温柠下次直播的时候你多投点礼物就好
    了,你下次就是榜一了!”
    祁墨面无表情地看了眼对面的何云琛,然后看向祁时燃,问:“在哪里送礼物?”
    ?
    祁时燃一脸迷茫:“哥,你问这个干什么?你不会是打算……”
    *
    台上。
    霍盛在跟温柠说话。
    霍盛:“我今天来就是知会你一声,后天在我家有一场宴会,你那个妹妹温小小和他爸温兴安也去,我想了想,都是温家人,所以你也去吧。”
    温柠一边在电脑上种树,一边问:“好吃的多吗?”
    好吃的?这什么莫名其妙的脑回路……
    霍盛:“多吧,反正比上次温小小生日温兴安准备的那些东西要好。”
    他们霍家可不是温兴安能比得上的。
    闻言,温柠点头:“好的好的,我一定去!”
    手里完成最后一下点击,一棵树种植成功。
    温柠“啧”了一声,已经种了整整五十棵树了,祁时燃那小子怎么键盘还没送来……
    丢了鼠标,温宁宁掏出手机打算给祁时燃打电话催他。
    台下却突然传来了骚动。
    “哇,又有人开始在直播间里刷礼物啦!”
    “上来就是嘉年华啊!”
    “我的妈呀!”
    “今天不会又要诞生一位新的榜一大佬吧?”
    “我不是要见证直播间又一个名场面了吧!”
    温柠:?什么礼物?
    温柠抬头,看了眼投影到幕布上的直播间。
    背景是她种树游戏的界面,而此刻大屏幕上,全是大片的礼物特效……
    而且送礼物的还是个系统小号……
    就跟之前疯狂刷礼物的祁时燃和何云琛一个样。
    怎么?有钱人都喜欢用系统小号?
    因为这礼物刷的太多太密,就连现场其他展位的人都凑过来看热闹了。
    在看到大屏幕上那些眼花缭乱的礼物特效后,众人都震惊了。
    “原来这位就是大名鼎鼎,一夜之间霸榜星光平台的暴姐啊!”
    “今天可算是见识到了,开眼界了。”
    一直以来,温柠的直播间大名在外,江湖里是这么形容她的直播间的。
    ——她直播间里大佬云集,动不动就拼礼物打钱,别人直播间里嘉年华是罕见,她直播间里,嘉年华是基本操作。
    而且她直播间大佬有多少呢,一三五榜一你当,二四六榜一我当,周日打得不分胜负,然后约下周一再战。
    男人咋舌,“我原本以为是网友在吹牛,没想到是真的。”
    “今天看到现场版的了……”
    想着,男人掏出手机开始录视频,“回头我也发网上去,蹭个暴姐的热点。”
    台上,温柠有一瞬间的迷茫。
    谁?
    谁又在往她直播间里丢礼物了?
    想着,她看向了那边台下的队伍……
    *
    台下。
    祁时燃拿着他哥祁墨的手机在疯狂刷礼物。
    因为有他哥的准许,以及绑的卡是他哥的那刷也刷不完的卡,祁时燃送起礼物来,格外痛快。
    虽然是帮他哥刷礼物,但这种拼命花钱,钱还花不完的感觉可太……妙了!!!
    一瞬间,祁时燃好像突然明白了温柠喜欢钱的快乐。
    不是自己的钱用起来是真香!
    一旁的摊位里,粉丝都惊呆了。
    这是个什么操作啊?
    因为自己不是金色手环,所以当场现刷?挤进礼物榜前三?
    难道不知道直播间的礼物榜单都是累积的吗?别人一个月半个月刷的钱,你现在一口气全刷了?
    这是什么绝世大土豪啊!
    老实说,他们在暴姐直播间里看了这么久,但还从来没线下实地看过人刷礼物。
    以前在直播间里线上看,只觉得礼物好多,特效好多,好神奇,现在实地亲眼看着,点一下,几千块几万块就这么出去了。
    明明是别人的钱,但他们还是好心疼,好舍不得……
    见祁时燃点了这么久还没好,祁墨皱眉,“没有更大额的了吗?这样太慢了,效率太低。”
    对面摊子里吃瓜看热闹的众人闻言,下巴都快惊掉了。
    再次看向祁墨的眼神充满了惊恐。
    说这位是土豪,这位却是真大佬?
    他刷礼物,不是因为他只能刷这些礼物,而是单个礼物的价格最高只有这么多?
    而且还嫌弃单个礼物的金额太小了?
    这什么霸总发言。
    这一瞬间,他们突然有些庆幸。
    幸亏他们刚才没有真的没给他礼物,差点就错过这位壕气的大佬了!
    “没有了,单个礼物最高只有这么多,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