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历史军事 > 嫁入豪门,女配她在线发疯 > 嫁入豪门,女配她在线发疯 第27节

嫁入豪门,女配她在线发疯 第27节

    祁时燃:“……”那衣服还能要吗?!
    *
    另一边,霍东骁在书桌后,正听着助理汇报。
    “根据温兴安所说的,他原本要黑的人叫温柠,是他大女儿,也就是温小小小姐的姐姐。”
    霍东骁:“姐姐?”
    “是的,而且温兴安说,温柠被祁家老爷子祁庭之看中,已经接进祁家住了,现在就等着结婚了。”
    霍东骁眸光闪了闪,祁家?祁墨么?
    助理补充,“不过,我觉得这消息不一定属实,有可能是温兴安说来给自己壮胆的,怕您对他下手。”
    下手?
    霍东骁轻笑了声,“暂时不会。”
    温小小很在乎她那个亲爹……不到必要时刻,他不会动他。
    助理默默点头,只是暂时不会,迟早有一天还是会的。
    霍东骁:“倒是她那个姐姐温柠……”是叫这名字吧?
    霍东骁觉得她好像并不简单。
    这次的黑料舆论,找人删除的时候才发现相关关键词里,文案是一模一样的,但名字却有两个版本……一个是温小小,一个是温柠。
    而且根据时间来看,先发出来的是温柠版本的,但在几天后大面积铺开的确实温小小版本的,从而引起了他的注意。
    隐隐的,霍东骁觉得自己好像被利用了……
    助理在平板上翻了翻,突然“咦”了一声。
    霍东骁,“怎么了?”
    助理:“我在明天二少的回国宴会的客人名单上,看到了这位温柠小姐的名字。”
    “不过……”
    霍东骁:“不过什么?”
    助理挠了挠头,“不过她是作为何云琛的女伴来的。”
    霍东骁:“?她不是祁墨的未婚妻吗?”
    怎么跟着何云琛跑……
    霍东骁:“那祁墨呢?”
    到时候他一个人来?
    *
    祁墨这一走,直到晚上祁家一大家子吃完晚饭,他人都没回来。
    温柠吃吃喝喝,还跟祁时燃一起吃了顿泡面当夜宵,然后才上楼去睡觉。
    晚上十一点,祁墨被助理送回了老宅。
    “大少,几个小时前管家打电话过来说,给您收拾了房间,在二楼靠右手边的第二间。”
    祁墨疑惑:“我原来的房间呢?”
    助理:“管家说你那个房间阳光好,而且您不常住,老祁总就把它让给温柠小姐住了,说是女孩子多晒晒太阳,对身体好。”
    祁墨:“……知道了。”
    “这位温柠小姐就这么讨人喜欢吗?”助理都有些好奇了,“怎么就能让老祁总这么满意呢……”
    连大少的房间都能让出来。
    祁墨没什么反应。
    其实不止是爷爷……
    他弟弟祁时燃也是。
    他这个弟弟他清楚,脑子一根线,什么都摆在明面上,有种清澈的愚蠢。
    能被他一直挂在嘴边上的,要么是他最讨厌的人,要么是他最在意的人……
    这些天,他为了这个温柠,没少找他。
    祁墨都忍不住怀疑,他不在的这些日子里,这个温柠是不是给他们爷孙俩灌了什么迷魂汤,怎么一个两个的都栽进去了。
    总之,在摸清这女人的底细前,暂时不能放走她……
    ……
    推开门,屋内一片漆黑。
    这个点,佣人们都休息了。
    祁墨也懒得开灯,自己换了鞋,脱了外套,趁着些地脚灯的昏暗光线就上楼了。
    他不经常在老宅住,只是偶尔过年过节才会回来跟老爷子吃顿饭,今天也是,一年没见,老爷子让他在这里住一晚,明天和他一起吃早饭。
    上到二楼,祁墨习惯性地走到自己之前的房门前,拧门把手拧了半天没拧开,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走错房间了。
    他扯了扯领带,继续往前走了一段,并没有去管家给他收拾的房间,而是直接去了阳台。
    推开阳台门,夜风吹过来,浑身的疲惫都消散了,休息够了,转身,打算去洗澡睡觉。
    隐隐的,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仿佛距离并不远,就在他脚边?
    光线昏暗,祁墨看不见周围有什么,他转身摸到了墙上的开关。
    、
    “啪”
    阳台上的灯被打开。
    灯光大亮,阳台上的一切也就尽收眼底了。
    祁墨愣住了好一会儿,甚至都有些迷茫。
    阳台的两边,拔地而起摞了五六个笼子,里面住了一群仓鼠……刚才窸窸窣窣的声音,就是这群仓鼠在咔嚓咔嚓啃瓜子的声音。
    祁墨:“……”
    一年没回来,他这是进了仓鼠窝了吧。
    祁墨转身就走。
    这个家是待不下去了……
    他明天再来。
    去而复返的助理接上了祁墨后,一脸懵逼,“大少,怎么了?怎么突然要换地方了?”
    怎么?大少睡觉还认床?
    *
    第二天。
    祁墨再次到老宅后,直接去找了自己爷爷。
    老爷子吃完早饭,正在偏厅里散步消食,见到一年没见的孙子,十分激动,连脸色都红润了不少。
    两人一问一答,聊完了公司里的事,随后话题又转到了生活上,最后落到了温柠,这个所谓的未来的老婆的身上……
    温柠端着杯热豆浆路过,突然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嗯?
    聊八卦?
    聊她的八卦?
    那她得听听!
    祁墨想不通,“所以为什么就这个温柠这么特殊?”
    他爷爷以前也没少给他找女孩子相亲,但都只是拉根线结果不论的,只有这个温柠,爷爷却铁了心一样,直接越过他就把人给接回自己家里住了。
    就仿佛结这个婚不用他同意一样……
    门外的温柠跟着点头。
    对啊,为什么?
    她也好奇。
    她就这么优秀吗?虽然她确实很优秀^_^
    祁庭之摸了摸自己的拐杖,神秘一笑。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爷爷我啊一个月前做了个梦,梦里菩萨给我说,让我去祁家给你找老婆,结果我这一找居然还真找到了,就是温柠,而且这身世啊也都对上了,你说,这不是菩萨的指示是什么?!”
    听完,祁墨沉默了。
    门外,温柠也沉默了。
    原本以为这位爷爷是什么超脱世俗,慧眼识人的爷爷,没想到是个迷信老头。
    爷爷,封建迷信害死人呐!
    屋内,祁墨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临走时,只叮嘱了一声,“爷爷,你以后在外面不要买保健品。”
    祁庭之:“?为什么?”
    祁墨:“我怕您会毒死自己。”
    祁庭之:“……”
    ……
    十几分钟后,祁墨从偏厅出来。
    这一通谈话毫无进展,他爷爷坚持要温柠当孙媳妇儿,并且拿自己八十多岁的年纪来威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