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恐怖灵异 > 一个人的捉迷藏 > 第四章 谁杀的
    过了一个小时,他们认为娃娃以烧成灰烬,但当暐濠要处理铁桶里的灰时,里面只有火烧的痕跡,并未有任何灰。
    「星敖、剋鲤,你们确定有烧娃娃吗?」暐濠疑惑的眼神看着坐在沙发上聊着玩捉迷藏的事的星敖与剋鲤。
    星敖停止了话题,看向了门外的暐濠说道:「有啊!怎么了?」星敖觉得有点不对,他起身走向暐濠。
    「没有烧完的残骸与灰,铁桶里是乾净的」暐濠皱眉头严肃地说道。
    「怎么会?难道跑走了?不可能吧……」星敖不敢置信的推开暐濠,看向暐濠身后的铁桶,「真的没有欸……你清掉了吧!不要开玩笑欸!」。
    「我没开玩笑啊!我要清的时候就这样了!」暐濠越来越紧张的大声说道。
    妍玥听到赶紧跑过来说道:「不要吵了,都快三点半了,发生什么事了?」。
    暐濠看向妍玥,急忙说道:「我刚刚要清烧掉的灰,结果一看完全是乾净的!」。
    妍玥想想一直在门口,娃娃也不会出现,就先想进屋再说,以免吵醒邻居:「怎么可能呀……先进来,再讨论怎么办!」。
    三人进屋后,暐濠跟大家解释说道,大家都开始慌了。
    「如果娃娃真的会动,那它会去哪?」星敖提出来第一个问题,「难道又去了妍玥房里?好几次都是妍玥的房间」。
    「我去看看」炘媱放下害怕紧张的心情,说完就马上去妍玥房间开灯找,而其他人都坐在客厅讨论说道,炘媱幽幽的说「找到了」。
    暐濠感觉炘媱声音有点飘,他小声的说道:「炘媱怎么感觉声音有点怪?」。
    「我说我找到了!」炘媱大声地喊着,但未走出房间。
    妍玥听到,马上去房间查看:「炘媱!」,妍玥一走到房门,就看见炘要面向窗户一动也不动,「你怎么找到不出去呀?」。
    「我不想离开这边,我喜欢在这里,不离开妍玥的房间」炘媱仍面对着窗户说道。
    妍玥透过窗户的玻璃,看着炘媱的脸,在她看来炘媱外表一切都很正常,但就是说话的方式有点改变。
    客厅的星敖看到妍玥一直站在房门口,觉得很奇怪:「妍玥跟炘媱怎么了?干嘛不出来?」。
    剋鲤听到,他就第一个跑到妍玥后面问道,「你们怎么啦?为何不出去呢?」。
    炘媱转身瞪大双眼看着剋鲤大声说道:「我说我不要离开妍玥的房间!」。
    暐濠与星敖听到炘媱大声说话,他们也过去看了一下。
    接下来他们看见炘媱手里抱着拿刀的娃娃玥猫,眼神也整个变了一个人。
    「你怎么了?炘媱?」妍玥担心又害怕的说道。
    「玥猫找到炘媱了」一说完炘媱就倒地,整个人瞬间躺在血泊中,则娃娃倒在旁边,刀掉在娃娃与炘媱中间。
    「啊!」妍玥吓到尖叫。
    过了十分鐘,警察来到了现场,但在他们做笔录讲得话,没有一个员警是相信的,而第一个进房的妍玥被当嫌疑犯,但大家都亲眼看到炘媱最后是讲完话才倒地死亡的。
    炘媱房间成了兇杀案地点,所以房子被员警封起来,间杂人都不可进入,邻居也被警车的声音吵醒开门查看,大家都开始纷纷在讨论这件事。
    「你今天睡外面吧!你家被管制了」暐濠安抚妍玥的心情,温柔地说道。
    「嗯……你们觉得炘媱父母知道会怎么样?」妍玥心事重重的表情说道。
    「这个嘛!不是告我们,就是赔一堆费用吧!」星敖轻易地就说出了这句话。
    「那如果我姐知道,甚至我爸妈知道,我会怎么样?」妍玥看着星敖,眼神凝重有些泛泪的问道。
    「不要想太多啦!你是他们家人,也不能怎么样呀!」剋鲤看着妍玥的表情不对劲,他赶紧的委婉说道。
    妍玥突然想到那很不对劲的娃娃,她赶紧问道娃娃的下落:「那个娃娃呢?」。
    「被员警带回去了,说上面有沾了些炘媱的血,需要拿回去採验」暐濠接着回答。
    星敖想到了一个问题,赶紧提出问道:「不对呀!刀子上不是没血吗?如果是娃娃杀的,那怎么杀的?」
    剋鲤看向星敖回答:「炘媱胸前有一个洞,法医说那不是刀伤」。
    「我看炘媱手上抱娃娃时,娃娃没有沾血阿……」星敖更疑惑的说道。
    「因为手被压住了吧!或许是娃娃上炘媱身,让她暂时活着讲那句话」暐濠提出了一个可能的回答。
    妍玥听他们三个说话,多说一句,表情就更沉重了,她受不了的说道:「好了!不要吵了,你们回家吧!我去住饭店,掰掰」,毕竟炘媱是妍玥最好的朋友,没有人希望最好的朋友出事。
    暐濠听到妍玥突然有点兇的说道,有点吓到的说道:「那你小心一点喔……我们走了……」,暐濠温柔的摸了一下妍玥的头「不要想太多,好吗?」。
    「嗯……掰掰……」妍玥看见暐濠那温柔的行为,沉重的心情马上消失了。
    隔天早上七点多,妍玥的手机响起。
    妍玥看了手机上的电话显示,是昨天的警察先生打的,她马上接起来疑惑的问:「喂?怎么了?」。
    「你可以来一趟警局吗?」电话另一头的警察,声音听起来有些不太开心。
    「发生什么事了?」妍玥不知道去要干嘛,她好奇地问道。
    「没有,我只是想跟你确认一件事,来就对了!」电话里的警察,有些不耐烦的说完,就掛上了电话。
    掛上电话后,妍玥赶紧整理整理去退房,然后传讯息通知了暐濠他们,就感觉去了趟警局。
    警察看到妍玥,皱着眉头赶紧走向妍玥问道:「你来了啊!请问一下,你有拿走娃娃吗?」。
    「没有呀!怎么了?」。
    「同事们都没拿,你也说没拿,难道娃娃会自己走掉?」警察眉头深锁的说道。
    「娃娃不见了吗?」妍玥不敢相信的问道。
    「我早上来,我明明昨天下班放在储藏柜里,但却不见了」警察不解的说道,好好的娃娃放在那,怎么可能真的自己消失。
    妍玥想了想:「那我回去家里找找看,我问问我朋友有没有拿」。
    妍玥回到家之后,发现姐姐莘月在家门口,看着门口的封锁线。
    「姐姐,你怎么回来了?」妍玥在出电梯时,看见莘月,并大声问道。
    莘月看向妍玥,妍玥离自己越来越进,她不太开心的说道:「我是不能回来吗?也对!你把家里搞成凶宅了,我不回来也好,我走了」莘月说完就调头走向楼梯。
    妍玥赶紧抓住莘月的手,心虚叫道:「喂!姐姐……」。
    「干嘛!不是不要我回来?」莘月看着妍玥,生气的说道。
    妍玥看见莘月的表情有些不快,她赶紧低着头说出实话:「没有啦……我昨天跟朋友们玩一个人的捉迷藏,然后明明都没事,可是结束游戏后,我朋友炘媱就……莫名其妙的死了……」。
    「一个人的捉迷藏?那什么?一个人能玩捉迷藏?」莘月转身与妍玥面对面的问道。
    「一个都市传说,你听过都市传说吧……」妍玥放开抓住莘月的手,抬起头看着莘月说道。
    莘月听到都市传说,她更生气说道:「你玩都市传说!你要害死谁啊?我知道你玩这个,我都不想跟你讲话了」莘月说完又调头,要往楼梯走去。
    妍玥看见姐姐转身,赶紧紧张又害怕的说道:「姐……帮我一下嘛……至少,有没有解决方法……你不是有个朋友有灵异体质吗?……」。
    莘月停下脚步,不快的说道:「我为何要帮你?这是你搞出来的事,我干嘛帮你解决?」。
    妍玥泪水快要泛出的哽咽说道:「拜託嘛……就……就这一次……」。
    「不要,我走了」莘月说完就直接走向楼梯。
    妍玥不知所措的哭着叫道:「姐……」。
    过了五分鐘,叮咚!
    妍玥的手机萤幕亮了,她看了一下,是星敖回讯息。
    「去警察局干嘛?」。
    星敖看见三个已读,他接着问。
    「妍玥呢?现在在哪?」。
    妍玥没心情回讯息,她看完就把手机放在身旁的地上,过几秒电梯门开了,接着走出了一个人影。
    「妍玥!」走出的人叫着妍玥,并跑向了她,「妍玥,你……还好吧?怎么哭了?」那个人摸着妍玥的头问道。
    妍玥虚弱的说道:「没……没有……啦……」,她抬起头,原来是暐濠。
    「最好没有,你都蹲在地上哭了还没有」暐濠蹲在妍玥面前说道。
    「我刚刚回来,看到姐姐在门口,她很生气……,我把实话告诉她了,但姐姐一听到我玩都市传说,就直接走了……」妍玥边说着,眼泪又慢慢地从眼眶滑了出来。
    「好啦,不要哭了,我们想想办法,把这事解决了」暐濠安慰着妍玥说道。
    「嗯……」妍玥擦了眼泪说道。
    暐濠传了讯息,告诉星敖他找到了妍玥。
    「妍玥现在在我旁边,她心情很复杂,让她静一静吧!」。
    「好,好好照顾她」星敖秒回覆。
    妍玥把警局的事跟暐濠说,暐濠觉得很不可思议。
    「所以现在是要找回玥猫?」。
    「嗯……我在想会不会又去了我房间,所以我才在门口」妍玥以前几次发生的事,来推理娃娃可能的去处。
    暐濠放了一个心说道:「还好你没进去,不然如果他有利器,那自己去太危险了!」。
    「我原本想进屋,我蹲在门口是怕,如果我自己跟娃娃面对面,下场会不会跟炘媱一样,我不想死……」。
    「反正现在尽量不要一个人行动,我跟星敖他们说一下」。
    「好……」妍玥微微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