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刹女。
    这三字,温远岫算不上熟悉,也不能说是陌生,他曾在古籍之上见过。
    罗刹,梵语之中,指得是食人之恶鬼。
    但实际上,他们是往生之地的执行者,阴间秩序的司掌之人。
    ——他们可以唤出死去之人的魂魄。
    他们公平公正,审判着每一个来到往生之地的魂魄,他们犯了多少杀业,便要承受多少罪业。
    从无例外。
    古籍上又言,罗刹若为男子,则面目丑陋可憎,若为女子,则容色美艳姝丽。
    但他从没有亲眼见过罗刹。
    如今,他亲眼见到了。
    温远岫神情肃穆,抬眼看向那站在黑雾中的少女。
    少女的眼眸已完全是绛红色,面容姝妍,一身白衣出尘,眼神却冰冷至极,如来自往生之地的处刑者,任由那黑影将那面前的两个男子吞噬。
    被黑影吞噬的两个男子原本俊美的眉目此时扭曲变形,强烈的疼痛伴随着黑影在他们的皮肤上灼烧,像是滚烫的火油一般腐蚀他的皮肉。
    皮肉被腐蚀之后,他们浑身血淋淋的,黑影中伸出无数只手按住他们如蛆虫一般扭动的身体,抓住他们的下颌,将他们的嘴巴拉扯到最大,又伸出一只手,直接拔掉了他们的舌头。
    舌头没了,两人发不出声音,只能吱吱呜呜的哀哀叫着,剥去皮肉的身体已是血肉模糊,罪业却似乎还未偿还完,黑影再次爬上他们的身子,所经过的每一处地方都发出滋滋的奇怪声音,仿佛在油锅中被烹炸。
    血肉一点点被吞噬,紧接着是脏器,心脏、脾胃、肠道……时而似烈火烤灼,时而似寒冰冷冽,时而犹如刀刃切割开他们所剩无几的血肉与脏器。
    面对这世间最痛苦的刑罚。
    他们却连惨叫都来不及,以最为痛苦的方式死去。
    辜负真心,自私卑劣,欺骗女子,伤害女子的男人——吞一千根银针都不够!
    地狱的刑罚从来是最公正的。
    纪欢已全然被愤怒笼罩,甚至没有听到系统不停的在识海呼唤她。
    “宿主!宿主!快住手!他们要死了!”
    “宿主!宿主!快停止你的行为!违背剧情你会被传送进惩罚界面48小时!”
    “宿主——!”
    当她终于听到系统的声音时,面前那两个男人只余下森森白骨。
    他们骨架纠缠在一起的样子,丑陋又滑稽。
    像极了他们口口声声说的,自私卑劣的,践踏着女子苦难的,男人之间的所谓爱情。
    纪欢眸底清寒一片,沙哑地低低笑了一声。
    他们的魂魄也不会好过,他们不会有来世,只会在十八层地狱之中被剥皮抽筋腰斩凌迟,生生世世受烈火油煎之苦。
    系统大红色的警告界面频繁地跳了出来。
    【警告:编号NO.1007宿主私自篡改原着剧情,即将被传送进惩罚界面!】
    【警告:编号NO.1007宿主私自篡改原着剧情,即将被传送进惩罚界面!】
    【警告:编号NO.1007宿主私自篡改原着剧情,即将被传送进惩罚界面!】
    黑雾仍未散去,纪欢站在黑雾之中,双眸失去神采,仿佛一具空壳,一动不动。
    肆意妄为的结果,她的灵魂被传入了惩罚界面。
    ……
    惩罚界面是一个完全密闭的黑色空间,没有一点声音。
    纪欢从来没有进入过,这是她第一次记进入这个界面。当她感受到自己的意识复苏后,她睁开眼,目光所及之处空无一物,只有无尽的黑暗。
    偌大的空间里只有她一个人,她要在这个地方待上48小时。
    还好她并不是很怕黑。
    她闭上眼,想要在沉睡中度过这48小时。
    被跟着一起传送进来的系统NO.1007也很生气。
    宿主接二连三不好好完成弯掰直任务也就算了,为什么连这么重要的剧情任务都要私自篡改,若是大量篡改剧情,这整个世界都会崩坏掉的。
    作为旁观者,它真的无法理解纪欢。
    它只是一个系统,只要冷静客观的看待这一切,也不必知道宿主抱有什么样的感情,只需要接取上级系统的任务,亦或者让剧情按照它本来的方向进行。
    它的宿主为什么从来不好好顺从任务一次?
    分明这些事情与她无关。
    它觉得纪欢只是还没有理解到这个世界的本质:“宿主,你要清楚,这是耽美文的世界,大家都只想看男人的爱情,没人会在乎书里女人什么结局的,就算在乎,也只是稍许感慨一下而已,他们还是会为男人之间的爱情感动。至于故事中的女人,不过是衬托男人的爱情,为男人的爱情铺路的工具而已……
    和纪欢呆久了,它也稍许感觉到自己这番话说得有些重,又放缓了语气:“好吧,或许这么说,会有些残忍,但你应该认清这个事实,真的不必与她们共情。”
    “宿主,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在意这些女角色?明明也清楚,她们不是真的人……”
    纪欢沉默不语。
    黑暗的空间里中看不见少女盈眶的热泪。
    为什么在乎,为什么痛苦?
    要她怎么不在乎?
    要她怎么不痛苦?
    过去的记忆零零散散的涌上她心头,她紧闭着眼,终是哽咽地说:“因为,我是女子啊。”
    因为同为女子,所以为书中的女子感到痛苦,很奇怪吗?
    为什么大家都觉得书中的男人可怜?
    为什么,为什么不去看看书中这些,被欺辱的女子?
    她们不可怜吗?
    无缘无故牵扯进男人的爱情,有的被欺骗怀孕,有的被凄惨杀死,甚至还要被当做提线木偶一样,笑着生下这些男人的孩子。
    问问自己,她们真的快乐?真的幸福?
    怎么可能啊!
    她们是书中的人物,意志不受自己控制,不能为自己辩白,一支笔就能操控她们所有的情绪。
    她们甚至无法说她们是痛苦的。
    这难道不已足够令人痛苦吗?
    纪欢深吸一口气,情绪失控地哭喊出了声音:
    “为什么永远只要女子宽容!要女子大度!要女子忍让!要女子良善!要女子谦卑!要女子贞洁!千年百年都这样!哪怕一次次轮回重新开始都这样!到底为什么!我问你为什么!”
    在这密闭空无一物的方寸之间,她的声音甚至没有一星半点回响。
    悄无声息,就好似那些女子被吞噬的苦难。
    没有任何回音,没有任何波澜。
    就这样被吞入无声的暗潮之中。
    无人知晓。
    “宿主……”
    系统被她流露出的悲愤,诧异得说不出话。
    它一直以为纪欢冷静又理性,能够不遵循系统的规则,用剑走偏锋的方式完成任务,聪明又难以操纵,令它觉得可恨。
    却不想今天能见到她展现的痛苦愠怒与悲愤。
    自来到这个世界,它以为自己和纪欢陪伴的足够久,但可笑的是,它竟然从来不知道她心底隐藏着这么深的悲愤,而它甚至不知道,这悲愤从何而来,又是怎么累积的,积压了多久……
    是啊,它只是一个系统,怎么能够理解宿主的感情呢?
    但或许,从这个时候开始,它有些想要理解了。
    似乎是发泄完,纪欢有些累了,她躺倒在地上,紧紧抱着自己,整个人蜷缩成一团,声音微弱如游丝:“对不起,反正我是受够了,把我关进惩罚界面也没事,想要抹杀我也没事……我只是,太痛苦了。”
    她一直孤身一人。
    在这样的世界里,这痛苦甚至无法和人诉说。
    她苦笑一声,擦去眼泪,声音又恢复往日那般细腻温柔:“但是请不要抹除我的意志,让我忘记、让我忽略这些女子受到的痛苦……我永远不会,永远不要,成为这个世界里,咀嚼女子苦难的刽子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