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魅魔身处r18 > 取精,被套上项圈(微h)

取精,被套上项圈(微h)

    艾琳娜和卢修斯一路看她大手大脚花钱把她当做一个大家族跑出来玩的二代了,难免对她好奇,开始根据她说的谎话推测来历。不想更引起他们的注意后,阿尔维娜也只能节俭些,有钱不能花的日子也挺难受。
    再就是艾索普,戴着王冠在散步。衣着整齐的样子倒是看不出他以前狠操她小逼时的淫乱浪荡,看来他回去后政变成功了,当老大一定很爽,不知道和被干到昏厥的爽感如何比较,怎么自己就没有这样的命当个老大。
    脑子一运转就格外地困,阿尔维娜拉上被子,睡了个好觉。
    没几天西奥多就带着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阿尔维娜去了男爵亚历山大的府邸,西奥多和亚历山大两个男人一顿虚与委蛇,男爵夫人拿着精致的小扇子半掩面打量着只露出眼睛的阿尔维娜。
    洛可可风格的衣物层层迭迭彰显着女人身份不凡,夸张的头饰流光溢彩,画面要是去掉包的像某个宗教狂热教徒的阿尔维娜,的确是一副文艺复兴风格的画卷。
    从他们弯弯绕绕的交流里得知男爵独子在一次骑马游玩时不慎摔下,下半身瘫痪。男爵和男爵夫人是许多情人像头发一样是人生标配的贵族里难得的1v1,唯一的独子出了这样的事,不说以后是否能走出瘫痪的打击,更可怕的是下半身也不能勃起。
    虽然可以从家族里的表亲挑选孩子培养继承家族的爵位的财富,但他们还是更希望要一个真正的孙子/孙女。
    为了这个,两人已经奔走了好一段时间,但又不好与人明说,这多少上也算个难言之隐,西奥多的出现带来了一线生机,哪怕知道这个男人不是什么善茬,求助无门的男爵夫妇却还是采取了西奥多的提议,让阿尔维娜试一试。
    表情严肃的女仆把阿尔维娜带到弗雷的房间,然后悄无声息地离开。
    面对一片漆黑的房间,阿尔维娜举起女仆给的煤油灯,一小团黄色的光也足够让她辨别方向。
    “出去!”弗雷半死不活地躺了一段时间,哪怕是命令下的也有气无力,男爵夫人每天夜晚会叫仆人来看看他的情况,但失去了男人尊严的弗雷根本难以入睡,几乎次次和进来的仆人撞了个正着,不过这至少也代表他还活着。
    弗雷把阿尔维娜当做是母亲派来的女仆,虽然现在离天黑还早着,远远到不了午夜的地步,但他身处于他自己营造的封闭环境,分不清时间看起来也只是小事情。
    阿尔维娜不想浪费时间,当机立断把弗雷迷晕后敲敲窗口,不过一会儿,就有配合她的人进入房间给阿尔维娜布下阻隔魅魔气息的法阵,完完全全包裹这个房间,然后悄然离开。
    丢掉所有的隐藏工具,隔了这么久,阿尔维娜终于又完整地展现自己,魅魔弯曲的角和带有爱心的尾巴被放出来,瞳孔的颜色也从平平无奇的茶色换回独特的粉紫色,随着身体上的魅魔纹一闪一闪发出光,她催情的味道爬满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
    但弗雷还是没有硬起来,他的肉棒摸起来软绵绵的,这样状态的肉棒对阿尔维娜来说还是太少见了,毕竟身为情欲化身的魅魔,所有的男人都会挺着他们肿胀的肉棒向她们表示被征服,虽然有一些不想承认。
    看来弗雷是彻底没救了,可悲的人。
    看惯了帅哥和超一般人尺寸的阿尔维娜的挑食有增无减,所以她加快了气味的溢出,房间里的味道已经浓郁到像是把房间包在纱雾里,弗雷的下半身才终于有了反应。
    阿尔维娜撸了没多久,昏迷的男人就禁不住把精液射了出来,下肢的瘫痪大概率是神经出了问题,弗雷好像连制造精液的能力都失去了,射出来只有一点点。
    没料到会这么快,前面的一些阿尔维娜还没接住,幸好后面的被完好的接在了西奥多提供的杯子了,让阿尔维娜不至于重复一次无聊的过程。
    再敲了敲窗口,外面的人就直接往里丢了个净化阵法,阿尔维娜也把自己恢复原样,一切完毕,说不定不出三天,男爵夫妇就会用这些精液,采取一些方法创照出属于弗雷的孩子。
    不过这些都已经与阿尔维娜无关,魅魔的味道浓郁起来的方法不过就是发情,但弗雷那样的情况属实是让她下不了嘴,回去的路上阿尔维娜顾不得有外人在场,用手给自己自慰,隔着裙子与内裤,她只能按压阴唇让自己好受些,但还是太少了,远远不够。
    希望卡尔文没有外出,或者莫塞拉在也好。
    西奥多打了个手势,马车往他家的方向前进,在一个路口偏离了阿尔维娜心中的路线,箭在弦上,被欲望折磨得快要疯掉的魅魔在车上扭来扭去。
    但就是不去靠近西奥多,阿尔维娜已经不想和他再有什么牵扯,这种秉持等价交换原则的男人,要是碰到他还不知道要被敲诈多少。
    突然大腿上传来痒痒的感觉,西奥多表情淡定地伸手进去,朝着阿尔维娜的敏感点就是一按,积聚的快感得到释放,感觉来得更加强烈,阿尔维娜喷出淫水,把毛茸茸的地毯弄得一绺一绺的。
    阿尔维娜不自主岔开腿,享受完后又悄悄合上。瞄一眼西奥多的表情,就对上他扭过来的脸,这个时候他倒是笑嘻嘻的了,阿尔维娜直觉这不是一件好事。
    果然,等到西奥多把她抱进他家里,先后合上的大门和卧室门传来清晰的锁上的咔哒声,西奥多告诉她一个不幸的消息:“你不能走,要等三天后孩子成型,确认无误你才能回那个低端酒店。”
    “你的意思是我多此一举对那点精液动手脚?!”阿尔维娜觉得真是可笑,那点一点香味都没有的精液她还不至于。
    “男爵夫妇离开之前,你都要呆在这里。”西奥多抽出丝绸手帕擦干上面的淫水,等下还有个会议,让那些老东西发现他和黑暗生物在一起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阿尔维娜的反抗被镇压在男性强壮的身躯之下,说服她用嘴是行不通的,用肉棒就快多了,西奥多技巧十足,肉棒一次次撞到阿尔维娜的敏感点,里面被照顾的面面俱到,他的尺寸,持久力和体力足够他征服大部分的女人。等到阿尔维娜被插得会自己勾住西奥多的腰,床铺的嘎吱声却骤然停止。
    西奥多收好自己的那一根,徒留阿尔维娜一个人软在床上,为了防止她逃跑,在阿尔维娜迷迷糊糊的时候他还给她脖子上带上了个特制的项圈,和床头连在一起,然后他就如平常一样去了会议室。
    阿尔维娜的瘾被完全带出来,她的小穴随着呼吸一张一合,想到自己和只宠物一样被关在这里就气的发疯,情欲和愤怒烧到脑子发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