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魅魔身处r18 > 星空节
    第二天精灵在睡梦中射出了自己今天的第一泡精液,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阿尔维娜的特殊叫醒服务——口交。
    毫无意外他们又在房间的各个角落,大床上,办公椅上,简易厨房里换着花样地操着穴。最后是艾索普暂时打断了这一切,他不希望她和阿尔维娜之间只有做爱,虽然这真的很舒服,但他还是希望自己能和女朋友有一些其他的回忆。
    是的,情侣关系,他自己是这么定义的。
    “出去玩?好呀好呀。”阿尔维娜显然也同意了他离开房间的选择,对其他的一概不知。
    已经入秋,中午的阳光正是让人放松的温度。
    他们选择一起逛一逛维特城中供奉着星座之神的庙宇。庙宇里供奉着的星座之神的雕塑雄伟壮观,神像不辩男女,面带微笑垂眼看着大地。
    明天就是星空节,今天已经有人在布置供奉的一切,将庙宇打扫得一尘不染,摆上祭品,袅袅烟雾笼罩这这一切,烟雾向上升起,好似带着人们的祈求真的传达给神明似的。
    此情此景之下,没有人会不被气氛感染,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派虔诚。
    阿尔维娜和艾索普相拥着细细地观看庙宇里的壁画,壁画的内容记录着从前的维特城荒芜一片,居民不会把握气候与季节,造成努力了一年农作物不仅产量低下,质量也低下的可怜场面。
    是星座之神传下神谕,教会人们观星,记录下一年四季的变化规律,赐下只有在维特城才能生长的银柳树,维特城才从一座荒凉偏僻的城市开始变得繁华起来。
    壁画的最后一幅内容是人们为了感恩星座之神,于是每年为祂举行盛大的节日,载歌载舞,为天上的神明带去欢乐和期盼。
    壁画形象生动的描绘出了维特城兴起的经过,历史在它上面留下的痕迹带着人们难以承受的岁月的厚重。里面的人物栩栩如生,隔着时间,隔着空间,祭祀的奏乐飘来像是打开时空的密匙,那一刻阿尔维娜好像真的看见壁画里的人们跪拜星座之神时发红的眼眶和感激的眼泪。
    奏乐已经被孩童打闹的嬉笑声替代,原来是不远处的几个孩子在跳房子,他们是现代的标志,意味着壁画上的记录都是从前的记忆。
    “怎么了?”艾索普问她。
    “就是觉得我们应该前往下一个目的地了。”
    不过他们离开前还是为星座之神点上了蜡烛,代表对祂的尊敬和祝愿。
    简单用过晚餐后,他们这次决定就围着酒店的绿化逛逛,累了去酒店里的凉亭坐坐。风吹动阿尔维娜及腰的长发,吹到艾索普那边。
    他干脆将她的头发都变成了精美的小辫子,梳子和发绳还是艾索普催生出的植物,这样一打扮起来,魅魔小姐也变得像优雅的精灵了。
    风轻轻地吹来,他们一起时不时聊聊天,背景音乐是人们幸福的喧嚣声,时间如水流过这一片。
    植物萌芽在春,收获在秋。所以星空节人们一般会在早上劳作,他们制作美食犒劳劳作的自己,将屋子打扫一遍让里里外外干干净净,特别是每家每户都会在院子里种上一颗银柳树,这一天的银柳树上不仅会被挂上五颜六色的装饰品,被仔仔细细地翻土施肥,就连上面的银柳叶都要被擦过保证不能有一丝灰尘。
    傍晚温度下降到一个比较温和的程度,人们才会在这象征着秋天的时间开始享乐。街上放着喜庆的乐曲,中心广场上人们欢乐地起舞。
    幸运被选中的本地人才能扛起放着象征着星座之神的雕塑绕着维特城的街道走一圈,意为让神明看看祂保佑的人们的生活。
    广场两旁的摊位比前天还要多得多,买的物品也更丰富。
    完成从普通人到富人转变的阿尔维娜看着摊位摆着的物品,从好奇看看变成了这个我也想买那个我也想要。
    艾索普和她一样带着银柳叶编成的花环,紧紧牵着她的手和她一起逛街。
    阿尔维娜手里的小篮子已经快装满了,里面有或是造型奇特或是颜色罕见的宝石。艾索普的手也没有空着,拎着好一些阿尔维娜买的当地小吃。
    有一处被人群围住的地方吸引了阿尔维娜的注意,但她们先是逛完了另一边才看到这里,已经错失了进入人群最里层的最佳时机。
    注意到阿尔维娜对这感兴趣,艾索普直接将阿尔维娜抱了起来,他们站在最外圈,这样也不会影响到其他人,挡住其他人的视线。
    突然的失重感吓了阿尔维娜一跳,她惊恐的视线与艾索普带着笑意的眼睛对上,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艾索普想抱小孩一样包在了怀中,托他的183的身高的福,阿尔维娜总算看清了里面到底在热闹什么。
    “艾索普,艾索普,你看那里面在表演杂技诶!”惊险刺激的杂技表演马上吸引了阿尔维娜的目光,这里的杂技和现实里的不一样,新鲜感加上第一次现场观看耍杂技表演,阿尔维娜现在已经分不出其他的注意力给其他了。
    表演中场性感的魔术师小姐拿着魔术帽走向人群,阿尔维娜慷慨给了一枚金币,魔术师小姐看到金币后给了阿尔维娜一个热情的飞吻。
    “我的天哪...”受到美颜暴击的阿尔维娜捂着心口,呆呆地目送魔术师小姐走远了。
    这场魔术给每个人都带来了快乐,除了发现阿尔维娜对别人花痴的艾索普,脸都被气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