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历史军事 > 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 > 男公关的白月光23
    *
    既然主动崩了人设露出了本性。
    还是在男主开口请求的情况下。
    阮卿卿便也没有再在男主面前扮演白月光了。
    这会儿不会。
    之后也不会。
    她毕竟还没心态稳到两人间的那层窗户纸都被捅破了,她还能继续在他面前全天候表演的地步。
    而不在男主面前扮演了。
    还要在其他人面前扮演吗?
    阮卿卿思考了一会儿,决定这个世界的扮演任务就到此为止。
    还挺可惜的。
    离白月光下线其实已经没多久了。
    她本可以拿到这个任务的全部积分的。
    一双带着些许迷离与困倦的眼眸微微瞌起又张开,没一会儿又敛起,反反复复。
    阮卿卿疲惫极了,终是没有抵抗住睡意。
    “卿卿。”
    “卿卿?”
    把浴缸放满水的司律,从浴室出来就见阮卿卿在沙发上缩成一团睡着了。
    他轻轻唤了两声,想了想,直接抱起人去浴室,把人放到了浴缸里面。
    被温水一浸,阮卿卿猛然睁开了眼睛。
    “司律。”
    “嗯。”
    “不叫哥了吗?”
    司律音色清浅,绝色的面孔也很平静,仿佛之前那个欲望深重侵略性强的他,是人的错觉一样。
    阮卿卿闻言愣了愣神。
    尔后她眸光闪烁了下。
    “哥。”
    司律扯淋浴头的动作微不可查的一顿,他让阮卿卿躺好,开始温柔细致地给阮卿卿洗头。
    司律把阮卿卿都打理好才顾上自己。
    随后他又开始收拾休息室。
    阮卿卿已经不知什么时候又窝在沙发上睡着了。
    连后来司律抱着她出了休息室都不知道。
    休息室门口一地烟蒂。
    但方晓却并没有在。
    司律表情微微动容了一下。
    他抱着阮卿卿从特殊通道离开了天上人间,回家的一路上,阮卿卿都没有醒。
    直到司律把她放到床上,脱她衣服要给她换上睡衣,她才迷迷糊糊的一边抗拒着一边睁开了眼睛。
    不过再看到是司律后。
    她就又睡了过去。
    司律一双漂亮至极的眼眸里浮现出细碎的笑意,他没忍住在她眉心轻轻落下一吻。
    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
    司律眼中的笑意还在。
    只是,在与方晓通了一个电话之后,司律眼中的笑意消失了。
    …
    “宿主。”
    这次的危险警报声不同以往,一直响个不停。
    系统知道不能再耽搁下去了,便来到了阮卿卿脑海里,说道:“男主要自我毁灭了宿主。”
    “宿主,男主要自我毁灭了。”
    “宿主!”
    “阮卿卿,快起来!”
    陡然增大音量的、直接响彻在脑海里的系统音,让阮卿卿猛然起身。
    系统见阮卿卿醒了,声音又恢复了温和:“宿主,男主现在有很大的自我毁灭倾向,你要赶快去看看,打消他的这个倾向。”
    自我毁灭倾向?
    阮卿卿瞳孔皱缩,彻底醒了。
    她赶紧下床,差点一个腿软摔倒在地。
    “为什么司律会突然有自我毁灭倾向?”
    阮卿卿不禁这样问出声,不过她也没期待系统能回答。
    房间外一片漆黑,阮卿卿打开了客厅灯,环顾一圈没看到人。
    “宿主,司律现在在他房间。”
    系统出声道。
    阮卿卿闻言直接来到司律房门口,打开门进去。
    房间的灯开着。
    司律他正背靠着床坐在地上,头垂着看不清表情,整个人散发出来的气息是死寂的、悲哀的。
    阮卿卿定定看了他一会儿,一步步走到他面前蹲下,轻声问:“在想什么。”
    司律一开始没反应。
    半晌,他才哑声道:“卿卿,你恨我吗。”
    他从方晓那里知道了她确实是被其他人强拉去天上人间的,也确实对那些男公关们没意思。
    他误会了。
    还不相信她的解释,强奸了她。
    在她清醒的时候,强奸了她。
    她一定很恨他吧。
    以往的猥亵迷奸因着她并不知道,他尚且还能再苟活着,直到把她的未来都安排好。
    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