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魅魔身处r18 > 她们都是聪明人(h)
    马车疾驰,跑出一段距离后,艾索普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开启了传送,马车被立即销毁毫无痕迹,等他们回到精灵的聚居地,阿尔维娜不仅仅尾巴,角和魅魔纹,瞳色等等关于魅魔的一切都完全地暴露了出来。
    魅魔的气味像风一样在这片土地扩散,离得近的植物接触到就直接开了花。艾索普设下一个刚好可以笼罩住这些气味的隔离层,弄着弄着下半身的肉棒就挺立起来。
    阿尔维娜对这些最是敏感,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瓶储存的精液喝下补充体力,她要是直接做可能还没等艾索普射出来就又晕过去了。
    这样喝精液的方式让她再次想起现实里的一切,也可能是来这以后被养的太好了变得矫情,喝着喝着感觉眼眶发热,嘴一撇眼泪就落了下来。
    太丢脸了,阿尔维娜发觉自己居然在自己眼中的不如自己的虚假生物面前哭了这么多次,气愤和尴尬上头,又有点不好意思,倒是钻进艾索普的怀里不出来了。但精液还是要补充的,硬都硬了怎么可能不吃。
    艾索普看她这么一哭,本来还担心她的状态,现在看来是不用担心做爱受不住了,许久不见面,见面了还有两个电灯泡,当时三个男人死咬着对方,最后没有一个人和阿尔维娜有真正的做爱,都是边缘性行为,或者干脆肉沫都吃不上,只能自己对着阿尔维娜的睡颜撸,收集精液。
    插入湿漉漉的小穴里是理所应当发生的事情,艾索普变得成熟的不止是长相,还有那本来就优秀的肉棒,现在它在阿尔维娜的身体里搅弄,甚至舍不得浪费时间把阿尔维娜放下,他把她抱在自己的怀里,一下一下撞击里面的嫩肉。
    龟头和柱身被完全包裹,吸力十足的阴道还是像过去一样不舍得放开肉棒一丝一毫,艾索普看着脸颊发红,眼神迷蒙的魅魔,挺着她动听的淫叫,忽然有一点点的释怀,至少她爱他的身体,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算喜欢的一种不是吗?
    想通什么的男人更加勇猛,比以往更结实的手臂和腰腹被用来满足一个女人,哪怕她是一只魅魔也绰绰有余,啪啪啪的下体交合声不绝于耳,阿尔维娜尖利的指甲在艾索普的背上抓出一道道痕迹,绷紧的脚尖攀附着他有力的腰身,高潮时她僵住像是跑到陆地上缺氧的鱼,嘴里喊着“不要了,不要了,求求你。”但艾索普会读懂淫荡的魅魔一定是在说反话,她想说的话是“再用力点,再深点,快来干烂我的小穴”。
    艾索普招来一片巨大的叶子当床,他操纵着叶片配合自己操弄阿尔维娜,在他身下的女人被他干的欲仙欲死。
    精液的量一足,可以看到阿尔维娜的皮肤在缓慢地变得更加细腻更加光滑,尤其是她的臀部,后入时那里被撞出的乳波显示出那里的可口,微微颤颤的感觉像是一颗香甜可口的果冻,要不是怕她疼,艾索普真的想把她咬碎,全部吞吃下肚。
    卡尔文和莫塞拉完成掩护后也到达与阿尔维娜会和,那时候艾索普的肉棒还在阿尔维娜的小穴里抽动,原本被困在隔离层里的动物早就被他们两个的味道弄得发情,昆虫交迭在一起,鸟类也咕咕叫着焦急寻找伴侣。
    他们当即加入,几个人就一起住在这个隔离层里过了几天没羞没臊的生活,他们身上魅魔的气息浓得连出去都要特意清理才能不被发现。
    换了个地方生活,男人们有意隔绝外面的消息,阿尔维娜的精神状态是稳定了不少,但也不是万事大吉。
    在东帝国,有艾琳娜安排的人每天细致入微地照顾他们,但在这里,为了不被发现,他们只能依靠自己,阿尔维娜是帮不上什么忙了,男人们恨不得把她清醒的每一瞬间都拿来和自己谈情说爱,根本不想她把时间浪费在其他的事情上。
    艾索普倒是可以让植物结果,但除了他,阿尔维娜,卡尔文和莫塞拉可不是吃素的,尤其是莫塞拉,才吃了两顿就觉得自己脸都要吃绿了。
    于是这里也开始炸厨房,就像之前贝尔莎一样。说起贝尔莎,其实她还一直和阿尔维娜保持着通讯,贝尔莎知道这边的情况后总是有意无意提起弗朗西斯今天又做了什么好吃的,倒也是烦人。
    得益于阿尔维娜提前传出的消息,贝尔莎也躲了起来,她倒是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只不过谁也不会拒绝一个女人和三个男人之间的故事吧。
    这一天,莫塞拉好不容易烤好一只兔子,艾琳娜就带领人追了过来。他们急匆匆地逃走,寻找下一个栖身之处。由于离开的时间太过短暂,来不起清理隔离层里的魅魔气味,艾琳娜一行人闻到这些气味立马警觉。
    类似的她逃她追的剧情上演几次后,哪怕艾琳娜再不愿意承认,有些事实还是明晃晃地摆在了她的眼前,她一直是个聪明人,只是有些时候她还是愿意笨一点。
    阿尔维娜的生活再次平静,她也不笨,哪怕和艾琳娜自从离开东帝国之后就再也没有交流过,她们也能从对方的行为中解读出对方的想法。
    但她不愿意细想这些,匆忙逃走何尝不是一种回应,说到底阿尔维娜其实是一个自私又没有安全感的胆小鬼,胆小地活着,不敢相信他人,在现实里她一个人安静沉默,独来独往,选择了一份不用见人的测评情趣用品测评的网络主播工作,在游戏里她也不敢相信一路走来的伙伴。
    她自己封闭自己的感官,不去听,不去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莫塞拉倒是要被气死了,那里的生物艾索普都宝贝的很,好不容易趁他不注意杀了一只兔子还成功烤熟了,马上就要吃到肉了,被艾琳娜这么一打岔,东躲西藏,又是吃了几天素,他气得天天放电,噼里啪啦。
    群p过后,莫塞拉堵着阿尔维娜的小穴不让精液流出来,这是男人们商量后得出的方法,冠冕堂皇的理由是这样不会浪费任何一滴精液,三个人就轮流充当阿尔维娜的塞子,今天轮到莫塞拉。卡尔文和艾索普一左一右挤在她的身边,依旧挺立的肉棒被她握在手里,阿尔维娜时不时伸出舌头舔一下黏糊糊的指缝,里面也是男人的体液。他们挤着躺在一起,卡尔文还想,有了这么多精液,或许阿尔维娜明天也会醒来,但这就是章鱼先生和魅魔小姐在游戏里的最后一次交锋,离开总是突如其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