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历史军事 > 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 > 男公关的白月光19
    *
    方晓也就算了。
    可他们凭什么、凭什么…
    即便天上人间是一个高档会所,因着面向客户群体的缘故,男女公关都是精挑细选的。
    但哪怕是再精挑细选。
    他们也丝毫配不上她。
    身处其中,他虽跟他们交集很少,也知道他们私底下有多垃圾。
    就不论品性了,他们之中有的人,都曾患上性病的。
    她是他就算为之要付出性命也会坦然去赴死的人。
    他怎么能、怎么能容许那些人碰她。
    她若是…
    不如…
    不如…
    不如就由他来代劳好了。
    那些人可以,那他自然也可以。
    论外表和身体素质他碾压他们,他也比他们干净、对她认真细致,就算他的身体很丑陋,但综合起来他还是、还是比他们强的。
    此时此刻的司律,理智已没了大半。
    没办法。
    当方晓怒火滔天的打电话给他,说她来了天上人间,还一下子点了十好几个男公关后。
    他整个人便处于一种不正常的状态了。
    在赶来的路上他脑子里想了很多很多。
    有的念头一闪便逝。
    有的则越来越清晰。
    “卿卿。”
    双臂越收越紧,几欲要将人揉进自己的身体。
    司律急促的将唇贴向阮卿卿耳后的那一小片皮肤,倏尔浑身一顿。
    卿卿身上的气息和味道变了。
    变得杂乱,有酒气、有香烟气、有女人用的脂粉和香水味、还有…
    那些男人所用的化妆品和香水味。
    他来晚了吗。
    一颗心宛若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来回揉捏,司律头疼欲裂,脑袋要是下一秒就要炸掉一样。
    视线不停在卿卿身上扫视。
    可昏暗的光线。
    让他怎么也看不清,卿卿身上有没有被那些人碰过的痕迹。
    阮卿卿在司律开口之后,便整个人处于一种懵的状态。
    司律的话是什么意思?
    她能隐隐意会,但司律是不是误解什么了,以及,他怎么就突然崩“人设”了?
    这十几年来,他在她面前始终都是温和而包容的。
    虽然他是早就出现问题了,但他一直都没在她面前崩过的。
    怎么现在…
    眉头微微蹙起。
    阮卿卿迟疑道:“司律,你…”
    剩下的话消失在后脖颈突如其来的酸麻中。
    意识陷入黑暗之前。
    阮卿卿:“???”
    …
    司律将阮卿卿打横抱起,抱到了他在天上人间专属休息室中的雪白单人床上。
    将灯光开到最亮。
    一番查看后,他心情稍霁。
    “卿卿。”
    俯身在阮卿卿脸上、脖子上、锁骨上密密麻麻的肆意吻着,眼见阮卿卿很快要醒了。
    司律墨睫微颤,出去一趟拿了些东西回来。
    与此同时。
    天上人间中,一个包厢门被人大力从外面踹开。
    伴随着惊呼尖叫与恼怒质问声。
    方晓抿着嘴角满脸煞气的走进,他身后跟着好几个黑衣壮汉,壮汉们人高马大,统一戴着黑色口罩,腰间鼓鼓都别着枪。
    包厢里的人见状,声音立刻全没了。
    环顾一圈没看到阮卿卿。
    方晓心知应是司律来过了。
    他凉凉阴翳的视线在包厢里衣冠不整、放浪形骸的众人身上一一扫过。
    特别是那些男公关。
    在一众人战战兢兢的表情下,他随手指了一个女人,冷漠问:“阮卿卿都碰了谁?”
    这是,来捉奸的?
    女人也是个脑子灵活的,当即道:“没,小阮谁都没碰,她纯情着呢,心里有喜欢的人,便只会一心一意的对待人家。”
    “今晚她是被我们几个强行拉来的,不过我们也没歪心思的,就是单纯带她来长长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