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魅魔身处r18 > 被绑架
    阿尔维娜这边结束后赶不走卡尔文,结果就是她和卡尔文一起慢悠悠的赶回了酒店,阿尔维娜不会对游戏里的人的苦难感到难过,这些对于她来说只不过是一堆数据,对于破案的方面,听起来就像是给女主提供大礼包的前奏,阿尔维娜其实不想参与这个。
    她回到酒店被前台告知艾琳娜和卢修斯出去了也不担心,但当她在酒店一直待到大半夜,在拒绝卡尔文黏黏糊糊的求爱的时候,终于还是发现了不对劲。
    艾琳娜他们身上没什么钱,他们绝对要回酒店吃晚饭,这个时候还不见人影,联想到失踪的案件,加上主角都是会吸引一些奇怪的事,拥有一些经历后才会升级,但现在也太早了,他们两个脆皮人类别出点什么大事来,他们要是完蛋了游戏的发展就完全在阿尔维娜的眼前乱了套了。
    一把薅起卡尔文,“亲爱的,我想我们是时候去奥典商诺大街125号的地下了,快带路吧。”
    头皮被拽地发疼,卡尔文的动作不得不终止,及其不情愿,“好吧,那回来后我要再做叁次。”他还在讨价还价。
    “不听话就直接把你丢掉,快带路。”
    “知道了。”卡尔文觉得委屈死了。
    阿尔维娜在125号的对面徘徊,没办法,这一堆挤在一起的老旧居民楼看起来淳朴得很,没有哪里显露出犯罪的气息,而且也没办法进去,难道要按一按门铃直接问能不能进去?拜托,他们又不是被邀请的客人,谁会无缘无故放两个陌生人进自己家?
    卡尔文不明所以,也跟着走来走去,阿尔维娜可以感觉到他们两人实在是行为异常,过路人对着他们频频侧目。
    “你知道要怎么进去吗?”
    “我只知道怎么出来,我一醒来就在里面了。”
    看着卡尔文理直气壮地说出这段话,阿尔维娜已经开始怀疑卡尔文的脑子是不是有些什么问题,比如深海里的鱼类一般外貌长得随便,说不定他们对于长不长脑子这件事也很随便。
    “那你有什么办法让我们进去吗?”但是阿尔维娜还是没有死心,有时候对待世界要有一点善意,如果有时候太恶毒可能是自己过于坏脾气的原因。
    “原来你想要进去?这很简单,这样就可以了。”
    阿尔维娜跟在卡尔文后边一直到125号门前,还没有搞清楚他到底要做什么,就看到卡尔文的一系列炸裂行为。
    他淡定敲了敲门,这种完全出乎意料的行为阿尔维娜根本来不及阻止,还在震惊的时候,里边出来一个凶巴巴的老头,佝偻着背,额头上的王字毛发加上手臂还保留着老虎爪的特征,可以看出这是一个老虎兽人,就是头有些秃了。
    真可怜。阿尔维娜对此表示同情,没想到就连r18黄游里都要有秃头这种设定,看来只要是活着的生物就难逃一秃。
    老头本来是对有人打扰的行为不满的,但这在见到阿尔维娜和卡尔文漂亮的脸时烟消云散了,皱巴巴的脸上挂起了难得一见的微笑,难得这么漂亮的脸,要是卖掉可以挣不少钱,没有人会和钱过不去,阿尔维娜和卡尔文现在在老人的眼中已经不再是同类了,他们是商品,是货物,是金钱。
    甚至不用再开口,他就热情邀请阿尔维娜和卡尔文进去坐坐,更是主动端上来两杯茶。
    阿尔维娜并不想喝,这杯子脏得不知道从被制造出来到现在有没有被洗过,屋子里的地板有一摊乌黑的痕迹,散不去的血腥味在这里一天天堆积,变成难以想象的恶臭。
    也就只有卡尔文能够喝下,还快乐地说了声谢谢。
    阿尔维娜可以肯定卡尔文智商一般的事实了,她就看着卡尔文在喝完茶后晃晃悠悠地昏倒,趴在发霉的桌子上。
    这种为了给玩家提供快乐的游戏,布景不能都是金碧辉煌的类型吗?这里难道还会有人猎奇到在这做爱,太恶心了。
    还有更烦的,老头见卡尔文被解决后,不把阿尔维娜一个看起来武力值不高的女人放在心上,狞笑着靠近要抓住她。
    阿尔维娜不想在这浪费时间了,也不想再过多看见老头的脸,象征性挣扎几下后也被抓了起来。几个彪悍的大汉把他们俩运到地下。
    老头没觉得她能翻出风浪,都懒的弄晕她,阿尔维娜于是可以看见这里真正的一面。
    没有楼梯,他们转动房间角落的一个花瓶后就直接被传送到了地下,那个花瓶上又一层厚厚的灰尘,和周围的一切因为这灰尘融合在一起,估计没有人会觉得这里有移动过的痕迹,隐藏的很好。
    下面的嘈杂和上面的安静不同,不时可以听见兴奋的嘶吼。
    阿尔维娜和卡尔文被分开关进不同的铁笼,就像远途乘客的行李箱,铁笼堆放在一起整整齐齐,不同的是行李箱里不会装着一个个活生生的兽人。
    可以猜测他们会被卖掉,而且是完整地卖掉,这里的兽人被打理得很精致,奇怪的是都保留着一部分自己的兽人的特征,要知道大部分注重隐私的人在公众场合还是会把这些藏起来的。
    很快这个问题也有了答案,进来的一个工作人员先是用评估的眼神打量了阿尔维娜和卡尔文一会,用传声机吩咐了几句,立刻有人带来两个托盘,把其中一个上的东西丢给阿尔维娜。
    “穿上它,我会把你们放到最后的压轴场,你们真的是,意外的惊喜。”他的眼神透露出一股凶狠,暗示着不听话的下场是什么。
    保命要紧,阿尔维娜当着他的面换上没几块布料的情趣内衣,重点部位没有一个是被遮住的,手臂上倒是配了一副中袖黑色手套,奶子全暴露在外,延伸下去的几根线当然遮不住小逼,只是会把所有人的视线一起收集起来,全部沿着线带到下面去。
    不错嘛这一件,等回到去说不定可以把这设计出来挂到橱窗去。
    周围传来吸气声,碍于大论还在没有其他的行为,但已经移不开眼睛。
    这种效果达伦也很满意,他本来还想给阿尔维娜注射一些显现魅魔特征的药剂,看来不用了,清纯和妖冶已经达到了完美的平衡,再多就要乱了,不过给卡尔文注射是可以的,这一场的一个客人已经找了很久章鱼这种类型,放一些触手出来可以加大客人出更高价的可能性。
    狠狠抓揉了一把阿尔维娜的胸,达伦才让人把他两抬到另一个储藏室。他回味着手感,遗憾时间不够,不然还可以要的更多。
    穿过铁笼,阿尔维娜就像是磁铁吸引着其他兽人,她不像是阶下囚,这种注目礼仿佛她是一个出访的女皇,阿尔维娜怡然享受这些目光,美貌是她天生的优势,带来的便利与不便她早已深深感受。
    “阿尔维娜!你怎么也在这里?!”
    压轴储藏室里的“货物”无一不具备美好的外表,铁笼要少上许多,得益于次,艾琳娜和阿尔维娜都可以一眼看到彼此。
    不同于艾琳娜的焦急,见到女主,说明事情简单了一大半,阿尔维娜神情淡定轻松,不慌不忙得打了个招呼。
    注意到阿尔维娜身上的服饰,艾琳娜的双手紧紧地攥住铁笼,储藏室暖色的灯光洒在她的脸上,可她的心却仿佛被乌云笼罩,泪水无声地从眼角滑落,本是想保护他人,现在不仅自身难保,就连自己的朋友也要遭受这些,她在心中斥责曾经的自己的任性与胡闹,为朋友感到难过。
    卢修斯把自己的外袍丢给阿尔维娜,让她至少可以遮蔽身体,阿尔维娜的平静被当做故作轻松,气氛一时压抑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