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恐怖灵异 > 一个人的捉迷藏 > 第六章 一个人的捉迷藏

第六章 一个人的捉迷藏

    快接近三点,斌彣与其他五人回到莘月与妍玥的住家。
    「我先进去看一下娃娃在不在,帮我开个门」斌彣看着妍玥画的平面图说道。
    莘月把钥匙插进钥匙孔转开,咔嚓。
    斌彣把平面图交到了莘月手上拉开了门,外头的月光打进屋内,月光刚好洒在妍玥的房间内,斌彣藉着月光的光,站在大门口看着妍玥房间,又走进了屋内,扫看了整间房子后,从屋内走了出来。
    斌彣走进屋内不到一分鐘就出来说道:「娃娃不在屋内,我们先进去佈置一下」,斌彣突然叫道「莘月!」。
    莘月疑问的看着斌彣问道:「怎么了?」。
    「你不用跟我们玩,你当我们的守护者,游戏开始我会传讯息给你」斌彣严肃地说道。
    「好!你们小心一点!」莘月回答。
    斌彣带着妍玥、星敖、暐濠与剋鲤进屋佈置了一个人的捉迷藏所需的环境,而莘月就蹲在门口紧握着手机等待讯息。
    「一定要再玩一次吗?看到没灵魂的娃娃会动……真的很可怕……」妍玥害怕又担心的说道。
    「谁叫你们当初要玩,没玩就不会害死人,也不会有现在这样」斌彣边佈置场景边说道。
    在要关上灯的时候,突然间斌彣感觉到不对劲。
    「赶快!进避难间!」斌彣大声地激动叫道,并赶紧关上了灯,开着手机的手电筒帮他们照路。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剋鲤走在最前面,他边跑边说道,他紧张的说「干嘛那么激动!」。
    「不想死就别废话!赶快进避难间!捉迷藏开始了!」斌彣赶紧简短的解释说道。
    五个人躲到了避难间,避难间是夫妻的房间,门是个木门,只有最下面的缝隙能看见外面,而在父母房间外,有个天窗面对着门。
    「现在嘞?」星敖用气音小声问道。
    「你们盐水都在手上吗?」斌彣小声问道。
    妍玥、剋鲤、星敖和暐濠一致的点了一下头。
    「我们就在这等,一到两小时内结束游戏就好」斌彣严肃地说道,「千万别出任何声音,手电筒的灯也都关掉」。
    五个人就在夫妻俩的房间窝着,谁也不敢说话与乱看,就怕看到不该看的。
    斌彣的眼睛适应了黑暗,他看了一下时间:「现在是凌晨三零一分,刚刚好」。
    噠-噠-噠-
    斌彣非常小声的说道:「来了」。
    这一句话,让其他四个人非常紧张,全身紧绷,有非常大的压力。
    噠噠噠噠-
    「今天有人来过」一个幽幽的声音,从一楼传来,那声音虽然有点可爱,但听久了,会让人冷颤。
    斌彣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纸贴在门上,仔细看,那是一张符纸。
    门缝照进的月光,突然暗了下来,原来是娃娃站在房门外挡住了照进的月光。
    「嘻嘻,我觉得里面有人,应该有人吧!要出来吗?嘻嘻」娃娃站在门口说道,「没人吗?嘻嘻」。
    过了一会儿,噠噠噠噠-
    门缝又照进了月光。
    「那是……娃娃吗?」剋鲤不敢置信的问道,「我都不知道它真的会动……」。
    好像是剋鲤的声音有些大声,门外又传来了脚步声。
    噠噠噠噠-
    「跑回来了」斌彣小声说道。
    门缝的月光又被影子挡住了。
    「我就觉得有人,嘻嘻嘻,要不要出来呀?我听到你的声音了欧」娃娃的声音听起来很开心,「现在出来我会饶过你欧,嘻嘻」。
    剋鲤忍不住突然失控的大叫了起来:「啊!我不想死啊!」。
    星敖赶紧握住剋鲤的嘴小声喝斥:「笨蛋!叫什么啦!闭嘴!」。
    「嘻嘻嘻,我就知道你们在这」尖细的笑声,和可爱的声音说道,接着门缝的月光又洒进房里了。
    突然门外传来一个很大声在刮东西的声音,是门外的娃娃拿着刀子在楼梯刮上刮下,看似在思考什么。
    「什么!那是什么声音?」妍玥听到很大声的声音,小声的惊讶问道。
    「是外面那个拿刀子在地板刮的声音吧」暐濠蹲在妍玥身旁小声说道。
    接着突然「咚!」的声音在门,接下来听见娃娃很大声地痛苦叫道:「呀!你们动了什么手脚!好痛啊!」。
    「怎么回事?你做了什么吗?」妍玥看着斌彣瞪大眼睛问道。
    「它只是拿刀桶门,结果被我的符纸电了,那符纸不过是驱邪用罢了」斌彣很淡定的回答。
    接着斌彣趴在地上往门缝外看去,只见娃娃的双眼也在门缝看着房内。
    「是你干得吧!一定是你!」娃娃兇狠的眼神瞪着门缝另一头的斌彣说道。
    「拜託一下!是你自己太笨吧!」斌彣得意的说道,接下来拿了一罐水往外喷洒,刚好喷到了玥猫的大眼。
    「啊!这是什么!我的眼睛!」娃娃在门外的地上痛苦滚着凄惨的叫着。
    「那是圣水,你们快离开这房间!」斌彣大声地喊道。
    所有人就赶紧跨过娃娃玥猫,走下楼梯到了一楼客厅,而斌彣为了保护他们四个,所以走在最后头,但害怕的剋鲤为了逃命,不小心踩空了,并跌到走在第一个的星敖身上,两人就用滚的到达客厅。
    「痛死了……」星敖躺在地上被比自己还高壮的剋鲤压在下面,「起来啦!你很胖欸!」。
    妍玥身后走着暐濠,他们快速的到达客厅,赶紧扶起了压着星敖的剋鲤,但只见剋鲤的腿整个是软的,所以特别吃力,还刚好挡住了垫后的斌彣。
    而娃娃突然从后方飞了过来,双眼变得鲜红,手拿着水果刀刺向被挡住的斌彣,他就这样被刀刺进了背部。
    「可恶……,现在是我当鬼了……」斌彣有气无力的说道,「你是谁……」说完斌彣就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啊!」妍玥被流着血,背上插了一把刀的斌彣吓到紧张又害怕的说道,「怎么办……现在怎么办!」。
    「怎么那么没用啊!长得比我们高大,胆子跟蚂蚁一样小!」星敖很生气的说道,「要不是你,斌彣不会中刀!」。
    「嘻嘻嘻,要起内鬨了吗?嘻嘻!」娃娃露出险恶的表情,嘴巴突然裂开,露出满嘴尖牙的说道。
    「你这娃娃到底想怎么样?」暐濠露出厌烦的脸问道。
    「我只是想结束游戏呀,我又没有要怎样……」娃娃露出了悲伤的表情说道。
    「现在游戏结束了,你可以滚了吗?」星敖大声的说道。
    「还没结束呀!嘻嘻嘻!大家都要当鬼才行呢!」娃娃又露出奸诈的表情说道,「谁叫你们要召唤不该召唤的,嘻嘻」。
    「但鬼现在不是你,你不能拿刀」妍玥看着娃娃说道。
    「喔……对耶!那就这样了!」娃娃露出笑容,直盯着倒地的斌彣,「附身就好拉!」。
    过了一会儿「咦?怎么上不了身……」。
    斌彣突然动了一下,并缓缓撑起身子。
    「可以了可以了!」娃娃兴奋的说道,「你们都掰掰吧!嘻嘻嘻!」。
    「可以个头!」斌彣把背上的刀拔了出来,并一手抓住娃娃的头,一手拿刺进娃娃的胸口里,定在楼梯上。
    「啊!痛痛痛!拔出来!拔出来!」娃娃脸孔扭曲的激动大声叫道,「我叫你拔出来!」。
    「你……没事啊……」妍玥吓呆的看着斌彣。
    「没事阿,铁桶在哪?烧了这丑娃娃」斌彣淡定的说道。
    「什么丑!我明明就很可爱!」娃娃大声反驳道,「为什么这刀这么痛!」。
    「因为我的血有种驱邪作用,就像你刚刚被电一样」斌彣边拿过铁桶,边说道。
    「不公平!太不公平了!」娃娃被抓了起来丢进铁桶,「啊!烫烫烫!痛痛痛!」。
    「游戏结束了」斌彣倒下了自製油让火更旺盛。
    斌彣的自製油,是经过八十八天的唸经加持来的,所以也有驱邪作用。
    在火烧娃娃的烟雾中,隐约出现了很人脸,有些都往外飞去了,只有一个人脸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