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57)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57)

    时间转瞬即逝,生活总是在看似高度重复的一天中往前推进。
    只有到一些大节日来临时,才会恍然惊觉,原来,不知不觉又是一年的尾巴了。
    圣诞节那天,薛薛和肖尧度过了甜蜜的两人世界。
    早上,他们参加了一场天文讲座,并在虚拟现实和扩增实境的帮助下,体验了从太空舱看地球的视角,还有模拟航天员在失重状态下该如何执行日常任务。
    那真的是很不一样的感觉。
    跳脱框架后,整个视野都开阔了。
    “太空旅行,如果真的有实现的一天就好了。”
    “虽然现在,从某个程度上来说也算实现了,但我希望,不只是到近地轨道而已。”
    目前,世界上有在规划太空旅游的公司,都是以发展技术门坎与成本都相对较低的“次轨道太空旅游”为主。
    “你可以想象成是宇宙版的云霄飞车。”看到相关新闻那天,肖尧刚好坐在薛薛旁边,见她一脸好奇便解释道:“太空船会将乘客载到宇宙边缘,在无重力的高空行驶一段时间,给予乘客俯瞰地球与在太空舱中漂浮的体验。”
    “那大概是多高呢?”
    “嗯,一般指超过海拔一百公里,由国际航空联盟定义的,也叫卡门线,是大气层与太空的交界,在这个高度维持飞行升力所需要的速度超过轨道速度。”
    “唔,那能算进入太空吗?”
    “是进入了太空没错,广义来说,但因为飞行轨迹与大气层或地球表面相交,导致无法完成完整的一周轨道飞行。”
    薛薛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那我懂了。”
    看着后续关于太空经济市场规模,还有未来航班预定票价的报导,薛薛感叹道:“真是有钱人的娱乐。”
    虽然薛家的经济条件算很不错了,但那一张票最低的却也抵得上薛安邦和杨萧潇一、两年的工作收入了。
    “你也想搭吗?”
    “唔,你应该换个方式问。”
    “嗯?”
    “如果条件许可,有人不想搭吗?”
    闻言,肖尧愣了下,继而失笑。
    “成本肯定会越降越低的。”
    “可是要到一般人也能负荷得起,还需要挺长一段时间吧。”薛薛偏过头。“而且一次载客量就个位数,想想怎么样也很难跟飞机或高铁比。”
    肖尧眨眨眼。
    “我会努力的。”
    “啊?”
    “争取在有生之年,带你一起上太空旅行。”
    肖尧的眉眼带笑,漆亮的瞳仁熠熠生辉。
    虽然他的态度不是特别正经,然而,对肖尧已经足够了解的薛薛却在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男人说出这句话来的认真程度,或许堪比婚礼上的誓言。
    剎那,她的心跳乱了一拍。
    尤其在肖尧俯身靠近后。
    过度放大的心跳声,造成了如耳鸣般的错觉。
    “好呀。”她听到自己这样说:“我相信你可以做到的。”
    从那以后,薛薛总会不自觉留意这方面的信息和报导。
    肖尧也注意到了这点,刚好,他们教授说航天局、学术研究机构与地方政府叁方合作,打算在十二月举行天文讲座,在问了详细的规划后,肖尧觉得内容安排得很不错,便透过对方要了两张票。
    讲座一共举行四场,分在两个礼拜的周末办,肖尧拿到的恰好是圣诞节当天的票,就直接排入约会行程了。
    散场时,每个参加者还得到了一份小礼物。
    是盲盒。
    薛薛迫不及待地打开。
    “好可爱!”
    她拿到的是一个抱住地球的航天员模型,维妙维肖,细节的地方也做得很用心,让薛薛爱不释手。
    “你的呢?”
    她问肖尧。
    肖尧拿起来晃了晃。
    是艘火箭。
    “哇,我们两个拿到不一样的耶。”薛薛显得很开心。“我要摆到书桌上。”
    “嗯。”
    见她兴致高昂,肖尧觉得自己的心情也跟着雀跃了起来。
    两人就近吃完午餐后接着到附近的影城晃了圈,本来计划好要看电影的,却因为忘记预约,票又提早售罄而作罢,后来,他们干脆买了游乐园午场的门票,虽然只玩了两个设施,却提早卡好看烟火的位置,两人在璀璨夜空下自拍、牵手、接吻,头一回玩得如此尽兴。
    而这些美好回忆,将在如流火般绚烂的漫天烟花见证下,永恒地定格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