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历史军事 > 嫁入豪门,女配她在线发疯 > 嫁入豪门,女配她在线发疯 第29节

嫁入豪门,女配她在线发疯 第29节

    看着温小小走远的背影,何云琛眼里闪过一丝阴郁。
    没关系,等会儿又可以见面了,不会太久的。
    想到什么,他拿起手机给温柠发消息。刚发过去,手机立马就震动了一下。
    何云琛挑眉,她这次回他消息倒是挺快。
    何云琛心情很好地点开聊天框,然后笑容就僵在了脸上。
    温柠:【不要再发了,我老公不会同意我跟你在一起的,我们是不可能的,劝你趁早死了这份心。】
    ???
    何云琛无语了:【……我tm是问你到哪儿了!】
    莫名其妙说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温柠:【哦。】
    温柠:【还在路上。】
    温柠:【等着吧。】
    何云琛:“……”所以是到哪儿了?
    他问了也是白问。
    温柠这玩意儿说了也等于白说。
    服了……
    *
    半个小时后。
    就在何云琛等着快不耐烦的时候,一辆低调奢华的黑色宾利从他车身旁浅浅划过,然后稳稳地停在了他车前面。
    何云琛皱眉,有些不满。
    停哪儿不好,非要停他车前面?
    车门打开,一个穿着粉色裙子的女人从那车上下来,侧脸轮廓优越,明媚艳丽。
    是温柠。
    何云琛眼里闪过惊艳。
    这个温柠确实跟小小不一样,长相,性格都南辕北辙,但却有着跟温小小完全不一样的韵味。
    连颜色差不多的裙子,两人穿起来的感觉都不太一样。
    何云琛解开安全带,刚打算下车,就见前面车上又下来了一个男人。
    只一个背影,何云琛就认出来了。
    是祁墨!
    靠!
    居然是祁墨那玩意儿!
    他居然回国了!
    ……
    温柠关上车门,还不忘跟祁墨说谢谢。
    祁墨:“……”
    都到门口了,她甚至都不好奇问一声,他为什么会要参加这场宴会……
    哪怕只是礼节性的寒暄,都没有。
    原本以为她是对这场宴会不关心,现在看来,她是对任何人任何事都不关心。
    眼看着温柠都要走了,祁墨才无奈开口,“温柠小姐,其实我今天是受邀的客人,如果你不介意,或许可以跟我一起进去吗?”
    “这样嘛……”
    温柠皱眉,有些为难,“但是我已经跟其他人有约了。”
    祁墨丝毫不意外,“何云琛对吧?他给你五十万,我给你翻倍,一百万。”
    后面车上的何云琛:“……”
    有没有人管他死活啊?
    谁半路截胡是当着他这个当事人的面的啊?!
    祁墨还要不要脸了!
    不过,温柠应该不会答应,何云琛想,她前几天才刚收了他五十万,收了钱,她没这个胆子毁他的约。
    “你查我?”
    温柠仰头,面无表情看他。
    对撒钱的大佬尊重是一回事,但同时,祁墨也是个精明的商人。
    别以为祁墨是个小说配角就很普通了,他精明起来,十个男主都算不过他。
    祁墨没解释:“两百万。”
    温柠:“……”
    祁墨:“三百万。”
    温柠:“…………”
    祁墨:“五百万,我现在打给你。”
    温柠忍不住了,她的嘴角要飞到太阳穴了。
    财神爷果然还是那个财神爷!
    温柠答应的飞快,“好的呀,大佬,我今天跟定你了!”
    “你看把我栓你裤腰带上怎么样?”
    “打个死结吧,我会打,我绝对跑不掉。”
    温柠喜笑颜开,甚至主动提出把自己跟祁墨锁在一起。
    祁墨:“……不用了。”
    在发现温柠跟何云琛有联系后,他让人去查过。她跟何云琛之间都是利益往来,并没有什么其他交集。
    从这方面来说,她格外好相处……因为只有钱跟她最亲。
    后车上,看着这一切,何云琛都气笑了。
    他怎么就忘了呢,温柠这人什么都有,就是没有良心。
    他居然还奢望温柠不要祁墨那五百万,而只选他这五十万……怎么可能?
    这一刻,何云琛居然有些后悔。
    不是后悔怎么找了温柠这么个没信用,见钱眼开的人来当女伴。
    而是后悔自己当时怎么没多给温柠几百万。
    那样的话,温柠或许不会这么容易就叛变了。
    为什么他总是排在祁墨后面?!
    ……
    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只见那一身粉裙子的温柠三扭四扭,跟在祁墨身后,两人一前一后地直接去接待处签到了……
    何云琛:“……”
    如果他没记错,是他先约的温柠吧
    所以,再怎么说,那也是他先跟温柠约好的,他有权排在祁墨前面!
    男人莫名其妙的胜负欲……
    何云琛下了车,快步追上去……结果却还是迟了,被门口的保镖拦在门外。
    “先生您好,请出示一下您的请柬?”
    何云琛不耐烦地将请柬丢到侍应生身上,视线却一直在跟着已经进门的温柠。
    胜负欲在这一刻上了头。
    凭什么祁墨永远都走在他前面!
    他不服!
    “何先生,登记上写您还有位女伴……”侍应生看了眼孤身一人的何云琛,体贴道:“您看是否需要等您女伴一起再进去?”
    我女伴?
    何云琛气得头晕眼花,风度全无。
    他指着已经进门的温柠,“看见没,就那个,穿得最粉,腰扭得最大的那个,她是我女伴,现在她被人给抢走了!!!”
    侍应生:?
    因为愤怒,何云琛眼眶通红:“你不让我进去,那你就去把她给我追回来!”
    侍应生:“……啊”害怕。
    “那,那您进去吧……”
    侍应生哆哆嗦嗦地给何云琛让了条路。
    何云琛带着满腔怒火走进人群里,朝着那粉色裙子而去……
    他一把抓住女人的肩膀,咬牙切齿道:“温柠,你这个没有一点诚信的女人!”
    温小小转过身来,有些惊讶,“何老师?”
    何云琛脸色一僵,像是突然被人浇了一盆冷水,直接愣在了当场。
    温小小疑惑,“何老师,你找我姐姐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