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历史军事 > 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 > 男公关的白月光10(微h

男公关的白月光10(微h

    *
    阮卿卿差点就主动崩了人设。
    在这个任务世界里,她跟司律相处的时间太久太久了。
    这十几年来,司律为了他们两个吃得那些苦受得那些累,她都看在眼里。
    也并非没有触动。
    虽然她明白,正因为那些艰难苦涩的过往,才造就了如今完美耀眼的男主司律。
    就算没有她,男主他依旧会经历那些事情,而之后也会有女主出现治愈他,让他幸福,但…
    她始终都对他抱有一分歉意的。
    司律很快松开了她。
    他恢复到了平常,一双漂亮到极致的眸子盈盈温和地看着她,含笑道:“今天在外面玩的可还开心?”
    阮卿卿:“……”
    阮卿卿“嗯”了一声,娇娇道:“哥,你刚是怎么了,是工作上遇到什么事了吗?”
    司律边笑边缓缓摇头。
    “那?”
    “我只是忽然觉得自己的年龄已经大了,可未来好像依旧茫茫,看不到一条清晰的明路。”
    “哥,你今年才23岁呢。”
    两人一句一句地说着话。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就比平常两人一天说话的量都多了。
    阮卿卿知道司律没说实话。
    但冷静下来没见系统出现,明白男主并没有性命之忧,她也就安心了。
    是夜。
    阮卿卿如往常一样睡得很沉很沉。
    并不知道司律在夜深的时候上了她的床,熟练的解开褪下她的睡衣,在她身上到处肆虐。
    “卿卿、卿卿!”
    “好喜欢。”
    “好喜欢。”
    像毒瘾发作的瘾君子一样,粗喘着吸食让他渴望不已的毒,能够安抚他残破灵魂的药。
    此时此刻的司律哪还有一丝一毫的清冷禁欲、佛性盈身。
    他就像条野狗一样跪趴在阮卿卿身上,贪婪的嗅着、吻着、舔着。
    绝色勾人的面孔都隐隐扭曲了。
    宽大公主风的主卧里,只有床边一盏壁灯亮着,发出晕黄的光。
    司律衣着整齐,脖子锁骨以下的部位全都包裹在衣服里。
    无论是炎热的夏季还是寒冷的冬季。
    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外面。
    司律始终都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穿的都是长衣长裤。
    修长且指节分明的手轻轻覆在阮卿卿心口,司律看着阮卿卿身上另一个男人留下的新鲜痕迹,微微屏息。
    “方晓弄得你舒服吗?”
    在女孩儿已然微肿的红唇上热切啄吻着,司律满脸火热与欲望的看着阮卿卿的脸,自问自答。
    “很舒服是不是。”
    “你很喜欢他。”
    双手在女孩儿香软丝滑的身躯上暧昧游走,司律沿着那些痕迹从上往下的重吻着。
    那些痕迹看起来更新鲜了。
    许久。
    司律才将欲望没入女孩儿早已汁水泛滥的身体里。
    他发出无比性感的难耐喘息,本就绝色惑人的面孔因着情欲泛着薄红,泛着色气。
    身下的女孩儿因着药物的作用,反应微弱,更不会从昏睡中清醒。
    司律以她能承受的最大速度、力道抽送着,时刻注意着她的反应。
    …
    尘埃落定后。
    司律将头抵着阮卿卿的额头,神色痛苦,音线清冷地喃喃道歉:“对不起,卿卿。”
    一直以来,他每次觉得坚持不下去,身上无形的弦将要崩断的时候,都特别想靠近她,嗅着她的气息。
    从最开始只是单纯的偷偷抱着她,到亲吻、抚摸、侵犯她、进入她。
    他在一条错误的绝路上越走越远。
    而最近…
    他更是无法抑制的经常性失控。
    明明,他对方晓类似的存在,早就有了心理准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