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恐怖灵异 > 一个人的捉迷藏 > 第五章 再玩一次?
    莘月走到公园坐着打电话约了斌彣,斌彣是莘月的朋友,也是个什么都能聊的闺蜜,但唯一只有莘月知道斌彣有灵异体质。
    斌彣看见莘月坐在公园的椅子上,他赶紧跑上前拍了一下莘月的肩膀开心地说道:「嘿!好久不见,你找我什么事?突然就约我出来」。
    「没有啦,就只是有事情要你帮个忙」莘月在想事情,她被斌彣一拍吓了一跳,但不想说太多废话,只想尽快解决这事。
    斌彣知道莘月的个性,就算做不来也要去做又不爱麻烦别人的人,但他一听到莘月开口是要帮忙,就不开玩笑的说道:「什么事?为何不传讯息或电话讲就好了?」。
    莘月抱着双臂,感觉在担心什么的说道:「妍玥的事,你知道我妹妹吧?我有跟你讲过的,因为见面讲比较快」。
    「她怎么了?」斌彣没听过莘月用担心的口气提起妍玥,他感觉事情不单纯。
    「昨天她闹事了,玩一个都市传说,叫一个人的捉迷藏,我今天回家一趟,看见我家被封起来了」。
    斌彣不敢置信,看起来乖乖的妍玥会去碰这种东西:「她玩都市传说?不会吧!不要命啦?」,斌彣惊讶地接着问道「然后呢?为何被封起来?」。
    「早上她说,昨天游戏结束后,她的好朋友叫什么啊……,算了,反正她那朋友就无缘无故往生了」莘月说完就马上冷颤了一下。
    「那她玩的都市传说,那个娃娃呢?」斌彣眼神凝重的问道。
    莘月耸了肩说道:「不知道欸!当下太气就什么都没问了」,莘月叹了一口气说着「唉……要我找你帮忙的是她,毕竟那是我家,她又是我妹,等爸妈回来看到这样,不杀死我们才怪……」。
    斌彣尷尬的说道:「好像也是欸……」,斌彣思考了一下「那现在我需要的是那隻娃娃和你家,还有玩的人」。
    「我家?玩的人?为什么?」莘月不解的问道。
    「他们要再玩一次一个人的捉迷藏,但是如果娃娃会动那就麻烦了」斌彣判断着「或许程序不出错的再跑一次就好了」。
    「怎么说?」莘月听见斌彣说的话,不解的问道。
    「你先去找你妹跟玩的人,我再说下一步」斌彣不想浪费时间,如果时间拖的越久,事情越难处理。
    莘月点了点头,马上打电话给了妍玥。
    妍玥气喘如牛的接起电话说道:「怎么了姐?」。
    「你通知那天跟你玩都市传说的人到我们家门口,听到没?」莘月简洁有力的说道。
    妍玥很喘地靠在树干上回答:「喔……喔!」,妍玥掛上电话,看向身旁的暐濠说道「我姐要我们去我们家门外」。
    暐濠也很喘的问道:「为什么?」。
    妍玥深呼吸了一口气说道:「不知道,反正我通知剋鲤,你通知星敖就对了!」,妍玥突然回头看身后,「话说甩掉没……」。
    暐濠手撑在树干上,喘着说道:「应该甩掉了吧……吼!累死了!」。
    妍玥站直身子,拉着暐濠的手腕,边走边说道:「总之,我们先去我家门口吧!」。
    暐濠与妍玥到了指定地点看见大家都到了,在等他们两个,他们就赶紧跑过去。
    暐濠看见剋鲤与星敖,第一句话就是说:「你们怎么那么快,明明最后才通知你们的」。
    剋鲤接着回答:「因为我们刚好离这不远阿,在附近帮妍玥找娃娃」。
    莘月手插着腰听他们说完话,接着就搭上斌彣的肩膀说道:「这是我朋友斌彣,他,是来帮你们的」。
    斌彣的第一句并不是打招呼,而是用沉重的眼神,看着最后才到的两人:「你们两个是不是遇到娃娃了?」。
    暐濠与妍玥互看了一眼,他们轻轻点了一下头说道:「嗯……」。
    剋鲤惊讶的看着两人,瞪大双眼问道:「你们遇到娃娃了?在哪里!」。
    妍玥不发一语的看着暐濠,暐濠懂妍玥的意思,他帮妍玥开了口:「我陪妍玥去市区逛逛街散散步,然后妍玥说她要去上厕所,我们就去百货公司的厕所,然后我突然听到妍玥大叫的跑出来,看到后面还跟着一直娃娃,拿着剪刀露出噁心的笑容喊着,妍玥不要跑,说要跟妍玥永远在一起」。
    斌彣眼神沉重的看着妍玥:「那隻娃娃是你的?」。
    「对呀……,他原本很可爱的……」妍玥露出失落的眼神说道。
    「好,你们当初几点玩的?玩的途中有做什么吗?」斌彣开始询问当天的事。
    暐濠一边回忆着边说:「十二点玩,然后先剋鲤,再星敖,然后换炘媱,但炘媱那时游戏进行太久了,所以妍玥直接开了门找炘媱」。
    「你们知道娃娃必需找到人,游戏才真的能结束吗?就像一开始你们对着娃娃说找到他,换他当鬼了一样」。
    「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做?」星敖提出问题。
    「如果你们的同学炘媱是娃娃找到才死的,那就代表现在的鬼是你们的同学,不是娃娃」。
    「但娃娃为什么要追我们?」妍玥不懂如果鬼是炘媱,为何娃娃要拿利器追着自己。
    「那这我就不知道了」斌彣也很疑问的说道。
    「反正现在是再玩一次游戏对吧?」莘月看向斌彣说道。
    「是的,但重点是娃娃在哪里?」斌彣看着妍玥说道。
    「他可能会待在妍玥的房里,因为好几次他不见,我们都是在妍玥房里找到的」剋鲤接着回答。
    「那我们凌晨三点再开始游戏,真正的时间是要凌晨三点进行」。
    「可是不确定他是不是真的在房里」暐濠提出了一个可能性。
    斌彣思考了俄时:「那我们提早进去屋内,两点三十我先在里面勘查一下,三点一到你们就进来」。
    「但如果在勘查时他就在了呢?」剋鲤又想到一个可能性。
    「妍玥房间在哪?」斌彣看着莘月问道。
    「客厅在开门的右边,而客厅有三张沙发,其中只有一张没靠墙的沙发后方对着的门,大门打开的左手边是妍玥和我的房门」莘月准确的回答。
    「那浴室呢?」。
    「在开门后右边不是客厅吗?电视的后面是厕所,厕所门出来是厨房」妍玥接着回答。
    「有纸吗?画一下」斌彣怕叙述的自己会想错位置。
    「有我有」妍玥拿出了一张纸,接着大概的画了一下。
    「那我知道了,等凌晨三点吧!」。
    「现在要干嘛?站在这吗?」星敖无奈问道。
    「不然去吃点东西吧!反正还很久,不然去我家坐,离着还蛮进的」斌彣提议着。
    「好阿!」莘月很久没去斌彣家了,她想去坐坐。
    斌彣带着莘月、妍玥、暐濠、星敖和剋鲤前往自己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