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历史军事 > 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 > 男公关的白月光34
    *
    阮卿卿其实之前就察觉到司律还有心结没有被解开。
    只是并没有多在意。
    在她看来,一个人拥有心结、拥有隐私与秘密、拥有不想被他人知晓的事都是很正常的。
    只要不牵扯到性命之忧。
    她对他人隐秘之事的探索欲几乎可以说是为零。
    一连两天阮卿卿都没有默默想到头绪。
    搞得系统都想冒着被惩罚的风险告知自家宿主真相了。
    事情的转折点在于阮卿卿某一刻的灵光一闪。
    因为某人越来越肆无忌惮。
    这晚他洗完澡,就大刺刺穿着浴袍从房间出来,直直走向沙发上看书的阮卿卿。
    他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
    露出大片胸膛。
    乌黑坚硬的利落短发还在不停滴着水。
    索性房间里暖气很足,他这幅模样在寒冷的大冬天也不算太离谱。
    “帮我吹下头发。”
    将帅气的面孔凑到阮卿卿跟前一点也不客气的要求着,阮卿卿抬眸静静看着他。
    片刻后点点头放下了书。
    很快吹风机被送到了她手上。
    男人面朝她蹲下,因着姿势的缘故领口更为大开,阮卿卿用余光瞥见后,便将焦点一直落在男人头发上。
    她打开吹风机。
    始终面不改色。
    方晓见她这样。
    低低嘀咕几句。
    隐约还能听到别扭不悦的轻哼声。
    短发很容易被吹干。
    没过几分钟,阮卿卿便关掉吹风机,将其归还给了方晓。
    而方晓接过吹风机后并没有起身离开,他就着蹲姿,满含挑逗意味地望着阮卿卿,一边将手试探性的放在阮卿卿大腿上一边说:“良宵美景,要做爱吗。”
    “……”
    “我会让你舒服的欲仙欲死的,阮卿卿,你敏感的身体很久没有被满足了吧,我猜它现在是想被我伺候的。”
    “……”
    “司律还要有一段时间才能回来,你若不想被他知道,我会控制做爱的时间,保证不让他发现。”
    “……”
    “你若是不想真刀真枪地跟我做,那也行,我给你口,用手让你舒服。”
    “……”
    “行吧,改天我再问你。”
    眼见阮卿卿的表情变得颇为一言难尽,方晓顿时识趣地不再说下去了。
    他收回贴在阮卿卿大腿上的手,一时间心里可委屈了。
    他底线一退再退。
    都卑微死了。
    她还对他冷冷淡淡,拒绝他的求欢。
    是。
    他是没有司律长的绝色,没有司律跟她相处的时间久,可她对两人的态度对比也太鲜明了吧。
    明明他们两个之前是正儿八经的男女朋友,过了挺长一段时间的黏糊蜜恋期的。
    再者,若换成他是司律,他可不会做得比司律差。
    同样会把她一直保护照顾的很好的。
    他只是与她相遇的晚了一些罢了。
    阮卿卿:“你哭什么?”
    阮卿卿:“别哭了。”
    清秀的面孔上浮现出丝丝无奈。
    阮卿卿抬手拭去方晓眼角的透明水渍,发散思维地想,这人模样还真是多变。
    有时她一天能看到他七、八种面孔。
    不像司律,自长大后他在她面前,大多数时候都是温和而又包容的。
    无论要扮演白月光的她如何待他。
    无论秋冬春夏。
    他面对她时的形象几乎都是一成不变。
    永远的温柔。
    永远的含笑。
    永远的衣冠整洁,全身上下约莫没有一处可以挑剔的地方。
    方晓会故意把浴袍领口给扯得更开,司律却是绝对不会的。
    不仅不会。
    他还…
    还…
    还好像有强迫症一样,浴袍都被他穿得一本正经,四肢不露,领口也开的只能看到一点点锁骨。
    想到这儿阮卿卿突然又想到,貌似近几年,司律穿衣都是穿得一本正经的。
    长衣长裤,她在最炎热的夏天,也没见他穿过短袖和短裤。
    即便在两人交欢时,他也是一本正经的穿着衣服的,哪怕中途衣服变乱变脏了,他也没有脱下。
    阮卿卿:“……”
    大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