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54)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54)

    不过最后,他还是憋住了。
    半个小时的时间,男人额头闷出了一片薄汗。
    结果当初到处点火,玩得不亦乐乎的人,一躺到床上就跟倦鸟归巢一样,贴着柔软的枕头,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
    看得肖尧是万般无奈。
    “你呀……”他轻轻捏了下薛薛的鼻尖。“这回有点过分了哦。”
    呼吸不顺畅,薛薛的眉头皱了起来,尽管如此,她仍是没有睁开眼睛。
    “唔……”粉嫩的小嘴一张一合。“别闹……嗯……肖尧……”
    连在睡梦中都能叫出他的名字。
    肖尧备感无奈的同时,胸腔彷佛被一种柔软的气息填满了。
    那是股难以言喻的感觉,又酸又胀,刺激的他眼尾莫名有些发热。
    然而更多的还是满足,由内而外,可以将生活乃至人生都填满的满足。
    “下不为例啊。”
    晚安吻轻轻落在薛薛的右脸颊上。
    肖尧拉掉夜灯,决定今天暂时放她一马,自个儿到浴室冲冷水澡去了。
    薛薛这一觉直接睡到了隔日下午。
    起床后,整个人神情气爽。
    房间里开着空调,铁灰色的窗帘遮住夏秋之交过于刺眼的阳光,薄被好端端的盖在身上,以薛薛对自己的了解,这是一件非常神奇的事。
    她的睡姿一向不好。
    旁边有人的时候,总习惯抱着人,旁边没人的时候,就会不自觉地把棉被卷起来抱起怀里。
    她曾在网上看过,在心理学上,这是一种缺乏安全感的表现。
    尽管薛薛觉得自己应该不属于这类人,可习惯就是习惯,难以改变。
    “唉……果然一点印象也没有。”将被子掀开,她揉了揉乱糟糟的脑袋。“难道我还记得开空调吗?唔……”
    趿拉着拖鞋,她边试图回忆起昨天从聚会现场离开后的事,边往浴室走。
    “太奇怪了,到底……啊!”
    虽然男人很快反应过来,薛薛的鼻子还是刮到了门板边缘。
    疼得泪眼汪汪。
    “呜……好疼……”
    肖尧赶紧把她捂着鼻子的手拿下来。
    “乖,先让我看看。”
    平坦的皮肤表面被划出了道伤口,正在渗出鲜红的血珠。
    由于薛薛的皮肤本来就白,乍看下有些怵目惊心。
    “没事。”肖尧安慰她。“你先去坐着,我拿医疗箱给你处理一下。”
    薛薛乖巧地点头。
    “那你快点啊。”
    “嗯。”
    肖尧的动作非常迅速,不到十分钟就俐索地完成了。
    “会不会留疤啊?”走到镜子前看着突兀的粉色创口贴,薛薛有些担心。“就要开学了耶。”
    “不会的,伤口不深,而且很短。”将东西收进医疗箱里,见薛薛愁眉苦脸的样子,肖尧笑了笑。“就算真留疤了不仔细看也看不出来的,就是这阵子你物理性防晒必须做得勤劳些。”
    “唔,知道啦。”
    薛薛走回肖尧身边,抓住他的胳膊。
    “我如果破相了你不能嫌弃我哦。”
    “怎么会?有谁身上是完全无缺的。”肖尧不太能理解她的脑回路。“而且你这构不成破相的,不要太紧张了。”
    闻言,薛薛没有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他。
    “怎么了?还是不舒服吗?如果还是不舒服就去诊所……”
    食指抵上肖尧的唇,薛薛摇摇头。
    “肖尧哥哥。”
    “嗯?”
    “你啊。”她无奈地吁出一口气,眼角眉梢间却带出了明晃晃的笑意。“真的是太不解风情了。”
    “那个……”
    “嗯?”正在摆弄机器的郭文祥没有等到下文,抬眸奇怪地看了薛薛一眼。“怎么?”
    见她一脸欲言又止,郭文祥把手边的工作放下,伸了个懒腰。
    “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啊,我又不会因为说错话就把你给吃了。”他开玩笑道,同时补了句:“我不是那种喜欢把话藏在心里的人,也不喜欢和那种人共事。”
    “文明社会,有什么想法和感觉就说出来,大家坐下来理性讨论不好吗?”
    薛薛也明白郭文祥的意思,遂放下顾虑,坦白道:“我不需要参加什么培训计划吗?就我看……好像很多平面模特都会接受机构的专业训练。”
    毕竟没当过模特,薛薛只是上网逛了一圈稍微了解下,发现这行也是大有门道。
    倒不是不相信郭文祥,不过对方前几天联系她做准备,言明这两天要空下来拍摄影展作品,从那以后,薛薛心里就有疑问了。
    她怕自己的不足会变成拖累。
    毕竟几次交谈下来,薛薛可以看出郭文祥对这次的比赛十分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