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历史军事 > 嫁入豪门,女配她在线发疯 > 嫁入豪门,女配她在线发疯 第11节

嫁入豪门,女配她在线发疯 第11节

    于是,一场家宴,竖着进来十几个人,最后横着抬出去七八个,全腿软了。
    *
    屋内。
    祁时燃皱眉,“爷爷,你这是干什么?”
    趁这功夫,祁时燃一把从地上爬起来,迅速拉开了跟他爷爷的距离。有话好好说,不要动拐杖。
    祁庭之气得把拐杖敲得“啪啪”作响,“抓住这不争气的玩意儿!”
    佣人一拥而上,祁时燃身形矫健,动作迅速,很快就躲开了佣人的包围圈。
    他边跑边莫名其妙,“不是,管我什么事儿啊?爷爷你不应该去教训那个女人吗?”
    祁时燃指着一旁的温柠,控诉道:“都是她啊,她要是不发疯,能把那些亲戚给吓走吗!你应该把这个温柠赶出去啊!我哥怎么能跟这种人结婚呢!”
    祁时燃翻过一个栏杆,上了二楼,一回头,发现佣人又追了上来。
    祁时燃:“……”见鬼了。
    平时也没见这些他们有这么好体力啊。
    老爷子更生气了,“你说的这些我能不知道,刚才在楼上柠柠都跟我说过了,她说过只要不受刺激就不会犯病,好好一场家宴,你非要刁难她,吓得她病发,还把其他人也给吓晕了,这可显着你能耐了是吗?!”
    祁时燃脚步顿住,他转头,一脸地不可置信地看向楼下的温柠。
    她居然说出来了?
    她居然承认她自己有精神病?!
    不是,她有病?
    楼下,温柠正缩在沙发上吃水果,一脸的单纯无辜。
    她翘着jiojio,乖巧点头,“爷爷说的没错哦,只要不招我,我依旧是那个天真可爱的美少女呢。”
    祁时燃:“……”信了你的邪。
    这女人要是有精神病,那也是缺德引起的!
    作者有话说:
    温柠:只要我承认我有病,那我发疯就可以发得理所当然!
    ——————————
    爷爷为什么这么认可柠柠,原因后面会写,很神经病的理由,跟柠柠的脑回路一样莫名其妙,不重要,不是剧情点,就是搞笑的一句话带过。
    感谢宝贝们的营养液~
    读者“乐然”,灌溉营养液 +1
    读者“哈哈哈”,灌溉营养液 +10
    第7章
    ◎温柠:【那我把老板吃了!】◎
    因为这一愣神,祁时燃就这么被佣人给逮住了。
    老爷子:“把他给我丢医院去!明天一个床位一个床位地给亲戚们道歉!”
    祁时燃不服,一怒之下怒了一下,最后还是被强制扭送去了医院。
    祁时燃:“……”
    ……
    祁时燃走后,一场家宴,吃饭的最后只剩下温柠和老爷子。
    好在刚才温柠发疯时,精准避开了那一桌子菜,那一满桌的菜是一点皮肉伤都没受。
    开玩笑,她来祁家就是为这顿饭来的。
    就是过了这么久,菜都凉了。老爷子让佣人将菜热了热,但他年纪大了吃不了这些油腻的,老人家另外单独开一桌。
    而温柠,一个人独享了这一桌子的大餐,吃得肚皮溜圆……
    刚躺床上没一会儿,手机震动了一下。
    一条汇款入账的通知,祁墨又给她打钱了。
    温柠都迷茫了,不是,这老哥是钱多烧得慌吗?怎么动不动就给她打钱啊?!
    温柠点开邮件,发现祁墨给她留了言,大概意思就是很抱歉因为他弟弟祁时燃,搞砸了这一场家宴,希望不会让她不开心。
    温柠十分赞许:看看,看看人家,明明是兄弟俩,这俩差别真是……人跟狗的差别。
    闲来无事,温柠数了数自己现在的身家,不数还好,一数她整个人都要飘了。
    难怪说有钱人都松弛,她捏着这些钱,看谁都顺眼。
    温柠当即给她未来名义上的老公兼哥哥回了封邮件,通篇三千字,两千八在水字数,剩下两百字是祝福。
    祁墨这种撒钱的活菩萨,值得她虔诚的祝福。
    不然不干活干拿钱,她还有点良心不安。
    ……
    祁墨打开这封邮件的时候,一旁的助理正在给他汇报数据。
    视线落在邮件页面上,只停留了一瞬,助理便迅速移开了,这种私人邮件,他不适合看。
    只不过……助理有些疑惑。
    如果他刚才没看错,刚才那邮件里称呼大少为哥哥?
    大少什么时候有妹妹了?没听说啊……
    扫了眼这邮件的内容,祁墨扶额,修长的手指敲了敲太阳穴,有些无奈。
    如果这封邮件是他手底下的人写的,只看到第二行,他就会把人给开除。
    这邮件内容写的颠三倒四,乏善可陈,还存在语病问题……水平仅仅高于祁时燃那小子一点点。
    想到对象特殊,他蹙着眉,耐着性子继续往下看。
    一目十行,两千字的废话他看完就忘,只在最后几行时,祁墨的视线却顿住了,怎么也绕不过去……
    【哥哥,工作辛苦,可千万不要累到自己哦,平常要多注意休息,这样命长。】
    【哥哥可真厉害,嘎嘎挣钱,不像我,只能在家里心疼哥哥。】
    【最后,我诚挚地祝福哥哥你福如东海,哥哥你寿比南山,哥哥你长命百岁,哥哥你万寿无疆。】
    祁墨:“……”
    说不上来的感觉……怎么说呢,好像眼睛被油糊住了,有点透不过气来。
    他从来没觉得“哥哥”这两个字这么地令人生理性反胃。
    直到这时,祁墨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大概当初让她喊他哥哥,借此拉近距离是个错误的决策。
    手机震动,是他弟弟祁时燃打来的视频电话。
    一接通,对面祁时燃跟鹦鹉成精似的,“哥哥哥哥哥,我有事跟你说啊……”
    “等等。”
    祁时燃一顿:“?哥,你怎么了?”
    祁墨:“……别喊我哥。”
    祁时燃迷茫:“为什么?”
    祁墨:“恶心。”
    什么?!
    祁时燃脸色一变,当即委屈的快哭了,“哥,连你也嫌弃我!”
    这日子没法过了!
    *
    十分钟前。
    祁时燃从医院出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跟他哥告状。
    祁时燃:【哥,那女人不简单啊!】
    【真的,哥!】
    【那女人脑子不正常!】
    【你可千万不能跟她结婚啊!】
    好半天,没人回应。
    祁时燃立马打给了祁墨助理,得知他哥现在没在开会,他当即就拨了个视频电话来骚扰他。
    祁墨好不容易压下这股恶心,将手机摆在一边,然后开始看手边的文件。
    祁时燃开始控诉,将白天温柠的所作所为以及所有恶行全都告诉了祁墨,边说祁时燃还是觉得生气。
    他现在连家都不想回!
    而祁墨却神色平静,将手里的文件翻过一页。
    祁墨:“你说的这些我知道。”
    今天老宅发生的事情他都已经通过管家了解了,他不是很在意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对于他来说,这倒是个很好的收买人心的机会。
    等回家解决掉和她的这层本就不存在的关系后,这个女生以后或许还能为他所用,帮他解决掉温家这个大麻烦。
    祁时燃松了口气,“你知道就好,还有,哥,你可千万不能跟她结婚啊,我怕她以后疯起来会把我们家给拆了。”
    祁墨:“……不会。”
    祁时燃:“那就好那就好,我可不想这女人当我未来嫂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