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44)中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44)中

    同时,抽了张卫生纸递给江小恬。
    “好些了吗?”
    “嗯。”
    “可以聊下去了?”
    “唔……嗯。”
    哭过后,江小恬的眼睛红红肿肿的,浓密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子,随着她眨眼的动作摇摇晃晃,将坠不坠,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薛薛觉得有些好笑,又有些可爱。
    她给自己换了个舒服一点的姿势。
    “所以你和风扬到底怎么回事?”
    江小恬没有说话,薛薛也不急。
    “渴了吧?”她起身。“要不要喝点什么?”
    江小恬摇摇头。
    “那你等我一下。”
    薛薛走到外面,刚好遇上出来拿东西的肖尧。
    “要回去了?”
    “没呢,准备和小恬彻夜谈心。”薛薛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没有说出两人正准备聊的事,只是问:“有温水和果汁吗?”
    “有啊,有橙汁。”肖尧顿了顿。“你最喜欢的那牌子。”
    薛薛停下脚步。
    肖尧欲盖弥彰地加快速度往厨房的方向走。
    会意过来后,薛薛匆匆地跟了上去,并在男人打开冰箱时一把从背后环住他。
    肖尧身体一僵。
    “特别为我准备的?”
    薛薛只瞄一眼冰箱里的东西就知道,有好几样都是自己爱吃的。
    包括她最爱的酸奶和咖啡冻。
    在肖尧看不到的地方,薛薛笑弯了眼睛。
    “真的是为我准备的啊?我记得那牌子的酸奶附近的超市没有,要搭车到市中心的大卖场才找得到呢。”
    薛薛都这样说了,再否认也没有意思。
    他语焉不详地应了声,同时,有淡淡的红自脖子爬上耳后。
    从薛薛的这个角度,可以把肖尧的反应看得特别清楚。
    “闷骚。”
    她在心里嘟嚷了句。
    待肖尧把橙汁拿出来,准备再去给她装杯温水时,薛薛突然挡住了他的路。
    “你……”
    没等男人反应过来,薛薛踮起脚尖,轻轻印了一个吻在肖尧的嘴角。
    不过稍微触碰到而已,唇瓣柔软的触感却彷佛烙印在了皮肤上,带着些许的热度,煨得人暖洋洋。
    “奖励一下贴心的男朋友。”在肖尧灼灼的目光注视下,她笑得像只狡黠的小狐狸。“请再接再厉,继续保持下去哦。”
    “喏,喝点吧,温的。”薛薛再次回到房间,把装了七分满的马克杯放进江小恬的手里。“你刚哭那么久,肯定缺水了。”
    闻言,江小恬脸一红。
    “谢谢。”
    “客气什么。”
    薛薛喝了口橙汁后,重新坐回地板上。
    说来有趣,江小恬和肖尧虽然不是亲兄妹,在有些反应上却是如出一辙。
    想到肖尧,薛薛眼角眉梢间不自觉地便出现了柔和的浅浅笑意,像是春风拂面,哪怕隔着一段距离,也能让人轻易地感受到她愉悦的心情。
    “你和我哥……”
    “嗯?”薛薛偏过头。“我和肖尧怎么了?”
    “我没想到你们会谈恋爱。”江小恬捧着马克杯,定定地看着她好半晌后,轻声道:“说真的,我从来没想过未来嫂子会是怎么样的,不过现在……我觉得你们两个很般配也很适合。”
    江小恬的祝福,薛薛收下了。
    “人和人的缘分本来就很难说呀。”她耸耸肩。“先不说我和肖尧了,你和风扬为什么分手?”
    单刀直入,不再给江小恬任何闪躲的机会。
    毕竟,照薛薛的理解,以江小恬的性子和对风扬的感情,两人不应该在交往没多久后就走到这一步才是。
    否则上辈子,薛雅言不会用尽心机和手段也没办法将他们分开。
    作为薛雅言记忆的接收者和一个旁观者,薛薛直觉,问题可能不是出在江小恬这一边。
    “风扬他……”
    江小恬一开口,薛薛立刻摈弃杂念,专注地听她说话。
    “我觉得,风扬他变了。”
    “变了?”江小恬这个词用得很有意思,同时,也让薛薛更能肯定自己心中的猜测。“你觉得他变了?”
    “嗯。”江小恬疲惫地闭上眼睛。“他变得好强势,虽然我能感觉到他是为我好,可是渐渐地,我发现,自己在他身边总会有种……”
    她拧眉,显然是在找适合的形容词。
    “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薛薛猜道。
    “对!”
    猛地睁开眼睛,在对上薛薛含笑的杏目后,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太激烈了,江小恬原本就红扑扑的脸颊如今更像是直接涂上了染料般。
    “不过,你说得的确没错。”她小声解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自己害怕和他相处,风扬应该也察觉到了。”
    “所以他提了分手?”
    薛薛继续猜,不过这回,江小恬否认了。
    “没有,他只是觉得我们彼此都应该冷静一下。”
    “哦?”
    薛薛挑眉。
    合情合理的选择,不过有些事情在感情里就像脓包一样,不挑开不说破,永远也好不了。
    风扬平白多了上辈子的记忆,不应该还不懂这个道理。
    “那分手是你提的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