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42)上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42)上

    薛安邦特地请了半天假去接女儿和肖尧回家。
    早在听到薛薛和肖尧要一起回来的消息时,杨萧潇就觉得奇怪。
    “哪里奇怪了?”正在看球赛的薛安邦打开啤酒,心不在焉地回答。“两个孩子都在南江,言言虽然大部分时间住宿舍可假日还是常往肖尧那儿跑,现在结伴同行不很正常吗?”
    这话说得也是合情合理。
    不过女人的直觉告诉杨萧潇,不对劲。
    上次过年见面,她就感觉薛薛有事情瞒着自己。
    之所以没有往她和肖尧在交往的方向想是杨萧潇一直以来都觉得,两人是把彼此当作兄妹看的。
    先入为主的印象一旦成形就很难扭转过来,何况过去也没什么征兆能让人产生联想。
    “她六月底就放假了,怎么还待在南江呢?”
    “这有什么,我们大学那会儿回家不也拖拖拉拉的?”薛安邦顺手摸了把炒花生扔到嘴里。“别想太多了,年轻人的心思猜不准,白费神而已。”
    “……”她就不该和丈夫讨论这个问题。
    然而,怀疑的种子一但落下就没那么容易根除。
    为此杨萧潇还特地打电话给自家哥哥询问。
    由于这几年父母和大哥同住,夫妻俩工作繁忙没什么时间回去探望,刚好女儿在南江念书,杨萧潇便让薛薛没事多上门拜访,替自己尽孝。
    薛薛自然应好。
    “薛薛?她来过几次,都是一个人啊,怎么了?”
    “唔,没事。”杨萧潇把话题转开。“爸和妈最近还好吗?”
    和兄长通完电话,二十分钟过去了。
    杨萧潇揉了揉僵硬的脖颈后起身去了浴室。
    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保养得宜的一张脸上只有眼角周围有浅浅细纹,只要不盯着看几乎瞧不出来的程度,虽然皮肤不像年轻时候那样充满光泽与弹性却没什么大瑕疵,放在同龄人面前总能收获不少欣羡的目光。
    杨萧潇想起上周末出门参加同学会时自己难得化了全妆,在地铁站还被路过的小男生搭讪。
    这样的自己与梦中那个歇斯底里,样貌憔悴的女人相比,就像是轮廓一样,灵魂不同的双胞胎。
    那真的是同一个人吗?
    杨萧潇忍不住想。
    虽然从薛薛到南江念书后,自己已经有很久不曾再做梦了,可女儿高考前后那频繁出现,逼真到彷佛现实一样的梦境却仍让人心有余悸。
    所以在发现薛薛似乎想瞒着什么事后,杨萧潇又开始感到焦虑。
    她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平常也能很好地压抑住自己的情绪,可是……
    “萧潇?”推开没有落锁的浴室门,看见妻子站在洗手台前,薛安邦愣了下。“原来你在这里啊。”
    杨萧潇没有回头。
    “我还以为你不在家呢,刚刚进门的时候喊了好几声你大概都没听见。”薛安邦边解开衬衫扣子边走向她。“你之前不是说有一间很不错的中餐厅吗?我今天拜托同事拿到会员卡了,我们可以……”
    声音消失。
    反应过来后,薛安邦焦急地上前搂住妻子的肩膀。
    “你怎么哭了?是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去看医生?我现在立刻打电话……”
    “不用。”靠在丈夫让人安心的胸膛前,杨萧潇攥紧对方的衣领,心情渐渐平复下来。“我没事。”
    “可是……”
    “真的没事。”她抬眸,与薛安邦四目相对。“给我点时间,让我收拾一下好吗?”
    妻子的声音温柔、平和,彷佛方才女人安静地对着镜子流泪的画面只是自己的错觉,然而那微微泛红的眼角却骗不了人。
    薛安邦还想再问,杨萧潇却挥挥手,直接将人赶出了浴室。
    “妈怪怪的?”
    “嗯。”车子驶上高速,保持安全车距后,薛安邦开了智能辅助驾驶功能才分神和女儿交谈,语气充满无奈。“她一直说你怪怪的,我觉得她才怪怪的。”
    “我怪怪的?”
    薛薛蹙眉,接着像是想到了什么,眼中浮现若有所思的神色。
    薛安邦并没有注意到她的表情变化,仍在絮絮叨叨的,倒是肖尧见薛薛脸色不太对劲,压低声音问道:“怎么了?”
    薛薛摇摇头。
    “没事。”
    孩子回家,虽然有心事,杨萧潇还是打起精神来准备了一桌好菜,并让江小恬和肖尧过来一起吃饭。
    薛薛这次并没有刻意掩饰与肖尧的亲密,杨萧潇全程看在眼里。
    等肖尧和江小恬回去,薛安邦也上楼洗漱后,趁薛薛帮忙收拾的空档,她佯装不经意地提起:“你和肖尧……”
    “我们在交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