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武侠修真 > 耽美女配只想告辞(np) > 10.千万不要还给我
    清渊门陆希夷,何等君子如圣贤之人,怎么可能教她做这等下流之事。
    当然是纪欢随口胡诌骗他的。
    温远岫自是已经知晓这点,所以这话里话外,都是在讥讽纪欢。
    眨眼的功夫,温远岫已经打理好衣物。整个人看起来清逸出尘,全然没有先前那般肉棒被纪欢握在手中,精液射个没完的狼狈样子。
    只是,纪欢见他神色阴沉,想来已是气急……
    ——自然,换位思考一下,被后辈骗了做了此等荒唐之事,是她也要气急。
    但想到因为师父的关系,他也不能和自己发脾气,纪欢在视线闪躲间笑着含糊地带过话题:“呵呵,真的不用太感谢我,温道君,你这不是好了吗?我真的没有骗你。”
    余光瞥见他握在手里的手帕,想到他方才射出来的浓稠精液,鸡皮疙瘩忽然冒了上来,又抬高了声音和他强调:“那手帕我送你了!千万不要洗干净还给我!千万不要——千万!千万!不要!”
    还特意强调了好几遍。
    就好像他是什么脏东西一样。
    温远岫眉头紧皱,看着手里握着的手帕,实在很想丢开,片刻后却又忍下,紧攥在手里,朝她走近一步。
    只这一步。
    纪欢看他要靠近,就连忙退开几步,拔出木兰剑护在身前,慌乱地低呼起来:“别!你别靠近我!才刚射完,脏!”
    哪里脏?他分明已用避水诀清理过?
    被她这么嫌弃,温远岫都感觉自己真的脏了起来,虽是他已用避水诀清理过,不过看到她排斥成这样……
    还是去沐浴好了。
    念此,他抬手施法加固了结界,又对纪欢叮嘱:“我去沐浴,你在结界里等我,这里是枭血秘境,或许会有其他魔修出没,很危险。”
    纪欢点了点头,毕竟她也不打算走,她还得带温远岫到化仙镇执行主线任务。
    想到这,她开始呼叫系统:“是什么主线任务?不会是又要我去直掰弯、弯掰直吧?”
    系统怕她不好好做任务连自己一起被上级系统抹杀,立刻解释:“不是不是,就是很寻常的降妖除魔任务,宿主不要多心!我以我系统编号NO.1007之名发誓,绝对不是什么弯掰直、直掰弯任务!”
    虽然系统已经这样发誓了,可纪欢总觉得有些不安,再恶狠狠警告了一句:“你最好是没有骗我。”
    “绝对没有骗你!”系统信誓旦旦保证。
    纪欢坐在花树上打发时间等温远岫。
    等了好一会,温远岫才回来。
    他换了一身道袍,却还是玉白色的。
    “现在不脏了,你一直不肯离去,到底是有什么原因?”他启唇问道,嗓音里还有几分尚未褪去的低哑。
    男子眉目清冷,如这如许月色,发间带着点沐浴后的湿意,水珠滑过他的鬓角,喉结微动,有些勾人。
    想到自己方才做的没节操的事,纪欢脸有些红,别开视线,不自在地清了嗓。
    温远岫既然已经察觉到,纪欢自也不用再交代前因后果,直接提出请求:“其实我有个小忙想请……”
    只是她没想到对方还在气头上,转眼就将她的话打断:“若我说不帮呢?”
    纪欢轻笑一声,自然是不假思索地威胁他:“那我就把我们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师父,告诉他堂堂元婴道君竟如此卑劣下作欺辱我一个小小孤女,用我的手自渎还射出来好多……”
    “你……”
    温远岫忽然逼近,打断了她的话,男子修匀的手掌撩过她肩头长发,绕在指尖,颔首在发上落下一吻。
    “啊……”纪欢惊呼一声。
    这点接触徘徊在她洁癖警戒线边缘,纪欢有些不舒服,但是又不至于吐出来,只能感觉像是有蚂蚁轻轻爬过手背,残留着略微的痒意,不难受,却也不能说没有感觉。
    “脏?”温远岫低笑着抽开手,显然是在戏弄她。
    纪欢好崩溃,他是长辈,自己也不能太失礼,丝毫没有底气的又警告了一遍。
    “温道君能不能别再碰我了!不然我真的要告诉师父你对我做了这种事……他一定会和你断绝来往的!”
    他听她三言两语间,总离不开陆希夷,一口一个师父。
    又想起她现在忧昙婆罗树下,朝陆希夷温柔一笑的模样。
    那时他心中并没有什么感觉。
    眼下,却不知为何,胸口有略微沉闷,沉闷感并不强烈,像是笼罩着一层薄雾,令人说不清道不明。
    片刻后,他驱散了心头晦涩不明的情绪,又道:“说吧,要我帮你什么?”
    见他答应,纪欢立刻露出明媚的笑容来:“多谢温道君,我奉宗门之命前往化仙镇除魔卫道,只是我一个人势单力薄,既是见到温道君,便想着温道君这般修为的修士若能随我一道前去,也好助我一臂之力。”
    纪欢,其实没说实话。
    她这次出来,是瞒着师父的,更不要说什么接了宗门任务除妖卫道,全都是随口编出来在骗温远岫。
    不过这个谎言听起来很像真的,有理有据,她感觉对方应该不会怀疑……
    “你既觉自己一人势单力薄,一开始为何不请同门一道相助?”温远岫问。
    好吧,她还是高估了自己说谎的本事,也可能是她刚才骗了他一次,对方已经开始警惕了。
    “那时候没有想这么多嘛,帮帮我好不好?”
    纪欢没有办法,只能睁着一双漂亮的杏眸,满是殷切地望着他.
    “温道君你帮帮我吧,我保证将你我之间发生的事情守口如瓶,绝不会让第三个人知晓!”
    而且她不信,刚才温远岫没有爽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