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41)下(HH)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41)下(HH)

    薛薛高潮了。
    瞬间彷佛巨浪涌现,卷走她的理智,带走她的力气,彷佛要将整个人都掏空般,除了汹涌而来的快意,再也感知不到其他。
    几乎是在同时,作为支撑的双腿一软,猝不及防地,薛薛跌坐到性器之上。
    要被捅穿了。
    她想。
    双目闭起,耷拉在薄薄眼皮上的睫毛不住颤动着,伴随已经触到颈口的柱头,软肉被一寸寸往内抵,酸楚的胀痛感跟着窜上来,刺激着薛薛的神经,让她眼角溢出了生理性的泪花。
    若在此时薛薛睁开眼睛就会发现,难受的不止她一人而已。
    因为没有带套的关系,又在薛薛的危险期附近,肖尧不敢随便释放,忍得十分辛苦。
    甬道缩紧到极致,就像有人拿丝绒布将性器牢牢捆住般,从四面八方排山倒海而来的压力持续增加,让肖尧恨不得把分身彻底埋进柔软的腹地里。
    哪怕就此长眠也在所不惜。
    “呼……”
    眼球里布满了细细的血丝,眉头紧蹙,清俊的容颜不复往常清冷,染上情欲瑰丽的色彩后添了一层悍色,亦让他的五官微微扭曲。
    像一头被关在笼子里,拚了命想要挣脱束缚却不得章法的野兽。
    “呜……”“唔……”
    一时间,背景音静到了极致,只余两人一高一低的喘息声缠缠绵绵。
    隐约好像还能听见,不知足的小嘴发出贪婪地吞咽声。
    咬紧牙关,待最强烈的那波快感渐渐褪去后,肖尧猛地将人压倒在床上。
    居高临下的视角,将一切收入眼底。
    瓷白的小脸已经被汗水打湿,半张半阖的杏眸像被飘过的乌云给掩住的朦胧月光,少了清澈灵动,却变得慵懒妩媚,充满女人味。
    被细心浇灌后的玫瑰,开出了最靡丽的花朵。
    随风摇曳,幽香飘散。
    当小巧的舌尖从艳色的唇瓣中探出头,挑逗地轻轻一勾,肖尧脑中本就岌岌可危的理智线顿时“啪!”地一声断裂了。
    “小骚货。”
    这叁个字,男人是从齿缝中蹦出来的。
    薛薛的眼神迷离,表情要有多无辜便有多无辜,然而落在肖尧眼中却无异于赤裸裸的勾引。
    蓦地,他俯身吻住薛薛。
    粗暴又激烈。
    同时,下身挺动,打桩一样每下都精准地找着女人最是脆弱的一处狠命辗压、挞伐。
    “好深……”娇软的女声像掺进了麦芽糊,又甜又腻。“啊……顶到了……嗯呀……要,啊……还要……”
    “怎么那么骚呢?”掐住细腰,肖尧盯着薛薛,粗着嗓子问:“这样还不够?”
    “嗯……骚一点难道你不喜欢吗?”黑色的瞳仁里有水波在晃荡,像在嘲笑男人的言不由衷。“我就喜欢你大力点呢……呃啊……”
    薛薛很快就发现自己话说的太快了。
    今天的肖尧,格外勇猛。
    往常撑到现在也差不多了,可目前看着,男人完全没有要打开精关的意思。
    性器变得更硬了,把水道撑到满满当当。
    “嗯啊……”
    屁股被抬起,柱身顺势滑到更深的地方。
    肖尧不怎么使劲儿就能往花心撞,更何况他还时不时停下,恶劣地大幅度转圈,从各个角度刺激那块彷佛装了无数颗传感器,格外敏感的嫩肉。
    “不要磨了……呜……”
    囊袋把臀肉都给拍红了。
    斑驳的痕迹错落,怵目惊心。
    床单起了褶皱,窗户透不进光,然而室内的温度却在节节攀升,于肉体摩擦间,擦出欲望的花火。
    “不行了……呃……好爽……嗯……”
    男人的肌肉像被艺术家用雕刻刀仔细打磨过,刻出的线条高低错落。
    薛薛抓住他的胳膊,觉得自己像一艘在惊滔骇浪中不住颠簸的小船,摇摇晃晃却找不到出口。
    眼里,心里,身体里,到处都是肖尧留下的痕迹。
    到最后一次冲刺时,男人几乎是不管不顾地将性器往里头挤。
    这回,哪怕薛薛发出了呜咽,他也没有心软。
    “要坏了……呜嗯……好麻,好奇怪……”薛薛的眼神迷离,无法聚焦。“要到了……啊……又要到了……”
    “嘘,再忍忍。”后撤,挺进,肖尧一再进行着最原始的律动。“这次我们一起,嗯?”
    薛薛的手在空中一晃,被肖尧抓了个正着。
    空虚难耐,无法自己纾解,感官又全然被男人掌控着,让薛薛发出不知是哭泣还是嗔怨的嘤咛。
    “快了……”肖尧低声道:“再一会儿就好……”
    时间的流逝格外缓慢。
    缓慢到连爆发的瞬间都变得异常清晰。
    彷佛被人一帧帧裁剪出来,复制贴上。
    然而从头到尾,他们的手都交握着,十指紧扣,没有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