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历史军事 > 嫁入豪门,女配她在线发疯 > 嫁入豪门,女配她在线发疯 第104节

嫁入豪门,女配她在线发疯 第104节

    温柠坐在圆凳上。
    对面,老三和老四咽了咽口水,第一次觉得对面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有点可怕。
    他们那天出去打比赛赚外快的事情还是被发现了,而且还被温柠找上了门。
    她没去告诉队长,而是直接来找他们的。
    虽然但是,总感觉没什么好事。
    所以说,惹天惹地,别惹温柠。
    老三试探问道:“所以暴姐,你的意思是?”
    温柠张嘴就来:“把你们那天赚的外快分我点花花?”
    老三:???
    老四:???
    人群外,祁时燃:“……”
    如果可以,他恨不得装不认识温柠。
    说你温柠是土匪都是夸你了。
    人家赚的外快,这也是能要的?
    再说了,没有任何理由,就硬要?
    你温柠缺这点钱花吗?
    怎么,别人的钱更香是吗?
    老四闻言,一脸苦相地看向温柠,“如果我说我们那天一分钱没赚呢?”
    温柠:“?什么意思?”
    老三:“实不相瞒,暴姐,我们那天就没收钱。就我们那天打的那垃圾水平,收钱都对不起我们这些年训练受过的苦,简直没眼看。”
    温柠闻言,稍微想了想,爽快道:“这样啊……那算了吧,我不要了。”
    老三诧异:?这么爽快?
    真的很难不让人怀疑这一出纯粹就是温柠在逗他们玩的……
    老四:“没想到暴姐还挺好说话的嘞,说不要就不要了。”
    “不过,暴姐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老四是真好奇,“祁大少是平常都不给你零花钱的吗?”
    为什么这姐永远都表现出一副很缺钱花的模样啊?
    温柠:“这可不一样,他的钱是我的,我的钱是我的,你们的钱也是……”
    温柠话还没说完,祁时燃忍不住了,冲到人群中直接把温柠给拖走了。
    一边走,他一边还在安抚温柠,“别要了别要了,别人的钱别要了,我哥有钱,你找他要吧。”
    祁时燃都没眼看。
    太丢脸了实在是……
    说出去都让人笑话,他祁时燃的嫂子居然在外面威胁人交保护费?
    跟个法外狂徒一样……
    老实说,祁时燃都好奇温柠以前是干什么的。
    她怎么什么都能干的出来啊……而且好像这些行为发生在她身上,一点都不违和?
    于是,老三他们就这么目视着法外狂徒温柠被祁时燃带走……
    被带走的温柠想了想,觉得祁时燃说的也是,还是薅祁墨这个财神爷的羊毛来的更爽快点。
    那边,祁墨门口等了会儿,远远地就看见他弟弟和温柠一起回来了。
    他眼睁睁地看着温柠朝他走来,然后在他面前停住,直接朝他伸出了手。
    祁墨:?
    什么意思?
    温柠:“大少,给点钱花花?”
    祁墨:??
    一旁,祁时燃扶额,“哥,给她吧,不然我怕温柠她明天会拿把刀蹲街上去收保护费……”
    祁墨:???
    *
    后面几天。
    温柠被许雪柔带着去参加了一些酒会,目的是认识一些以后会合作的人。
    而温柠,每天在酒会上吃吃喝喝,十分快活,乐不思蜀。
    反倒是祁墨,因为这几天休息,在家的时间更多点。
    某一天起床下楼后,祁墨发现餐厅桌上突然多了束花。
    祁墨:?
    十几年了,这家里餐厅从来没有过花,因为怕花粉会洒到食物上,家里的佣人也从来不会在餐厅放花……
    祁墨问管家,“这花哪来的?”
    管家:“早上的时候收到的,是有人送给温柠小姐的,她当时在吃早饭,顺手就放在餐桌上了。”
    送的?
    谁送的?
    祁墨迈步走过去。
    那是一束玫瑰,花里还夹着一张没打开的小卡片,因为跟花的颜色相近,不容易被发现。
    祁墨打开小卡片,抬头确实是送给温柠的,他往下看,落款那里署的名……是何云琛。
    祁墨:“……”
    祁墨捏着这小卡片,站在原地,空气寂静无声。
    三秒钟后,他把这小卡片插回花里,然后拎着花一起出门了……
    连拖鞋都来不及换,直接把花丢进了门外的垃圾桶里,祁墨这才转身回屋。
    祁时燃看见了,有些好奇。
    祁时燃:“哥,你怎么把那花丢了啊?那花不是挺好看的吗?”
    祁墨看他一眼,只说了一句,“那花是何云琛送的。”
    祁时燃立马皱眉,嫌弃:“!那确实是该丢!”
    说完,祁时燃还不忘喊人来把家里重新消毒了一遍!
    何云琛的东西。
    脏了脏了脏了脏了……
    ……
    那边,何云琛接完电话,得知花已经送到祁家后,他满意地点了点头。
    很好!
    他何云琛绝不认输!
    开玩笑,他何云琛是什么人,被祁墨凶一下就退缩了?
    不可能!
    回想起那天祁墨和祁时燃从他手里把温柠带走时的情形……
    对何云琛来说,屈辱只是一方面,但更多的是激发了他的斗志!
    而且现在想想,那天的事情其实也挺好的。
    直接跟祁墨挑明了他何云琛对温柠的心思。
    那他以后就可以明目张胆了!
    何云琛无法无天地想。
    反正又没结婚,凭什么他就要把温柠让给祁墨?
    他偏不!
    他就是要挑衅!
    他何云琛就是不要脸了!
    消失的这几天,何云琛一直在想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加入这场战争。
    想到最后,何云琛恍然觉醒。
    他发现,只要不要脸了,面前的一切阻碍就都不存在了!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想着,何云琛又打了个电话,直接订了一年份的每日鲜花。
    对面老板笑得合不拢嘴,一边记录订单信息。
    “收件人?”
    何云琛不要脸道:“就写最最最珍贵的温柠小姐。”
    *
    祁家。
    祁墨早起上班,穿戴收拾好一切下楼,一边在扣袖扣,视线里突然就多了一抹明亮的彩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