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历史军事 > 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 > 男公关的白月光02
    *
    这是一个老旧的合租房。
    房子并不怎么隔音。
    次卧里。
    阮卿卿深陷在充满男性气息的床铺,头埋进团成一团的被子上,翘着腰臀被方晓狠狠后入。
    两人的交合处已经一片狼藉。
    淫水精液被捣成白沫,狰狞到骇人的肉茎每一次抽送都会带出丝丝缕缕水液。
    阮卿卿的肚子已经微微鼓起。
    她全身因着情欲灼烧变成了一片淡粉色。
    长久持续的、蚀骨的快感,让阮卿卿渐渐食髓知味了。
    在肉茎又一次退到花穴口挺进时,她不禁迎合了上去。
    “啊!”
    太深了。
    肉棍一路碾压穴肉直接重重撞到了花心,阮卿卿忍不住淫叫出声,浑身剧烈的颤抖。
    竟直接高潮了。
    一股股滚烫的情液从花道深处涌出,首当其冲,冲刷着男性敏感至极的龟头。
    方晓闷哼一声,眸色深了些许。
    “姐姐怎么这么着急?”
    停下抽送,俯身在女人耳畔暧昧耳语。
    方晓的声音轻佻又好听。
    “姐姐身体不好,不是说好了姐姐只要好好享受便可,不用主动的么?”
    女人的身体仍在发颤着,她穴里的媚肉在绞紧、在哆嗦,一下下含着裹着他的鸡巴。
    舒服死了。
    知道女人此时因着极致的快感刺激意识不清,故而不见女人回应他方晓也不意外。
    他微微偏头,伸出戴有舌钉的舌头探进女人耳洞,舔着、逗弄着,还像艹穴一样进进出出。
    延长女人的高潮。
    被他长期含着的温热舌钉,不时会碰到女人耳廓里的敏感点。
    随后这敏感点又会被他软软的舌头轻轻抚弄。
    这一刚一柔,反反复复。
    阮卿卿很快就哆嗦着又达到了一个小高潮。
    方晓见状都懵了下。
    等阮卿卿恢复了些神智时。
    便听身上的方晓痞笑着感叹:“姐姐真是越来越骚了呢。”
    阮卿卿:“……”
    阮卿卿平了下呼吸,娇声道:“今天就到这里吧阿晓,我该回去了。”
    “行啊。”
    方晓听了眉毛一挑,应的很爽快。
    他利落地抽出还在硬着的鸡巴,那快感引得阮卿卿低低呻吟。
    大股大股的浊液从不再堵塞的雌穴里涌出,阮卿卿为此又失神喘息了一会儿。
    等将自己草草打理好又穿上衣服。
    时间已经过了快半个小时。
    阮卿卿眼尾满是被疼爱过的艳色,一向苍白的清秀面孔,也透着健康的红润。
    她看着大刺刺坐在床畔,早已穿好衣服,正低头摆弄着手机的少年。
    神情是羞涩的、含情的、幸福的。
    一看就是在瞧恋爱中的恋人。
    “阿晓。”
    阮卿卿的声音极柔极媚。
    少年抬头看她,整个人懒洋洋的,雅痞雅痞的。
    他阳光帅气的面孔在灯光下一览无余,其左耳与左边的眉上,戴有镶嵌着碎钻的耳钉与眉钉。
    耳钉、眉钉此时闪烁着碎碎银光。
    衬得少年更为精致时尚。
    “阿晓,我走了。”
    阮卿卿脸上的羞涩味道更浓。
    方晓没说话,但在阮卿卿出去的时候,他也起身跟上了。
    出了次卧,此时客厅里有一男一女亲密依偎在沙发上看电视,阮卿卿没看他们,也没跟他们打招呼的意思。
    而那一男一女,也仿佛并不在意他们。
    …
    方晓在阮卿卿上了出租车后上楼了。
    打开门,一根香烟便被一条手臂递到眼前,方晓顺势接过,从玄关的鞋柜上拿起一个打火机点燃。
    熟练地叼在了嘴里。
    “晓哥,你可真行,一出手就成功了,我看那富婆现在被你拿捏的死死的,哥,方法教教我呗?”
    男生狗腿亲近地说着,方晓斜斜睨了他一眼,吐了口烟圈说:“你不也在那群里?还是你拉我进去的。”
    拨开还要说什么的男生回到房间,中途,那男生身后的女生还捏着嗓子,娇柔喊了声:“晓哥。”
    方晓躺到还没收拾的床上。
    倏尔将一只手臂搭在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