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历史军事 > 嫁入豪门,女配她在线发疯 > 嫁入豪门,女配她在线发疯 第59节

嫁入豪门,女配她在线发疯 第59节

    祁墨一脸无奈:“……”
    这嘴皮子都不知道是跟谁学的……
    温柠视线突然落到祁墨的手腕上,“大少,我看你手上也缺点东西。”
    祁墨:“?缺什么?”
    温柠:“缺个手串!”
    说着,温柠就将自己的手上的一串手串给撸了下来,直接套在了祁墨手上,“我这里正好有一串,原价五百八,现在卖你八八八,凑个吉利数,我好吧!”
    许雪柔都愣了:?
    这不是强买强卖吗?
    祁墨抬手,看了眼自己手腕上那串沉香手串,再看了眼旁边那精明到一双眼睛都亮闪闪的温柠,最后拿起了手机,给温柠转了账。
    当场到账八万八。
    翻了一百倍!
    温柠直接乐开了花,还是祁墨大方好说话,打钱都不带犹豫的。
    那边,何云琛不服了。
    何云琛直接命令:“温柠,也给我一个。”
    温柠大方得很:“可以啊,我这儿还有一串,卖二十万。”
    何云琛:“……”
    两百买来的转手卖二十万……黄牛来了都要喊你声爹。
    何云琛:“……温柠,这价你也叫的出口?你没有良心的吗?”
    温柠连头都没抬,“良心被狗吃了。”
    何云琛:“……”
    一旁,许雪柔在观察着温柠。
    这个女生,只要她一出现,所有人的视线就都会自动聚焦到她身上,她满身都是热闹,就是天生的主角。
    几年前,她是这热闹的里的一份子,而现在,她却像个局外人……
    想到什么,许雪柔悄悄转身离开了。
    *
    下午一点,宴会步入尾声。
    客人们一个接一个地离开,散场,原本搭建好的场地也开始拆道具,就像一场宴席散场,所有的热闹都归于平静。
    院子里,许雪柔正对着花圃里的那一堆花花草草在思考人生。
    今天这场宴会,说是欢迎她回国,其实在这些表面的热情底下,她这个当事人反而却处处觉得格格不入。
    她周围,工作人员在忙着搬运器材,侍应生在收拾酒台,不远处,温小小和霍东骁两个人蹲在地上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所有人好像都有自己的事情在忙,只除了她。
    许雪柔叹了口气,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多余,她甚至都开始想她抛弃国外的一切回国的决定是不是做错了……
    正在emo中,身后却突然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你看到了吗?”
    许雪柔:?
    许雪柔转头,却发现温柠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她站在她身后,还背着一双手,在眺望远方。
    看起来像个深沉的思考者。
    看到什么?
    许雪柔往空阔的院子看了眼,甚至还看到了院外道路两旁的梧桐树,能有什么?
    她疑惑转头,看向温柠:“看到什么?”
    温柠:“你眼前这一片花圃里有成百上千根草,有数十上百朵花,这里面每一根迎风飘动的活物都在和你说……”
    “姐妹,做人没必要太正常,少问自己为什么,多问别人凭什么,与其自卑内耗自己,不如普信侮辱他人!反正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许雪柔:???
    反精神内耗斗士:温柠!
    作者有话说:
    感谢在2023-08-31 21:24:02~2023-09-01 21:51: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我一直是只咩咩 132瓶;可乐要加冰、hannah 20瓶;敲喜欢美人、叛逆骑士、没发烧 10瓶;\^o^/、米糕 6瓶;我有一只兔子精 5瓶;小甜饼、不是小妖是萧夭 2瓶;-jj-、果子、乐然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27章
    ◎有钱还谈什么恋爱,有钱她直接跟钱谈恋爱!◎
    许雪柔愣愣地看着温柠, 大脑甚至都没反应过来温柠刚才说的那一大串的话是什么。
    虽然但是,还挺朗朗上口的……
    是劝她不想太多了的意思吗?
    许雪柔沉默了。
    等她再想跟温柠说些什么,一回头却发现温柠已经走了。
    来无影去无踪……
    许雪柔:?
    这个温柠突然出现, 就只是为了跟她说这一句话?
    为什么?
    许雪柔想不通。
    *
    那边, 温柠跟祁墨回家后, 直奔楼上补觉去了。
    楼下, 祁时燃一脸期待地看着他哥祁墨。
    祁墨:“那一车花是你安排的吧?”
    祁时燃点头,一脸骄傲,“对啊,咱们就几束花也太寒酸了, 现场会去那么多人,要是其他人都收好几束就温柠只有我们两个的两束, 那她也太惨了, 所以我就直接让人订了一车花!而且是各种种类各种颜色的花都有,这样就不用担心我们的花没别人的好看, 或者是没别人的贵这回事了……我们的花就是最牛的!”
    祁时燃一脸嘚瑟,他聪明吧!他厉害吧!他这操作霸气吧!
    祁时燃好奇地看了眼门外, 有些疑惑, “花呢?怎么没看见你们带回来啊?”
    祁墨幽幽道:“卖了。”
    祁时燃:?
    “卖了?!”祁时燃瞪大了眼,“那花我可是提前几天让人直接去那些基地里去找人订的,当天新鲜的!”
    祁墨:“所以她直接让人拉去花店卖了。”
    祁时燃:???那他还得谢谢她呗?
    不过冷静下来, 祁时燃很快也想通了。
    这一车花确实除了好看也没什么其他用途了, 与其都装回家来然后看着这一车花枯萎, 还不如转手卖了, 这样花收到了, 花出去的钱还能收回来……
    一举两得!
    在省钱这方面, 祁时燃想, 确实还是温柠这女人比较厉害。
    祁时燃:“既然她把花卖了换成钱就算了,那让温柠把钱还我,买那一车花可是要了我不少压岁钱呢!”
    对面,祁墨没说话,只看着他,祁时燃觉得他哥的表情里写满了‘你觉得可能吗?’这几个大字。
    进了温柠钱包的钱还想拿出来?
    这辈子都没可能!
    祁时燃:“……”
    祁时燃心态突然就崩了。
    天呐,他怎么就忘了呢!
    温柠这玩意儿怎么可能会还钱给他啊……
    祁时燃一阵肉疼,他的压岁钱啊钱啊钱啊……就这么越来越少了。
    虽然知道没可能,但祁时燃却还抱着最后一点希望看向祁墨,“哥,如果是你去要呢?”
    看在你的面子上,温柠她会给吗?
    祁墨闻言,就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他抬头,表情平静地望向祁时燃,“你觉得她会给我吗?”
    祁时燃:“……”明白了……
    想多了,没可能。
    在钱这方面……打个比方吧,要是哪一天温柠突然嘎了,翻开她的遗嘱,她上面写的财产处置方案,大概可能把钱全烧了给自己陪葬,也绝不留一分一毛在世上苟活。
    *
    后面几天。
    温柠频繁接到了霍盛的消息,说是要给她送直升机。
    谁也没想到,当时以为是霍盛在开玩笑的话,他居然当真了,还真的找温柠要了地址,将直升机转增给了温柠。
    直升机降落在公司楼顶的时候,陈庆连带一群公司高管都震惊了。
    这是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