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恐怖灵异 > 诡愿 > 第二章 多年后的同学会〈下〉

第二章 多年后的同学会〈下〉

    正当他在思考这个事情时,一个讨人厌的声音传了过来。
    「哎呀呀!这不是蔡新堂吗?你这个穷酸鬼还活着啊??哈哈!」
    蔡新堂发出「嘖!」的一声,但他并没有打算理会,倒是胡正国按奈不住,站了起来说:「张志庆,难得大家聚在一起,你非得嘴这么臭吗?」
    这个讨人厌的傢伙就是张志庆,这个富二代现在进入他父亲的公司工作;美其名掛个董事的职称,但实际上整天在公司里无所事事。
    「我说的是实话啊!」张志庆一脸嘲弄的表情。
    「哼!总比有些人仗着自己老爸有几个臭钱,整天吃喝玩乐的人好多了。」胡正国不屑地说着。
    「呵呵!我家就是有钱,更何况我爸死后,他的财產也全都是我的,我只是现在先拿出来花花而已,怎么!眼红吗?你们这些穷鬼怎么会知道钱花不完的痛苦??哈哈哈。」
    「你??你??这个人??!」
    本来胡正国还想反驳些什么,但是蔡新堂阻止了他。
    「阿国别理会他,跟他多说无益!」蔡新堂说着。
    张志庆一手搭在蔡新堂的肩说:「别这么无情嘛,这么久没见了多聊两句没有关係吧!」
    蔡新堂听着张志庆充满挑衅和轻视的语气,觉得非常不舒服,忍不住地皱起了眉头。
    张志庆的眼角撇向坐在一旁的林靖萱,露出了不怀好意的表情,对着蔡新堂说:「你现在该不会还对这个骯脏的女人心存幻想吧!」
    原本坐在一旁默不出声的林靖萱,突然被张志庆点到名,身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似乎是受到惊吓的样子。
    蔡新堂不明白张志庆说这句话的意思,一脸疑惑地看了看张志庆,又转头看了看林靖萱,但他发现林靖萱低着头,身子不停地发抖着。
    王美惠猛然地站了起来,说:「张志庆你别太过份了,好好地一个同学会,你非得要把它搞砸,你才高兴是不是!」
    「嘖嘖嘖??你怎么这样说话呢!我说得全是事实啊!」张志庆一脸轻佻地说着。
    「你、你、你尊重一下别人行吗?」
    「尊重?!哈哈!那也要林大小姐尊重一下自己啊!」
    听到这里,蔡新堂心里大概有了一些头绪:林靖萱大概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而她本人也不想让人知道,而这个秘密关乎到她的名声;知道这个秘密的人依照目前的状况看来只有王美惠和张志庆知道,至于是不是还其他同学知道,就不得而知了。
    这时一名打扮相当妖艳的女子站了出来说:「张志庆说得没错啊!明明在酒店上过班,现在被一个六十多岁的富商包养,现在还在这里装清纯,看了有够噁心,这就像是有人说的『烂梨子假装苹果』,虚偽、无耻、让人反胃!」
    「林思庭??你??!」
    林思庭的这一段话,现场的同学们全都大吃一惊,开始议论纷纷,没想到昔日的班花、校花竟然背地里做了这一些见不得人的事。
    张志庆接着说:「林大小姐,你还不赶快回去,你的『乾爹』正等着你呢!虽然你的『乾爹』是我们公司的大客户,不过看在以前同学的份上,我是不会向你『乾爹』打小报告,但是??要是你『乾爹』知道你在这里钓男人的话??嘿嘿??你知道后果??嘿嘿!」张志庆语带威胁地说着。
    林靖萱脸色惨白,咬着下嘴唇,身子发抖着,突然间她站了起来,颤抖地说:「对??我是个骯脏地的女人,是个不要脸的女人,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了??。」林靖萱话一说完,转身跑离开了包厢。
    「小萱、小萱??。」王美惠一边喊着林靖萱,一边追了出去。
    「哈哈哈哈哈!」张志庆得意地大笑着。
    这时蔡新堂冷不防地一拳打在张志庆的脸上,张志庆整个人跌坐在地上。
    「你、你??竟然敢动手,你信不信我会告死你!」坐在地上张志庆咆哮着。
    蔡新堂鄙晲着张志庆,冷冷地说:「去啊!你??不要以为我忘记了以前的事??。」
    听到蔡新堂的这句话,张志庆的脸色转为铁青,不发一语地瞪着蔡新堂。
    蔡新堂冷哼了一声,转身离开了包厢。
    蔡新堂离开了包厢之后,张志庆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脸愤怒地咬着牙说:「这个穷酸鬼,竟敢威胁我??!」
    其他的同学看着气愤地张志庆,心里想着或许是当初排挤蔡新堂的事情,导致两人结下了樑子。
    当初高一下学期的时候,蔡新堂向林靖萱表白过,但是却遭受到林靖萱的拒绝,并且被狠狠地羞辱了一番,这件事被张志庆拿来嘲笑,并且联合班上的其他同学一起取笑蔡新堂的不自量力、癩蛤蟆想吃天鹅肉??等等的话语,导致蔡新堂在班上变得沉默寡言,不与任何人来往,除了胡正国和王子豪之外;所以当初的霸凌事件可以说是班上的人都参与其中。
    在高中三年级下学期毕业的前夕,他们班发生一件大事,根据学校所公佈的消息,因为张志庆长期地羞辱蔡新堂,而蔡新堂再也无法容忍张志庆欺凌的行为,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蔡新堂像是发了疯似的,将张志庆暴打了一顿,而那时目赌整件事情经过的班上同学,都被蔡新堂突如其来发狂的行为全都吓了好一大跳。
    在那个事件发生之后,蔡新堂的母亲来学校好几次,向张志庆的父母及校方道歉,而张志庆的母亲是学校家长会的委员,在自知理亏的情况下,接受了蔡新堂母亲的道歉,并不再追究。
    校方以青少年彼此之间打闹玩耍导致发生衝突事件来结案,但是惩处了蔡新堂,要他在家自学,直到毕业典礼结束前都不准到学校。
    由于蔡新堂严重违反校规,原本校方只愿意给予蔡新堂结业证书,但是在张志庆的母亲斡旋之下,理由是怕影响到孩子将来的就业活动,所以改成提早发毕业证书给蔡新堂,但是同样地,蔡新堂依然不能到学校。
    张志庆的母亲也因为这样做法,得到了很好的名声,纷纷称讚她的宽宏大量。
    这样的惩处对于蔡新堂而言,正合他的意;在班上,他早就待不下去,只凭着一股意志硬撑着,如今要他提早离开校园,对他而言这是最好的惩处方式。
    蔡欣堂步出了餐厅,一阵冷风吹了过来,他打了一个嗦唆,连忙地将外套的拉鍊拉上,他朝着捷运站的方向前进。
    路上他想着刚刚在餐厅发生的事情,最让他感到惊讶的事情是关于林靖萱的事情,他没想到林靖萱现在竟然是在被人包养。
    「是拜金吗?还是爱慕虚荣?不过我记得她的父母都是知名企业的高阶经理人,照理讲她的家境应该很好啊!她根本不需要被包养啊??还是??她这些年发生了什么事,才落得如此下场?」蔡新堂的脑里想着关于林靖萱的种种事情。
    「还有??她不是很萧文华在交往吗?是分手了吗?今天似乎没有看到萧文华的身影,难不成??他是王美惠所说的『班上同学有一半都死掉』的其中一人!」想到此处,他从背脊开始发凉了起来,因为短短的几年间,班上竟然死了一半的人,这种事实在是太诡异了。
    突然背后传来一个他熟悉的声音。
    「你??你是阿堂吗?」
    蔡新堂回头一看,站在他身后的人是他在国中时的好朋友──王子豪。
    「阿豪??吗?」蔡新堂脱口而出地说着。
    「阿堂!真的是你!」
    王子豪快步地走向了蔡新堂,脸上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阿豪!好久不见了!刚刚同学会没见到你,又听王美惠说班上同学有好几人都已经过世了??嘿嘿嘿!」讲到这里,蔡新堂有些尷尬地笑了笑。
    王子豪脸上的表情似乎没有多大的变化,对着蔡新堂说:「刚刚有事情耽搁了,所以来晚了??。」
    「是喔!是工作的事情吗?」蔡新堂问着。
    「??嗯??。」王子豪默默的点了点头。
    「那你等会儿还有事吗?如果没事的话,我们找过地方坐下来好好地聊聊!」
    「嗯!好啊!这么晚了,客户应该不会call我了。」
    王子豪答应了之后,环顾着四周,找寻着适合的地点。
    「不然我们去那边坐一下好了!」王子豪指着超商的室外座位区。
    两人到了超商室外座位区后,捡了一个空桌坐了下来,蔡新堂进入了超商买了两杯热拿铁,将其中的一杯递给了王子豪。
    两人果然是高中时期的好朋友,旋即很热络地聊了起来。
    「真羡慕你呢!考上的稳定的工作,哪像我窝在一间小小的贸易公司,领着低薪却每天被老闆和客户追着跑??。」王子豪羡慕的口吻说着。
    蔡新堂笑了笑说:「国营事业这种工作的优点就只有稳定而已啊!如果是说有未来性的话,大概是你贸易的工作比较有未来性吧,至少接触到的人、事、物都比我这种稳定的工作多上好多倍,或许将来你想要发展自己事业的话,这些都是你很好的经验和人脉呢!」
    「你这么说也是啦!不过??还是很羡慕你??。」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但是王子豪频频看着手机,这个举动引起了蔡新堂的注意。
    「阿豪,你还有事吗?看你一直再看手机,是不是还有事要忙?」
    王子豪无奈的说:「还不是老闆和那些客户??明明已经下班了,还一直传讯息过来,啊──真是烦死了!」
    「是工作上的事吗?那你要不要先处理一下公事?」
    王子豪脸带歉意的说:「阿堂??真的很抱歉,我们那么久没见了,今天好不容易有机会可以聚聚,好好地聊聊??!没想到我还要处理公事??真的很抱歉??!」
    「不要紧??!公事要紧,你赶快把公事处理完,我们就可以继续聊了。」
    「嗯??谢谢你!」
    王子豪拿起了手机,开始处理起刚刚传进来的讯息和电子邮件,而蔡新堂则在一旁滑着手机。
    这时蔡新堂的手机响了,他看着手机萤幕,萤幕上显示着一串他不认识的手机电话号码。
    「喂!你好!」蔡新堂接起了手机。
    「喂、喂!阿堂吗?」电话那一头传来胡正国的声音。
    「阿国??!」
    「阿堂啊!你怎么走了呢?」
    「哈!我觉得发生了那样的事,再待下去也没意思,所以就先离开了。」
    「蛤──!可是还有很多同学还没跟你聊到咧!」
    蔡新堂听到胡正国这么说,他的心里倒是觉得无所谓,因为他跟班上的同学们感情并没有多好,毕竟他在班上被排挤了好长一段时间。
    胡正国继续说:「该离开的人是张志庆吧!好好的一个同学会,就被这个王八蛋给搞砸了,你走了之后这傢伙还在那边大声嚷嚷说要告你了咧!」
    「他要告就给他告啊!不过我想这傢伙是不敢告的,因为他只是个只会欺负弱小的小瘪三而已!」蔡新堂冷冷地说着。
    「???哈哈哈!也是啦!」电话那一头的胡正国想起了国中毕业前夕,蔡新堂痛扁张志庆的那件事。
    「对了!你怎么会有我的手机号码?」
    「我跟王美惠要的啊!」
    「这样啊??!」
    蔡新堂心里,这次的同学会是王美惠邀请他来的,所以他有自己的手机号码一点也不奇怪。
    但是他比较好奇的是在之前某一天里,他手机通讯软体里的好友栏突然出现了「王美惠」这个名字,而王美惠也正好传了讯息给他;至于王美惠是怎么加他为好友的这件事,他一无所知;也就是那一次他将他的手机号码给了王美惠。
    「啊!你知道我离开餐厅后,在路上遇到了???。」
    蔡新堂正想把他遇见王子豪这件事告诉胡正国时,他下意识地将头转向了王子豪,但是他却发现王子豪原本所坐的位子上空无一人。
    「抱歉、抱歉!我手机快没电了,没办法继续聊下去了,反正我们现在都有对方的联络方式,到时候再找一天出来聚聚。」由于手机的电量不足,胡正国说话的速度有些仓促。
    「好啊!就这么说定囉!」
    「没问题!保持联终喔!」
    「ok!拜啦!」
    两人结束了通话。
    蔡新堂看着刚刚王子豪所坐的那个位子,心里正觉得纳闷,王子豪为什么突然没跟他打声招呼就走了。
    但是他转念一想,或许王子豪突然有急事要先离开,而又见到自己正在讲电话,所以他不想打扰自己,只好不打声招呼就自行离去。
    蔡新堂叹了口气说:「阿豪他??还真是忙碌啊!不过没有和他留下联络方式,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见到面。」
    突然蔡新堂脑中想到一个可以拿到王子豪联络方式的法子,脸上露出了微笑。
    「我真是笨啊!既然他是来参加同学会,那么班上同学一定有人有他的联络方式??下次来问问王美惠或胡正国好了,我想他们应该会知道。」
    蔡新堂将他手中剩馀的咖啡,一饮而尽,还保有馀温的咖啡香,在他的口中散发开来;将咖啡喝完的他,正准备离开,他稍微整理一下桌面,把他所製造的垃圾收集起来,要一起拿到垃圾桶丢弃。
    他伸手去拿刚刚买给王子豪的咖啡,一拿起杯子,他发现王子豪的这杯咖啡似乎完全没有减少;他的手一滑,整个咖啡杯掉在桌上,咖啡全洒了出来,也有一些咖啡喷溅到他的手上。
    「咦?!冰的???!」蔡新堂的表情有些讶异。
    「刚刚我的咖啡还是温的??为什么阿豪的咖啡是冰的??我明明买得是热拿铁啊!」
    「就算今天的天气有些冷,但是也不可能让热拿铁冷却的那么快,而且还变成冰的???」
    蔡新堂的脑中出现了许多问号。
    「大概是店员弄错了吧??!给了我一杯冰拿铁,难怪阿豪这杯咖啡都没什么喝到??。」蔡新堂找到了最佳解答。
    他拿出了随身携带的面纸,将桌子擦乾净后,将空的杯子和面纸一同丢到垃圾桶里;随后离开了超商的室外座位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