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历史军事 > 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 > 男公关的白月光07
    *
    男主出现问题并没有影响她的任务。
    但方晓…
    今晚这个节点已经开始崩了。
    因为任务资料里有提到今晚方晓的外貌,他的头发是乌发。
    阮卿卿有种今晚这个节点会彻底崩掉的预感。
    果然,坐到了酒吧卡座,方晓的那些狐朋狗友以及那些人的“富婆女朋友”并没有在。
    原文里,方晓今晚会介绍他的朋友们给白月光认识。
    那些人长得不怎么样,喝酒吹嘘的功夫倒是一流,带来的“女朋友们”也是一个比一个精致漂亮有钱。
    原主是一个自卑又自傲的人。
    也是一个典型的窝里横。
    司律给她的诸多金钱,让她就算本敏感于自己相貌普通又没什么特长,大体上也是一个较为自信的人。
    可这一晚上下来,原主被那些比她漂亮又比她还要有钱,言谈也比她开朗得体的女人们,压得抬不起头。
    堪称灰头土脸。
    她也信了那些男人的吹嘘,认为他们都好厉害,自卑一下子就涌了上来。
    自此她面对方晓的时候就本能矮了一头。
    她觉得方晓长得那么好,能力又那么优秀,朋友也一个比一个有本事。
    他的那些朋友们长得不如他半点好看,女朋友们却一个个的都那么有钱漂亮,以他的资本…
    重新找个比她好看又比她还要有钱的女人不是轻而易举?
    就算是找一个真正的富家女也很简单的。
    然而现在…
    过了近半个小时。
    那些早该出现的身影依旧一个都没看见,阮卿卿彻底不抱希望了。
    她联系系统将事情告知,并要系统给她一个说法。
    一而再再而三。
    她自认自己一直都很矜矜业业,就算她扮演的白月光不是百分百还原,但保守估计就有95%以上了。
    结果男主和配角莫名出现问题,影响了她的任务,影响了她最后获得的积分。
    这不是她的问题,她却有损失了?
    这不合理不是吗?
    系统:“……”
    系统噎了噎,有些心梗地道。
    “宿主,那些角色不是莫名出现问题,是宿主你,他们在见到宿主你之后,很快便对你升起了爱意,且爱意值随着时间流淌一直再升高,一直再升高。”
    顿了顿,系统说:“无论宿主你对他们做了什么,那爱意值从未降下过,从未。”
    阮卿卿愣住。
    系统继续说:“不过宿主说的也有道理,我这就将情况上报,宿主稍等。”
    这个稍等很快。
    不过一分钟的功夫。
    就连系统都惊到了。
    “有回复了。”
    “宿主,鉴于你在这个世界一直诚诚恳恳地做扮演任务,没有主动崩人设,更没有主动修改原身的命运轨迹,若之后宿主依旧如此,那这次的任务可以不扣积分。”
    “但倘若宿主主动崩了人设,或是主动改变了原身的命运轨迹,那便一切照旧。”
    “今后的任务也是如此。”
    阮卿卿稍稍思考了一下。
    点头认可了。
    …
    “姐姐在想什么呢?”
    虽然阮卿卿的表情管理不错,但方晓还是察觉出了今晚阮卿卿有些不对劲。
    且此刻她还在走神。
    这个酒吧是个清吧,灯光没那么昏暗俗套,舞台中央上扎着两个麻花辫的美丽女孩,唱的也是缓缓小调。
    两人是坐在卡座同侧的,方晓靠向阮卿卿,将脑袋搭在阮卿卿肩上,吊儿郎当地嗅着阮卿卿颈侧。
    香香的。
    是这人的体香。
    想一直闻到。
    一直。
    “姐姐。”
    少年情不自禁地呢喃,仗着阮卿卿看不到,表情倏尔正经了许多,一双黑眸中难以抑制的痴迷浮现。
    他微微偏头含住阮卿卿的耳垂儿,舌头一下下舔着,故意发出细微的喘息声。
    阮卿卿身体微微泛僵,她屏息了一会儿,轻轻推开少年的脑袋娇声道:“别闹了,快该你上台了吧。”
    “嗯。”
    重新恢复了懒洋洋的痞态。
    少年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在阮卿卿的注视下,神采飞扬地拽拽发问:“姐姐,我头发染得好看吗?”
    “好看。”
    这话阮卿卿说得连眼睛都不眨,少年歪头打量了她一会儿,忽然哼笑道:“说谎。”
    阮卿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