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武侠修真 > 剑修来自合欢宗(高h np) > 不知道会便宜谁
    沿着层层迭迭的石街拾级而上,便见高低坐落在小初山间的神仙洞府。这一任的合欢宗掌门羽珍仙子好奢华、喜人间珍宝,因此将合欢宗打造得尤为风流富贵,拥云点翠,金碧辉煌。诸多貌美仙人修行其中,成日欢声笑语,芳香扑鼻。
    这日却是山上熙熙攘攘,娇滴滴的女仙们拢了一圈,原来是门中探秘境数日未归的师姐终于平安归来了。
    羽珍仙子昨日收到宁静意的书信,早在合欢殿内等候多时,她今日穿了一套深紫色纱裙,露出大片美背和酥胸,妩媚高挑,端是艳色无边。此时她懒洋洋地窝在软塌上,上下打量来求见的宁静意,满意道:“不错,看来小宁儿在洞中颇有奇遇,竟然筑基了,算是不枉耽搁这几日。”
    宁静意抱剑行礼,一一说明她在秘境中的所见所闻,清点的洞府数量和收获,只是隐去最后和容珏的意外。至于修为的提升,则被她归功于秘境中灵气浓郁,她使剑搏杀,有所感悟,水到渠成。
    羽珍仙子修为已至元婴,而容珏只是个受了伤跌落境界的筑基狐妖,她担心羽珍看出端倪,已事先把容珏送回自己洞府,只简单提了一句自己在洞中捡到一幼狐,无父无母看着可怜,于是带回来权当养个灵兽消遣。
    艳光四射的美人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懒得听宁静意讲她对剑道的体悟,只道:“行了行了,我知你做事向来有分寸,你兄长和你师傅把你托付给我,只要你人平安无事,我也就不算辜负他们的嘱托。你破境得突然,我这也没什么能送你的东西,刚好最近新得几斤寒铁,已经送去你府上,可以给你锻剑用。”
    宁静意一愣,原来平静稳重的杏眼霎时露出喜色,圆溜溜的,很有几分小猫的娇憨可人。羽珍仙子说得轻巧,好像真是随便给小辈送了点薄礼,然而寒铁珍贵,价值千金,如何能随意得到?更何况足足有斤之重,只怕是留意了许久才能凑出。如今恰好借着给宁静意贺礼的名头送给了她。
    宁静意剑气性寒,随身配剑非极寒之物不能温养,如今得了这珍贵的寒铁,只要寻了有功力的炼器师锻造,必定能够将武器打造得更上一层楼。
    她心怀感激,却知道羽珍仙子惯不爱温情戏码,显得大惊小怪,于是只挨到美人跟前,像小时一般摇晃着美人胳膊撒娇:“师叔挂念,宁宁心怀感激,不知该如何孝敬仙子。”
    见宁静意喜上眉梢,羽珍仙子没好气地伸出葱白玉指戳了戳黏在自己身旁的小丫头片子额头,恨铁不成钢道:“剑剑剑,成日就知道剑,你要对我合欢秘法有练剑一半上心,你师叔我还用愁下一任掌门的人选吗?”
    宁静意摸摸被戳的额头,无辜地吐了吐舌头,不敢反驳,只道:“那我可也没落下秘法的修行,不信仙子可以考我。”
    羽珍仙子哼道:“合欢宗秘法那是给你当功课考的吗?那是要实操演练的!你要是能放下剑道专心修行,有我和你师傅,再不济还有你兄长给你保驾护航,什么天之骄子、龙子凤雏睡不到?以你的天分,说不定修为比你兄长都要高呢!”
    宁静意正色道:“采补之道虽事半功倍,却非我志向所在,宁静意只愿以剑指心,斩开我飞升大道。”
    说这话时,她面色肃穆,比任何一个昆仑剑修都要像剑阁中人。
    “小丫头,”羽珍仙子见她身形挺拔如松竹,道心稳固,其实也心生欢喜,嘴上却道,“只是不知道以你这断情绝欲的性子,何时才能知晓人事,最后又会便宜哪路骄子。”
    她却不知道,宁静意几天前还被男人按在玉棺里肏干得魂飞乳摇,差点没被人肏死,早就不是她记忆里那个不谙人事的小丫头片子了。
    宁静意回忆起糜烂情事,心虚不已,面上却不显分毫。
    羽珍仙子忽然道:“对了,谢时序那小子前月出门历练,算算时日近日也该回宗了。你前几日在秘境里断了音讯,他不知从哪里得了信,接连修书好几封问我情况,我瞒也瞒不住。以他的性子,不得知你安好必然不肯罢休,只怕会加急赶回来,一路上舟车劳顿,怕是辛苦。”
    宁静意蹙起秀眉,道:“倒是我的不是了,劳烦师弟担心,我回府后便给他传音。”
    羽珍仙子却道:“你也不必如此,我告知他便是了。这孩子自小念你过头,我看在眼里,如今你二人都大了,他不日也将回宫,还是得早日适应没有与你在身边的日子。”
    宁静意却摇摇头,道:“我看着师弟长大,无论如何,我都当他是那个唤我‘阿姊’的孩童。况且人世间的分分合合不知凡几,他总会熟悉分别,却不应该由我亲自给他制造分别之苦。既然他迟早回宫,我这做姊姊的才更要珍惜每一分和他呆在一起的光阴,叫他回宫后还记得有人在远方挂心他,知冷知热。”
    羽珍仙子无奈:“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