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武侠修真 > 剑修来自合欢宗(高h np) > 被舔穴舔醒
    宁静意在腿间一片濡湿的感觉中醒来,她睡得迷迷糊糊,在梦中皱了眉头。
    奇怪,自己一向没有叫侍童的习惯,谁这么大胆,敢近她的身?
    大胆的小童埋在她的腿间,温热的吐息喷洒在她的阴户上,带起一股奇怪的潮意,惹得她的阴蒂不由自主地颤动了起来,一动一动,下意识便想夹起双腿,好保护自己还未受到侵犯的腿心。
    却听见一个比她听过的任何一个声音还要磁性清越的男声,低低地哼笑了一声,亲昵地说:“别动,我还没开始呢……”
    说着,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话,一双手掰开她欲合拢的腿,一个湿热的东西连两片温软的唇瓣,带着吐息重重地一吮。宁静意惊叫一声,直觉腿心一股快意的电流顺着脊柱往上团聚在腹中,激得她腰一弓,泄了一股水来。
    她一激灵,睁开眼来,入目的是陌生的石壁。下一秒,她猛地坐了起来,拔出手边的剑,戒备地横在了眼前人的脖颈上:“你是谁?!”
    雪亮的剑锋折射出异族青年俊美的面庞,青年登时不满地嘟囔道:“解药性的时候粘人粘那么紧,又哭又喘,怎么睡完就翻脸不认人了!你们人类都是这样爽完就始乱终弃的吗?”
    他说话时,薄薄的嘴唇上有一层可疑的水光,引人遐想。
    宁静意这才注意到自己现在赤身裸体,不说·····的下身,就是连乳都招摇在空气中,全身遍布斑驳的吻痕。
    混乱的记忆逐渐回笼,她渐渐想起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宁静意隶属合欢宗,是一名勤勤恳恳追求剑道的剑修,这天她受宗门之任,同诸弟子一道步入在合欢宗境内出现的一个小密境。
    密境一向是危险与机缘的代名词,但作为一个只限练气期弟子进入的小密境,对已快到炼气大圆满冲击即将冲击筑基期的宁静意来说应当没有大的威胁。
    宁静意独自一人扫荡完密境中诸弟子难以挑战的洞府,在进入最后一个洞府时却突发意外。这个洞府与其他洞府不同,面积大了好几倍有余,甚至自带一股奇异的熏香,正是这股一进入就扑了宁静意一脸的熏香让她的身体顿时起了难以描述的反应。
    简而言之,她中春药了。
    前面提到,宁静意作为一名剑修,却隶属合欢宗,那都是因为宁静意在小时便觉醒了合欢道体,由此被合欢宗掌门看中并收入门下。掌门试图让宁静意继承合欢秘法带领宗门发扬光大,睡遍三界,却没想到这个小丫头喜好非同凡响,对宗门秘法不感兴趣,反而爱上了隔壁臭剑修的剑道。
    在数次拉扯过后,宁静意用同时修炼合欢秘法和剑道的条件和掌门羽珍仙子达成了共识,终于成功修上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剑道。
    只是合欢道体天生特殊,用来与强者双修便能日进千里,如若不然,一旦动情不解就难以停下,甚至会在体内产生毒素反伤境界。
    宁静意一心追求剑道,对情爱之事不甚感冒,及笈以来连自渎都不曾有,倒是相安无事。谁知道进个劳子小密境反而被雁啄了眼,一朝不慎便中了药。这最后一个洞府颇为隐蔽,周围无人,中了情药又失去力气御剑出府随便寻个弟子解药,一时之间竟然毫无办法。
    宁静意自小刻苦修炼,眼见即将破境,决不允许自己在这里跌落境界,扶着剑跪倒在地不得章法地抚慰自己,喘了半晌,决定在洞府中寻找生机。
    寻了半天,可能存在的解药没找到,宁静意只觉得腹中的欲望坠坠地拉扯落下,化作粘稠的银丝从腿间拉出,连在翻阅中途两腿意外摩擦到蜜豆都能让她一激灵,难耐地想哭。
    她将目光放在洞府正中冰凉的玉床上,强忍难耐爬了上去,素来握剑的手下伸摸进自己粘腻的腿间,另一只则胡乱地揉着捏着乳肉,准备自己做最后的努力。
    正当她衣衫尽褪,双腿夹紧,无意识地开始在玉床边缘磨蹭时,她躺着的玉床顶部忽然空了,宁静意掉了下去,掉进了一块温热的躯体怀里。
    这竟然是一个玉棺。
    玉棺中的青年赤身裸体,肌肤如玉,硕大的阳具安静地蛰伏在腿间。面容艳丽恍若妖精化形,不,他的发色铂金,应当就是妖族,只是不知为何沉睡在人界发现的密境洞府中。
    此刻,连睫毛都金灿灿的妖族“唔”了一声,眼睫颤动,慢慢地睁开双眼,露出一双绿翡翠般的翠绿眼瞳。
    宁静意的脑子被情欲烧得混沌,一贴到人,脑子里仿佛有一朵朵烟花炸开,光是肌肤相贴蹭蹭小穴就激动地“噗噗”喷水,更别提挑剔是人是妖了。
    此刻这个不知哪来的妖族青年眼底刚泛出一点勾人的笑意,她就抽了一口气,一股脑吻了上去。
    霎时间天翻地转,宁静意被青年放倒在玉棺里,伏在她身上的妖族男人发间不知何时露出了金灿灿竖起的毛绒耳朵,愉快地抖动着。查觉到宁静意急得想哭甚至安抚般地用手拍了拍她的后背。
    男人低下头,贴着宁静意的耳朵爱怜地往下吻,一边怜惜地叹道:“小可怜,怎么把自己折腾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