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49)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49)

    肖尧在谈恋爱的时候是什么样的?薛薛觉得这真是个好问题。
    她之前也没有特别观察过,只知道男人一害羞,从脖子到耳后根会泛起整片红。
    因为这点,薛薛平常没少作弄肖尧。
    分明是芝兰玉树,光风霁月的人物,却会因为自己而生出如此明显的反应,要说没有半点窃喜和得意是不可能的。
    大概,这就是人的一种劣根性吧。
    同时也是被宠爱的人独有的权利。
    可以任性,可以骄纵,也可以在底线之上为所欲为。
    “薛薛。”
    蓦地,思绪被打断,因为肖尧的一声叫唤。
    “嗯?”
    “你已经盯着我看超过十分钟了。”
    闻言,薛薛无辜地眨巴着眼睛。
    “有那么久吗?”
    肖尧反问:“没那么久吗?”
    “唔,我看你好看才看的啊。”她边解释边起身,同时捶了捶自己僵硬的肩颈,委屈巴巴地道。“不然这姿势多酸啊。”
    “……”
    敢情还是他的错了?
    肖尧忍俊不禁。
    “你到底在看什么?”他问。“难道你对这些也有兴趣吗?如果有……”
    “没有。”见肖尧指着桌上那一迭厚沉沉的,内容全是原文并密密麻麻地以红、蓝两色原子笔和荧光笔标注出来的资料,薛薛惊恐地摇头。“我对那些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
    “唔。”肖尧无奈。“所以你到底是在看什么?”
    他耐着性子又问了次。
    “唉,真没什么。”薛薛嘟嚷着。“还不是小恬……”
    “小恬?”肖尧一头雾水。“和小恬有什么关系?”
    “她问我,你谈恋爱的时候是什么模样。”
    出乎意料的答案让男人愣了下,一时没能理解,待反应过来后,却是哭笑不得。
    “你们女孩子没事到底都在聊什么啊?我真搞不懂。”
    “你搞不懂没关系,我们自个儿懂就好了。”薛薛抬眸,看了眼时钟。“啊,要回去吃饭了,我等等得记着和小恬说。”
    “说什么?”
    肖尧这纯粹是下意识的反应,没有经过大脑,话已经蹦出来了。
    “说……”薛薛故意把尾音拉高。“你哥谈恋爱时是什么模样我没注意,不过他认真学习的时候真的很帅。”
    在肖尧会意过来前,薛薛已经走到门边拉开把手了。
    转身回眸,女人的眼中有明晃晃的笑意。
    促狭又灵动。
    “帅到我想在他的脑门贴张便利条,写上……”
    「非礼勿视,这是薛薛的男朋友哦。」
    “你有没有觉得,咱家女儿最近往江家跑得太勤了些?”
    薛安邦突然冒出的话让正擦着桌子的杨萧潇动作一顿。
    “你想太多了。”
    说着,她把抹布折好放到一边,并将空碗拿到洗手台。
    “别忘了,今天晚上地板要拖了。”
    “嗯,知道。”薛安邦放下报纸,继续接着方才的话,疑惑地道:“不过我真不觉得是想太多,你想想,昨天她不又待到快十一点才回家?如果不是确定人就在隔壁,我还真担心她偷偷跑去干什么坏事了。”
    “……你对你女儿那么没信心啊?而且有什么好担心的,她是十九岁不是九岁。”杨萧潇一边拧抹布一边道:“这年纪就是青春期,和小恬那孩子肯定有说不完的话要聊。”
    “那倒也是。”薛安邦同意老婆的观点。“不过老江夫妻常常不在,过去都是小恬来我们家的时候居多,咋今年就突然不一样了呢。”
    “毕竟有长辈在,有些话也不好说吧。”将洗好的抹布晾到镀铬架上,杨萧潇抽了张纸巾擦手。“想想我们大学那时候就不觉得有什么好奇怪的了。”
    “唔。”薛安邦想想,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那可能真的是我多心了。”
    “是啊,说你想太多你还不承认。”
    蒙混过去后,杨萧潇对等在外头的薛薛使了个眼色。
    薛薛装作这时才下楼,边伸懒腰边问:“妈你今天早上煮了什么啊,好香哦。”
    “给你煎了块肉排。”杨萧潇笑咪咪的,心情很好。“已经凉了,赶紧吃吧。”
    “好。”
    薛薛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和薛安邦打过招呼后,想了想,觉得今天假日,又是难得的好天气,适合讨论正事,遂道:“爸、妈,我有事儿想和你们商量下。”
    薛薛将郭文祥给的合同复印件拿给父母仔细地阅读过。
    薛安邦是搞数据的,杨萧潇则因为工作需要,对相关的法律细则多有涉猎。
    看完后,她将数据放下,面目严肃地望着薛薛。
    “目前看来是没什么大问题,不过我会再拿给你华姨确认一下。”
    杨萧潇口中的“华姨”是公司的法律顾问,两人私交很好,涉及签约大事,杨萧潇深知其重要性,自然是小心再小心。
    不过对薛薛先将合同带回来给他们过目,而不是自己草率地做决定,杨萧潇给予很大的肯定。
    而最重要的,还是……
    “这是你想做的事?有仔细考虑过了吗?”
    “嗯,我有仔细考虑过了。”薛薛坚定地迎着杨萧潇打探的目光。“这是我想做的,虽然不敢说是梦想,但既然有这个机会,我希望自己能勇敢去尝试,不留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