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恐怖灵异 > 一个人的捉迷藏 > 第七章 游戏结束
    那团烟上的人脸越来越眼熟,妍玥突然哭了出来。
    「炘……炘媱……是……你吗?」妍玥哭着哽咽问道。
    「炘媱?这团烟是炘媱?」暐濠惊讶地问道。
    飘在空中的那团烟突然降落在他们面前的地上慢慢显现人形。
    「是,我是」炘媱的口气有些不悦。
    「你怎么在娃娃体内?」星敖好奇问道。
    「娃娃体内,是所有玩捉迷藏往生的人,所以我才在里面」炘媱显现出人形,外表跟她的死状是一样的,胸前有个开口,眼睛是瞪大张开的。
    「你可以告诉我,是谁杀了你吗?」妍玥擦着眼泪说道,「你知道我很想你吗?我一直在自责……」。
    「你们杀的啊!嘻嘻!那就跟我走阿!嘻嘻!」炘媱的回答,让妍玥很难过,因为炘媱彷彿变了一个人,不再是温柔的那个了。
    「你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妍玥眼眶含泪问道。
    「当天游戏时,我在避难间一直听到客厅传来很怪的声音,有刀子刮地板的声音,但我认为是幻觉,不久之后我听见有走路的声音,小小的声音说,你在哪里呀?嘻嘻,我来找你了」炘媱现在回想起,还是有些害怕与不敢相信,「后来你就开门我才放心的赶快衝出去,那天去房间找娃娃,殊不知我才走进去,就有个声音我,我找到你了,我寻找声音来源,于是往天花板上看,娃娃趴在天花板,露出微笑和满嘴尖牙,我大声尖叫,但仍发不出声音,之后我就不知道了」。
    「但我们没听到你尖叫,只是听到你说,找到娃娃了」妍玥难过的急忙解释,「当时我第一个进去,你站着面对床,我看你好好的……,没想到过没多久你就倒地流满地鲜血……」。
    「呵呵……那时可能被附身了吧!毕竟你们召唤到许多亡灵进娃娃体内」炘媱傻笑地说道,「所以娃娃烧掉也没用,只要我还有怨念」。
    「怨念?什么怨念?」暐濠看着炘媱问道。
    「我要你们都跟我一起下葬」炘媱露出了邪恶的表情说道,接着发出很尖,听起来很不舒服的笑声「哈哈哈」。
    「但我不会让你带走任何一个人」斌彣挡在妍玥面前说道,因为妍玥离炘媱最近。
    「你谁啊?你是刚刚被我刺中的那个吗?怎没死」,炘媱遗憾的说道:「命那么大啊……刺那么深,流那么多血,还没死?真可惜呢!……」。
    「那刀是你刺的?怎么这样!」星敖不敢相信炘媱如此狠毒,完全要把朋友全杀了。
    「你闭嘴,我最不想看到你!」炘媱突然发火的把星敖给悬空的掐住。
    「能操控吗?那难办了……」斌彣看似在思考什么。
    「星敖!炘媱,你放过我们吧!」妍玥看见星敖呼吸困难又双脚碰不到地的痛苦挣扎说道。
    「现在鬼不是你,你不能违反规则!」暐濠不悦的说道。
    「待会你也会跟他一起,所以不要那么急嘛!嘻嘻嘻」炘媱像发疯似的说道。
    斌彣突然用插在娃娃身上的那把刀割自己的手心,血整个滴到了地上,他用自己的血,偷偷滴在炘媱身边一圈,接着往炘媱身上抹,星敖瞬间被松开跌坐在地上。
    炘媱马上尖叫了起来,大叫着:「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你的血会让我那么痛!」。
    「你乖乖下地狱吧!我们不再欢迎你」斌彣说完,唸了捉迷藏结束时应该要唸的咒语。
    「我不要!游戏还没结束!我还没把他们带走!不公平!」炘媱痛苦的尖叫说道。
    炘媱说完就凭空消失了,而妍玥已经呆掉了。
    大门突然打开,灯也亮了,突然一堆人进屋,有警察,有救护人员,救护人员把斌彣送医,警察查看整栋房子,并对他们做笔录,但警察与外人仍不相信,只觉得他们疯了,很会编故事。
    暐濠、星敖、妍玥和莘月到了医院探望斌彣。
    「欸?你们怎么来了?」斌彣趴在病床上问道。
    「来还能干嘛,话说怎么趴着……」莘月无奈问道。
    「背受伤阿,帮它透气」斌彣笑着说道。
    「话说姐,警察那些是你叫的吗?」妍玥看着莘月问道。
    「斌彣叫我,如果过了一个小时还没说游戏结束,那就打电话叫警察与救护车」。
    「因为莘月也不能做什么,我也不希望她出意外,所以只能请她当守护者守护我们」斌彣露出灿烂的笑容。
    「那你自己就可以把自己搞成这样子喔!手自己割一刀就算了,背还被插一刀!你以为你真的不会死喔!」莘月不悦的双手插腰说着。
    「好啦!我现在不就没事了吗?」斌彣坐起身子,拉了拉莘月说道。
    「话说,一个人的捉迷藏,就这样真的结束了?」星敖好奇问道。
    「嗯」斌彣看向星敖说道,「我的血阿,有圣水跟符文的效果,最方便最方便的自我保护,这是我一直再用血的原因」。
    「那不就每次自我保护都要让自己流血?」暐濠看着斌彣问道。
    「是呀!不过习惯那个痛了,所以背这个还好」斌彣露出笑容说道。
    「还笑的出来啊!」莘月说完就把斌彣推到在病床上。
    「哎呀!痛!痛!嘶-」斌彣侧倒在床上摸着背叫道。
    「哈哈,还说不会痛」莘月笑道,「爱逞强」。
    「吼-想装一下嘛!谁知道你那么狠,直接推倒我让我背那么痛」。
    「这话有点怪怪的欧!」星敖第一次露出笑容的说道。
    「欸!星敖笑了暐濠,星敖笑了」妍玥拉了拉暐濠说道。
    「他……没笑过吗?」莘月问道。
    「在我们面前没有」暐濠说道。
    「唔-冷酷男-」斌彣开玩笑地说道。
    「什么啦!哈哈哈!」妍玥觉得这形容词有点好笑。
    「话说,还有一个嘞?」斌彣看见少一个,他好奇问道。
    「好像说要静一静,就没来了」星敖指的是剋鲤,自从捉迷藏完,精神状况就很差。
    「嗯,也是,不过看你们这样,我很放心」斌彣说道。
    「放心什么?」莘月不解的问道。
    「对我的法术很满意啊!超放心的呢!」斌彣自豪地说道。
    「ㄘㄟˊ」除了斌彣,其他人都异口同声回答。
    在一个人的捉迷藏真正的结束后,暐濠、星敖、妍玥都认识并与斌彣变成好朋友,而他们也过着之前的生活,只是少了一个炘媱。
    剋鲤在那之后整个人格分裂,父母带他去看心理医生,当剋鲤父母知道真相时很生气,气的是自己没把剋鲤管好,让他去碰危险的东西,不过他们庆幸的是自己没失去这唯一的儿子。
    妍玥时不时还是会想起炘媱,但炘媱的地位被暐濠替代了,星敖少了剋鲤,所以变得喜欢自己做自己的事。
    炘媱父母也不怪他们,只觉得是炘媱命苦遇到这种事,也怪炘媱自己太傻太天真。
    莘月与妍玥的父母回国后,也不知道不在国的这段时间发生什么事,只是一直听到邻居们一直说他们不相信的东西,所以他们也没特别去管,只像以前一样幸福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