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魅魔身处r18 > 离开
    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艾琳娜和卢修斯遭遇感情危机,原本最后会成为艾琳娜正宫的西大陆王子赫尔穆特的联谊并不顺利,他没有和原本里一样在艾琳娜和卢修斯感情没有过深时出现,错过了最好的时机,现在艾琳娜和卢修斯已经到了非对方不可的地步。
    赫尔穆特最近一直纠缠艾琳娜,在他看来,只有艾琳娜生下他们共同的子嗣后他们的利益才会打到真正的统一。卢修斯完全可以作为情人,他作为王子,高傲促使他不愿成为一个侍卫的手下败将。
    最后就是,东帝国和西大陆的合作路程崎岖。
    但女主光环还是强大的,其余的势力,比如兽人,包括一向避世的独角兽,也包括早就恨黑暗生物入骨的大多数人类,通通支持艾琳娜。所有的视线全部集中在了这里,东帝国的日夜受到各方势力的窥视,火热的氛围缓缓攀升,空气里似乎可以闻到焦灼的气息。
    暂且不提艾琳娜到底和赫尔穆特达成了什么协议,至少他们的合作即将达成。作为各方势力的纽带,艾琳娜理所当然的成为了行动的领头人。
    阿尔维娜快要受不了了,没有预兆的疲惫和昏迷无时无刻不折磨着她的心神。
    那一天卡尔文忽然提到他们被抓的经历,想着和阿尔维娜说说话,她清醒的时间被三个男人分割成了几份,卡尔文拥有的其实不多。艾琳娜为了能让她好好养病,特意选了一个安静的房屋安置了她。卡尔文认识的人也不多,莫塞拉暗中和他争风吃醋,他已经很少和人交流了。
    有了艾索普的加入,精液的量大大增加,阿尔维娜吃得多清醒的时间也长。
    无独有偶,当天莫塞拉就告诉阿尔维娜,西奥多死了。组织绑架拍卖的组织头领被发现是西大陆的两位领导阶级,更严重的是,这两位还是隐藏身份潜伏的恶魔,抽丝剥茧般调查他们所作所为的痕迹,发现不止绑架拍卖,还涉及其他国家的政治交锋。这让赫尔穆特一下成为众矢之的,他的艾琳娜的平衡以他失利被打破,至此,他们的协议最终达成,艾琳娜稳稳占据上风。
    据说,西奥多是被斩首处死,组织参与者,包括深陷猎杀风潮的黑暗生物,一经发现就会被杀,尸体的头被割下来插在路边。
    所有的事情都变得很不对劲,按理来说艾琳娜的行事不会那么残暴。但阿尔维娜已经管不了太多了,惊慌失措的她躲在房屋里惶惶终日,唯一支撑着她的信念就是快逃。
    外面的世界在渐渐将她隔开,她失控地在房间里尖叫乱跑,胡乱丢东西砸得三个男人躲也躲不及。
    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艾琳娜和卢修斯匆匆赶来,看到阿尔维娜安静睡在柔软的大床上,卡尔文和莫塞拉还在默默陪伴着“生病”的恋人。
    卡尔文说阿尔维娜只是小毛病了,睡一觉就会好了。
    “艾索普呢?”艾琳娜好奇。
    “他可能是出去走走了,你知道的,我和他没有很熟。”卡尔文打发走了两人,看了一眼滴答滴答走的钟表。
    艾索普的马车被堵在了城门处,现在处处戒严,守卫对于每一位进出城的人都要严密排查。
    前面传来吵闹的声音,守卫见一家人低着头,回答问题也支支吾吾,趁他们不注意摘掉了女孩的帽子,露出的是一头红色的卷发。女人惊慌失措地把孩子裹入大衣里,男人也哀求守卫放过他们,发誓他们没有和女巫同流合污。
    周围的人们不自在的别过头,不敢在这样的特殊时候给自己惹上麻烦。更多的士兵上前拉走这对夫妇,手起刀落杀死红发的女孩,女人冲上去却被推开,鲜血夹杂一位母亲痛苦的哀嚎,守卫推走他们,告诉他们现在可以出城了。
    阿尔维娜在马车里缩了缩,明明天气炎热,她却盖着厚厚的被子。她感觉死亡在渐渐靠近,无比后悔当初为什么要进入这个游戏,也在心里咒骂游戏的官方,阴谋论是不是有人要害自己,或者自己只不过是一场实验中的无辜被波及者。
    小腹的绞痛让人想要发疯,精液,她需要更多的精液,可是艾索普还没有进来,守卫的絮絮叨叨,人群的窃窃私语,焦躁沿着空气感染了马车里的阿尔维娜,她神经质地咬住被子,脑海里忍一时风平浪静的想法和想要尽情发疯的念头来回打架。偶尔她也会想要杀掉所有人,幻想自己可以掌控其他,但真实情况就是她只不过是一只弱小的,在游戏背景里的魅魔,还要靠着卡尔文和莫塞拉拖延时间才能不被发现地和艾索普离开。
    守卫本想叫马车里的人下来检查,迫于艾索普的强势,终究是没有成功。艾琳娜现在还没有得到艾索普的帮助,谁都知道不能惹这只发光的精灵,特例会为某些群体存在,哪怕守卫再想说点什么,也只能笑脸把艾索普请走。
    所幸艾索普拦住了守卫,里面的阿尔维娜魅魔的尾巴已经露了出来。蜷缩起来,身体碰着身体,可以明显感受到伪装出来的不同,阿尔维娜不想就这样死去,连自己的样子都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