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武侠修真 > 耽美女配只想告辞(np) > 3.五百积分
    “妖言惑众!”赵师伯显然是已经挂不住面子,转过身对着众人义正言辞道:“此女杀了我儿!此事千真万确,她如今说这些,不过是为了拖延死期罢了!”
    自然,水镜当中的一切是真的。
    的确是她杀了赵师兄。
    但是刻意杀人和正当防卫是有区别的,看看这男人,只在乎人死了,却不在乎他是做了什么混账事才死的。
    纪欢不由心中慷慨,男人真是容易被偏袒和原谅。
    “是么?”此事不能善了,也懒得同他们叽叽歪歪扯东扯西,“既是讲不通道理,那便出手好了。”
    她抬手,祭出手中的木兰剑,不过刚入金丹初阶,周身威压却已盛如金丹后期,
    只是人群中自然也有金丹修士,并且有数十人,他们人多势众,自然不怕小小一个金丹期女修。
    “我要你给我儿偿命!”
    赵道人最先御风冲来,周身剑意迸发,凌厉逼人。
    纪欢也不躲,迎面对上,手中银剑寒芒一略,瞬间挥出三道剑意,直朝他面门扫去。
    毕竟在这些修士看来,纪欢不过是一个弱女子,即便她与这赵师伯同为金丹,赵师伯也能三两下除掉她,更何况,赵师伯已是金丹后期的修为。
    凭心而论,纪欢她不过是一个小小金丹,对上这么多同修为的修士,哪怕给她再多金手指也招架不了,但是……杀掉一个骗婚的烂男人,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三道剑光掠过他眼前,虽是有些功力,却还是他能招架的范围。赵道人嘴角微勾,心想不过是个小姑娘,能杀我儿定然是用了什么下作的手段迷了他心窍,才能那般轻松地杀掉他。
    却不想随后,纪欢反手一个剑花,瞬间,所有的剑意都在剑身凝聚,化作道雪白色的长龙飞出,似箭矢一般穿云破雾而来。
    对方本就打算杀她,这一剑,纪欢没有半点留情,也不打算留情。
    半透明的长龙包裹住纪欢的身体,她在这势头之中将这一剑猛地往前一刺,薄薄地剑尖似有千钧之力,竟是生生刺穿赵道人周身的剑气屏障,直朝他眉心刺去。
    他挥剑阻挡,手中长剑却被纪欢的剑气震开,想再拿回却已来不及,血气褪去,面色苍白如纸,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道长剑穿过自己的眉心。
    甚至连惨叫都来不及。
    几乎瞬息之间,便已得出了胜负。
    “——不用客气,赵伯父,我送您下去陪伴他吧。”
    纪欢微微一笑,难得这般对人有礼。
    只是她记性不大好,话音刚落,却又想起来,那位赵师兄已经连渣都不剩了。
    这厢便不免有些惋惜,毕竟这位赵伯父年事已高,想来仙龄也有百岁了,竟要白发人送黑发人,可惜啊可惜。
    “哦,忘了同您说了,赵师兄他被我灭了神魂,已经没有来世了……”
    她仍旧温温柔柔笑着,手中长剑却毫不留情的贯穿他的眉心,剑身穿过他的大脑,铁器穿过肉与骨发出诡异的声音,从后头冒出的那段还在不断滴血。
    赵道人痛苦地睁大眼睛,看着纪欢手中捻来法决,抹杀他的元神。
    这几乎是在眨眼间发生的事情,原本悬在凌空中的男修们面上的笑容顿时凝住了。
    纪欢利落地抽回手中长剑,一脚将赵道人的肉身踢下云雾。
    趁那些修士还没反应过来,她赶紧小声呼唤系统:“系统,给我想想办法,我要从这里脱身!”
    而这黑心系统正在考虑要不要就让她死在这里,好让它更换一个更好拿捏的宿主。
    看系统没有回应,纪欢自也知道它大概在想些什么,反而丝毫不慌张,在脑海中告诉它:“如果我没有记错,这个弯掰直系统应该是和宿主绑定的,反正我也不喜欢做这些任务,死了就死了,不过我消失了,你的下场也不会比我好到哪里去……嗯,变成大数据库里的一串代号,还挺合适你的呢。”
    系统没有人类的感情,但是它现在却深切地明白了什么叫做恐惧和敬畏。
    它当初之所以绑定这个宿主,是别的系统告诉它,这位宿主是这批玩家之中理性指数最高的。
    冷静是挺冷静的,只是冷静不是用在完成任务上,而是用来算计它这个可怜弱小又无助的系统。
    虽然它只是一个没有感情的系统,但是它也有属于它自己的自尊,只是一想到自己可能因为这个宿主消失连同自己也被抹除,这语气立刻就软了下来。
    “嗯嗯,亲爱的宿主,虽然您之前用非常规手段完成任务,但是系统这边还是很友善的给了您相应的积分哦,您可以用500积分来兑换一个随机传送道具哦。”
    “我现在有多少积分?”纪欢问。
    “亲爱的宿主,1200积分哦。”系统十分狗腿地回答。
    真贵啊。
    她看过任务平台上的交流贴,里面其它宿主也提到过自己买过的道具功效和价格,所以纪欢虽然没有买过道具,却也大概知道弯掰直系统是什么物价。
    所以,纪欢现在百分百确定这个系统是在坑她的积分。
    不过眼下性命攸关,她懒得和系统斤斤计较,反正她也不介意以后继续按自己的行事风格来做任务获取积分,她有一百种方法报复回去。
    “兑换吧,现在。”
    纪欢毫不犹豫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