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历史军事 > 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 > 校霸白月光33
    *
    两分钟后。
    阮卿卿倚着会所门口的石狮子吹着晚风。
    她没能进去。
    这家顶级会所只有会员和会员带着的人能进,她没有会员。
    办不起也没有申办资格。
    想了下,用手机直接给祈澜发了条讯息,告知对方她现在所在的位置,以及要见他。
    他出来找她或是让她进去找他都行。
    一分钟。
    五分钟…
    “?”
    阮卿卿给祈澜打去电话,并没有人接。
    她思忖了一会儿,点进班里群,让人把她拉进圣高学生会的群里,戳开学生会会长也就是墨圣言的头像私聊对方。
    对方回复的很快。
    虽然只有六个点。
    阮卿卿不以为意,说出了自己的诉求,很顺利的,墨圣言让她稍等一会儿,他立刻派人下来接她。
    会所顶层。
    一个奢华宽敞、富丽堂皇的房间。
    墨圣言让一个保镖附耳过来,对他说了几句话,随之一扭头,便瞧见身边的好友死死盯着他。
    “她马上就上来了。”
    墨圣言温声道。
    祈澜闻言抿抿唇,苍白的俊脸上并无欢喜,反而整个人都焦躁难安。
    她突然找他做什么?
    阮氏集团还好好的,他对她来说又微不足道,他身上还有什么值得她专程来找他的?
    祈澜越想神经越紧绷。
    越想脸色越难看。
    阮卿卿是来跟他重归于好的这个念头,从始至终都没有在祈澜脑子里闪现过。
    无他,祈澜已经深切认识到了阮卿卿的本性有多凉薄冷漠。
    她眼中无他,好像也没有其他。
    她好像什么都不在意。
    整个世界她都没兴趣。
    这样一个人,一个无欲无求无畏无惧、通体琉璃不染凡尘的人,他还如何能奢求她会再次朝他走来?!
    “阿祈…”
    墨圣言语含担忧。
    韩束心大的只知道阿祈失恋走不出来,老是攒局想让阿祈见识一下各色女人,然后把阮卿卿抛却脑后。
    他却知道阿祈已几度悲伤绝望的想自杀,心里状态已十分危险。
    狐狸眼晦涩了一瞬。
    墨圣言用手机飞速下了条指令。
    面上浅笑着指了指大大的落地窗前,几十个衣着暴露搔首弄姿容貌上上乘的女人们说。
    “阿祈,要不要让她们都出去?”
    顺着墨圣言的视线看过去。
    祈澜神色冷漠,淡淡道:“不用。”
    特意让她们出去反而显得他好像做了什么不能让阮卿卿知道的心虚事一样。
    这些人虽是韩束为了他特意挑选的,但他一直漠视她们,没道理那个混蛋来了,他就要在意她们了。
    因而。
    阮卿卿来到这间房子时,一下子就被几十双眼睛注视。
    “阮卿卿?!”
    韩束刚上厕所去了,不知道阮卿卿要上来,此时看见阮卿卿十分震惊。
    阮卿卿轻飘飘地看了他一眼,随之直直走到祈澜跟前,直接开门见山,柔声问:“要复合吗?”
    祈澜:“……!!!”
    韩束、墨圣言:“……!!!”
    韩束反应过来怒气冲冲地想说什么,被墨圣言眼疾手快的捂住嘴。
    祈澜心跳都骤停了一瞬。
    他嗓子发干,眼眶不争气的蓦然红了。
    “阮…”
    “阮卿卿。”
    祈澜声音很沙哑:“不要再戏弄我、欺负我了,至少最近不要,我承受不了的,会死掉的。”
    阮卿卿:“……”
    阮卿卿:“认真、用心的也不要吗?”
    抬起指尖,轻轻戳了下祈澜的面颊,一碰即离。
    见少年神情错愕,阮卿卿眸光漾着浅浅暖意,缓缓发出一个邀请:“你,要教我谈恋爱吗?”
    停顿了下,阮卿卿补充:“我可能学得很慢,也许很长很长时间才能学会一点点,但我态度会端正的。”
    说完,她指了指自己的眼睛,俯身稍微凑近了祈澜,眼睫轻眨了一下,一字一字平静道:“你仔细看这里,我没说谎的。”
    祈澜:“……”
    祈澜屏住呼吸。
    死死咬着牙关,望进阮卿卿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