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魅魔身处r18 > 原路返回
    走出几米,一只粉红色的庞然大物也通过传送阵出现,它的蛇身虽然光滑,但大包小包挂在身上,乍一看像是长了好几对脚。
    贝尔莎冲过去亲昵地和它交流,巨大的舌头转向他们突出分叉的蛇信子,竖瞳十分有威慑力,它弓起蛇身,这是要发起攻击的姿势。
    贝尔莎搂住比她还大的舌头,被牵制住的蛇乖顺许多,但对着他们依旧表达不喜。
    阿尔维娜又推又拉总算是把一行人带离,走着走着发现有人在放牧,漫山遍野的羊吃草对于没见过的人既新奇又有趣,奇怪的是人们一见到他们就跑。
    家家门户紧闭,唯一投来的视线是好奇打开一小条窗户缝隙的小孩。卢修斯走上前去敲门,他的五感精进很多,明显可以知道里面有人,但他好说歹说,就是没人回应。
    他不死心走到那个有小孩的窗口试图交流,里面的人发出凄厉的尖叫:“救命!他要抓走我的孩子!”
    里面冲出一个成年男性,以此为爆发点,如蚂蚁出巢一般乌泱泱的人包围了阿尔维娜四人,他们高举火把,手拿武器,一上来就是拳脚相加,嘴里大喊“杀死女巫!杀死异族!。”
    “我们不是女巫。”辩解的声音音量盖不过人群,艾琳娜和卢修斯不想伤害他们收着力,卡尔文护着阿尔维娜,还要被卢修斯拉住不让他开始屠杀,畏手畏脚的打法使他们很快落入下风。
    等到被狼狈按在地上时,里面的妇人打开一条窗缝,可以看见她紧紧抱着自己的孩子,神色惊恐。
    “我们什么都没做,您是知道的,你可以和他们解释一下吗?”艾琳娜好声好气地与妇人交谈,她的老毛病了,老是把一些人代入自己帝国的子民。
    “他们要抢走我的孩子,他对他下了邪恶的诅咒,我的孩子。”
    妇女哽咽的哭腔让阿尔维娜觉得莫名其妙,她可以保证卢修斯都一点没和那小孩接触,哪里有时间和机会下什么诅咒。
    卡尔文都快烦死了,干燥的泥土和身体大面积接触,流失了水分又不能发火。
    被按在地上可不是适合交谈的姿势,艾琳娜想要起身,被察觉到后被更严实地按在地上,猝不及防吃进一嘴巴泥。
    “别想挣扎,你们这些恶心的女巫。”
    “我们不是女巫,为什么要这么说我们?”
    “你们来的方向是贝尔莎城堡,就算你们不是女巫,但你们和女巫交好,一样不是好东西!大家赶紧准备起来!”
    “我们只是路过!不是女巫!没有恶意!”起锅烧火的厨师顺手把桌布塞进艾琳娜的嘴里,怪味让她忍不住呕吐。
    阿尔维娜庆幸自己的识相,虽然自己也觉得有点恶心。
    架柴火进行下去初具雏形,倒是眼熟,不就是那天那个女孩被烧时的架子吗?
    阿尔维娜觉得离奇,天道轮回的概念居然在游戏里也通用,当天她没有出手相助,现如今自己落难周围也全是冷漠,幸好卡尔文还在。
    章鱼是水生生物,卡尔文对火的不适感远远比他们强烈,他越发觉得听卢修斯的是一种错误,身体变大甩开周围的人,把他们拎起来带走了。
    后面的人不死心对着章鱼身体放箭,所幸卡尔文皮糙肉厚,倒也伤不了他多少。
    慌乱之下卡尔文把他们带回了贝尔莎的小院。
    为了避开那些居民,几人在小院外等到天黑,才沿着小镇的周围绕过,这个夜晚显然不平静,居民轮流守夜,除了人类,这里还有狼人,他们嗅觉异常灵敏,为了不被发现,几人在污泥里滚了几圈,臭味倒是盖过了他们的气味。
    一番折腾总算是远离了小镇,但随之而来的消息也十分不幸,他们回到了第一次来到铁梅尔的地方,这是和他们计划相反的方向,也就是说,他们在离开贝尔莎的小院时,选择了完全错误的方向,导致他们现在,不得不原路返回。
    阿尔维娜完全傻了,辛辛苦苦走了这么久,结果还要重走一遍。
    艾琳娜提议要不要重新进入铁梅尔休息一下,阿尔维娜提出反对意见,理由是早点解决早点了事,更何况休息代表要第二次滚淤泥,乘着现在闻得嗅觉都要习惯了,最好一鼓作气走完这段路。
    卡尔文无脑支持阿尔维娜,卢修斯倒觉得有道理,三比一,四人马上出发。
    阿尔维娜知道绝对不能在这里停下,西奥多应该已经发现自己进了他的书房,进入铁梅尔自己是自寻死路,倒不如原路返回,至少可以抱住小命,可是她真的好难受,她饿的速度越来越快,又不能当着艾琳娜的面和卡尔文做爱,这在她的眼里绝对是惊世骇俗的,而且自己也没有办法解释为什么自己是个人类却需要吃精液。
    事实上她没有她想得可以坚持那么久,后半段她都是被卡尔文抱着走的,她昏昏沉沉,卡尔文倒是意识到了,想要支开艾琳娜和卢修斯,但他们也十分关心自己的朋友,好心此刻倒是办了坏事,在又回到贝尔莎小院前时,阿尔维娜早就陷入昏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