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历史军事 > 嫁入豪门,女配她在线发疯 > 嫁入豪门,女配她在线发疯 第105节

嫁入豪门,女配她在线发疯 第105节

    祁墨望过去,又是一束碍眼的花。
    糟心的玩意儿。
    祁墨走过去,在花里翻出小卡片,果不其然落款的又是“何云琛”。
    他顺带着扫了眼抬头,看见了“温柠”前面的那一长串的前缀。
    祁墨闭了闭眼:“……”
    他问一旁的佣人,“温柠还没下楼吧?”
    佣人摇头,“还没,她还没醒,要再过半个小时才会起床。”
    祁墨:“那就好。”
    祁墨面无表情地拎起那一束花,换鞋出门,把花塞进门外的垃圾桶里,然后才坐上车去公司。
    ……
    晚上下班回家。
    看见沙发上的温柠,祁墨居然会感觉到心虚。
    他换了鞋,一回头发现温柠正在看他。
    温柠好奇道:“大少,何云琛今天是不是有送过花来啊?”
    “有吗?”
    祁墨一边解领带,一边上楼,“你问问管家吧,我不知道。”
    于是,温柠又去问管家,管家也摇头,“我没看见,是什么时候送来的呢?”
    温柠:“他说是早上。”
    “早上吗?”
    管家老老实实回答:“我早上上班的时候没看见花,更早的时候就是大少出门上班了,如果大少看见了的话就是有,大少没看见那就是没有了。”
    温柠闻言想了想,也是,问祁墨也是白问。
    祁墨怎么可能会关注花这种东西……
    应该是花店的人送错了吧。
    温柠砸吧了下嘴,觉得有点可惜了。
    她看过何云琛发过来的照片,那花新鲜的很,转手也能卖个两三百呢!
    两三百就这么飞了……
    温柠为钱心疼了三秒钟,然后继续瘫在沙发里打游戏。
    ……
    后面的每一天早上,祁墨都能在客厅里看到一束来自何云琛送的花。
    祁墨:“……”
    祁墨告诉管家,“以后凡是何云琛送来的,直接丢掉。”
    家里清静了两天,第三天桌面上又出现了送给温柠的花,署名从何云琛变成了何云琛名字的缩写。
    祁墨:“……”
    再然后,祁墨直接一刀切,就不允许接收从外面送进来的花了。
    结果因为太过武断,连快递都要拆开看看是不是花,而遭到温柠和祁时燃的强烈抗议。
    最终,只能作罢。
    祁墨又让人顺着花束的来源去找花店,花钱让花店那边暂停何云琛的订单,结果第二天另外一家花店的花又送过来了……
    祁墨:“……”
    以至于这些天,祁墨看见花就头疼。
    公司里。
    一进办公室的门,看着台子上摆着的一束花,祁墨条件反射就上去开始扒拉……
    试图找出里面是不是有小卡片,小纸条什么的。
    高助理进来后,看见眼前这一幕都愣住了。
    “大,大少,你在干嘛?”
    如果他没看错,大少居然在薅花?
    为什么?
    心情不好,看它不顺眼?
    但也不至于这么摧残一束花啊……
    那边,祁墨回神,叹了口气,坐回自己位置上。
    他摆了摆手,让人把花给搬走了。
    祁墨:“暂时都别往我办公室里放花了。”
    他不想看见。
    *
    那边,霍盛在参加一个业内峰会。
    来的都不是重要的人,霍盛也没什么兴趣。
    中场休息的时候,他准备提前离场,结果在洗手间里却听到了一场八卦。
    “你说的是真的?”
    “那当然了,这消息现在都传遍了。”
    “说是何少觊觎祁大少的未婚妻,现在天天都在让人往祁家送花呢!”
    有人“啧啧”了两声,“还真是看不出来,何少居然连这种事都干得出来。”
    有人好奇,“那这不是明晃晃的挑衅吗?”
    “挑衅又怎么样,男女之间的事,不就是看谁脸皮厚吗?”
    “不过,祁大少好像最近确实受到了困扰,看谁都没好脸色。”
    “我说呢,难怪最近听说祁大少情绪不大稳定,脾气不太好了,跟他谈的合作十个有八个要黄。”
    “那这段时间我们可得注意着点了,别被波及到了。”
    “谁说不是呢,大佬打架,受伤的总是我们这些普通人。”
    声音渐渐走远……
    霍盛推门出来。
    看着镜子,再回想刚才那两人说的话,霍盛若有所思。
    何云琛这人的厚脸皮有时候也是有点用处的。
    他都没想到。
    居然还有这种方法!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何云琛这人还真他娘的是个天才。
    ……
    于是,第n天的早上。
    祁墨下楼准备出门上班。
    临出门前,他拐去了偏厅。
    这几天,祁墨已经习惯了,每天早上都要丢一束何云琛塞进来的送给温柠的花。
    他最近在忙一个项目,抽不出身,快了,就这几天了。等他解决完工作上的事情,再来处理何云琛和他的这一堆破花!!!
    而温柠对此一无所知,甚至都不知道这家里每天都有人来给她送花。
    但今天有点不太一样。
    因为祁墨站在偏厅门口,就看见偏厅里面的桌子上摆了两束花。
    祁墨:?
    何云琛这人有病,送一束不够现在开始送两束了?
    祁墨走近,发现这两束花里都有小卡片。
    如果是以往的话,祁墨都懒得打开看了,反正知道是何云琛那玩意儿送的。
    但今天……
    祁墨将这两张小卡片都打开看了。
    一束来自何云琛的一串火星文署名的花。
    而另一束,署名是霍盛。
    祁墨:“……”
    一大清早的,祁墨想骂人。
    你们这些人,一个个的是不是都有病啊!
    你们自己没老婆的吗!
    作者有话说:
    何云琛:没有哦。
    霍盛:没有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