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历史军事 > 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 > 校霸白月光30
    *
    任务失败。
    系统联系不上。
    没有了目标。
    陌生的世界。
    阮卿卿迷惘了一天才决定在跟系统联系上之前,先遵循白月光这个人的人生步调继续向前。
    当然了,再扮演另一个人就没有必要了。
    重新回到圣高。
    当一名高三生。
    阮卿卿每天认真学习,安安静静做好一个学生,两耳不闻窗外事,连大学要上哪个都已经选择好了。
    阮卿卿的本性跟白月光差别很大。
    其他人当然不是瞎子。
    但他们只以为白月光是因为跟祈澜分手受到了刺激才变成这样的,并没有多想。
    没错,圣高的人都知道阮校花跟祈校草兼校霸真得分手了。
    自那日两人因为周思思在大庭广众下发生争吵过后,一个隔了一天才来上学,而另一个就更厉害了,半个月后才来。
    且两人都画风突变,一个赛一个的冷漠。
    校花还好,她冷漠的并没有攻击性,而祈澜就很不一样了。
    他不仅浑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冷酷气息,还变得毒舌起来,更离谱的是他还破了不在学校里打架、以及不打女生的规矩。
    现在是谁惹到了他他就揍谁。
    就算是女生下手也毫不手软。
    这两人目前在学校里见面是都无视对方,零互动,也不知道那天在阮校花离开学校后,又发生了什么。
    “啊,卿卿!”
    阮卿卿的前桌依旧是美美。
    下午课间时分,美美突然惊叫一声回头把手机怼到阮卿卿面前:“你看你看。”
    阮卿卿:“……”
    阮卿卿瞥向手机屏幕,是一段视频。
    视频的中间某个画面很眼熟,就是她曾经看到的,周思思跟祈澜在雨中共撑一把伞的唯美画面。
    “原来祈校霸在看到周思思的下一秒就拨开周思思的伞,退后两步跟周思思保持距离了。”
    “我就说嘛,祈校霸怎么会看上周思思!”
    “卿卿,我觉得校霸最开始肯定以为周思思是你,毕竟那时候除了你,圣高其他女生就算看到校霸淋雨也没那个胆子把伞伸到他头上啊!”
    “……”
    美美叽叽喳喳,阮卿卿则在想。
    男主他…
    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问题的。
    “卿卿…”
    美美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直至无。
    她看着身如琉璃一派冷清,眸光淡然落在她身上,却好像又没有在看她的阮卿卿,心尖微颤,讪讪地边说边扭回身子:“我、我不打扰你做题了。”
    清冷疏离的阮校花远远比之前还要来得有魅力。
    特别是她专注地看着你,眼里只有你一人时,那种心悸、那种难以描述的心满意足,仿佛灵魂都在为此雀跃欢舞。
    只是这种感觉往往持续的很短暂。
    唯有空虚与说不清道不明的煎熬,宛若阴影一样一直盘旋在人们心里。
    想要接近她…
    想要得到…
    想要被她看到…
    被她真正放在眼里…
    想要…
    …
    这个小插曲并没有打乱阮卿卿刷题的脚步。
    她定的大学目标较高,这段时间不能松懈。
    下午放学后阮卿卿又单独留在了教室里一会儿,她在草稿纸上演算一道物理大题,等搞定了才收拾东西。
    在经过操场的时候与祈澜墨圣言一行人擦肩而过,阮卿卿神色如常,已然把祈澜当成了跟其他人一样的陌路人。
    “阿祈。”
    “我没事。”
    收回了目光。
    祈澜淡淡道:“不去打球了,韩束说好是在哪里请客了吗?”
    是夜。
    祈澜独自一人回到公寓。
    公寓里很冷清。
    若是墨圣言在,肯定会惊讶的发现,这个公寓看起来只有祈澜一个人生活的痕迹,唯有仔细观察。
    才能发现有些东西是成双成对。
    这当然不是祈澜把阮卿卿的东西丢掉或是收起来了。
    而是,阮卿卿从来不曾在这个公寓里留下自己的私人物品、更没有添置过。
    站在阳台上往下望,望着望着,微醺的邪傲少年缓缓闭上了眼睛,长睫微湿。
    “啊——”
    “怎么搞得,男主为什么突然有自杀的倾向!”
    “你都做了什么!”
    “男主若是自杀了这个世界就要崩塌了!”
    “宿!主!”
    猛不丁出现,熟悉又陌生的系统音,让阮卿卿在试卷上不小心留下了一道突兀的墨痕。
    她眸光微动,片刻平静道:“好久不见,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