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历史军事 > 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 > 男公关的白月光39
    *
    经过这一夜又大半个白天。
    三人间原本因着方晓加入,而显得有点凝结生涩的气氛舒缓融洽了很多。
    方晓自诩对这个家做出了大贡献,又跟中彩票似得撬动了阮卿卿,使两人的关系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
    没错。
    在方晓看来阮卿卿又上了他的床、又让他搂抱着睡觉,不管这起因是什么吧。
    这进展都可大了。
    他一定是要打蛇上棍乘胜追击的。
    于是乎。
    方晓接下来就特别不把自己当外人。
    他理直气壮地对阮卿卿挨挨蹭蹭,经常趁阮卿卿不注意偷个香,嘴里也是家里可以添置这个那个的。
    俨然把自己当成了司家的一份子。
    没过几天。
    三人一起出去置办了年货。
    阮卿卿全程就是一个吉祥物的存在。
    她被两人裹得很严实。
    只须跟在两人身边走。
    拥挤的人潮中。
    两人提着大包小包,隔一小小会儿就要望向她,不知是怕她被人流挤散还是其它什么。
    次数多了。
    阮卿卿就主动攥住了其中一人的衣摆。
    这个年应该是司律有生以来过得最快乐幸福的一个年了。
    之前不必多说,遵白月光人设的阮卿卿对司律非常恶劣,司律小时候就经常被阮卿卿伤到偷偷哭。
    要不是后来他发现了阮卿卿偶尔泄露出来的本性,知道了阮卿卿实际上并不讨厌他,自此逐渐学会了无视阮卿卿表现出来的虚假。
    疯狂追寻那偶尔一闪而逝的真实。
    并从那真实中,拼命汲取着力量。
    长此以往他怕是想弄死阮卿卿然后再自杀一了百了的心都有了。
    可尽管如此。
    司律的心却并没有好过多少。
    他不懂阮卿卿为什么要伪装自己,为什么要表现出讨厌他、嫉恨他等等。
    他虽然学会了无视虚假的她。
    可仍旧会被虚假的她所伤的。
    这十几年来他可谓是被她伤了又伤,可以说司律的心理状态之所以十分之脆弱敏感,阮卿卿拥有99.99999…%的责任。
    再加上生活的重担。
    以及入了天上人间后所经历的一系列事。
    司律往常感到快乐幸福的时间实际上很少。
    他一度压抑紧绷的,只有在深夜紧紧抱着阮卿卿才能有动力一步步走下去。
    更别提年关了。
    每年年关阮卿卿都没心思过。
    他受她的影响,自然也…
    然现在变了。
    司律对今后的生活都充满了希望与期待。
    除夕夜。
    司律在晚饭后便抱着阮卿卿坐在沙发上看春晚。
    他惬意地将下巴搁在阮卿卿肩上。
    不时从一旁的零食盒里拿吃的投喂给阮卿卿。
    方晓在下午就被夺命连环call给弄走了。
    想来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方家这个庞大的权贵家族,是要一大家子族人团聚在老宅里就餐与守岁的。
    不过司律想,方晓约莫是不会守了。
    时间咔哒咔哒过去。
    注意到阮卿卿眼神有些迷离。
    司律温柔问:“困了?”
    阮卿卿疲倦的打了个哈欠,点头。
    “那我抱你回房间?”
    “唔,不用了。”
    阮卿卿知道司律想听什么,她清淡道:“就枕在你腿上睡一下就好了。”
    司律闻言嘴角和眼眸里都含着明媚醉人的笑意。
    他右眼睑下的泪痣在灯光下盈盈闪烁着光。
    阮卿卿盯了他两眼。
    想了想,捧场夸赞:“哥,你真好看、特别勾人。”
    一声哥。
    一句夸。
    司律漂亮的瞳孔蹙然变大。
    一时间他的呼吸都止住了,当方晓一身寒气地打开大门进屋时,就见客厅里,阮卿卿枕着司律的大腿睡着,而司律…
    则微红着脸目不转睛地痴痴看着阮卿卿。
    那表情,超像一个大变态。
    方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