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37)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37)

    虽然林美安喜欢肖尧,却把这份感情和心思藏得很好。
    因为专业相同,尽管选择的方向不一样,却有许多一起上课做研究的机会,两人次次都在同一组,肖尧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甚至,他对林美安还颇为欣赏,不论是对方的聪明才智还是坚韧心性。
    一来二去间也算熟稔了。
    肖尧和异性总是保持十分谨慎的距离,也从来不会给人留下想象的余地,相比起来,林美安算是与肖尧走得十分近的女生了。
    为此郭文浩还曾经打趣他道:“你不会要栽在林美安身上了吧?”
    结果自然是被肖尧义正严词地否认。
    “别乱造谣,对女孩子影响不好。”
    他这么警告郭文浩。
    郭文浩啧啧了两声没再说话。
    看肖尧的反应就知道,他对林美安是真的一点意思都没有。
    然而林美安显然不是这样想的。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一个装傻,一个真傻,也不知道最后会发展成怎么样。
    那时候的郭文浩单纯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
    直到……
    “我肚子里的孩子是肖尧的。”
    那天在实验室,林美安突然晕过去。
    试管破裂,大家听到声响连忙停下手边工作将她送到校医室,由于实验进行到一半正是关键,交给校医检查后并没有人留下来照看,只不过后来听说林美安被安排住院了,几个和她交情好的同学才组织去探访。
    里面就有肖尧。
    只是谁也没想到,林美安竟然怀孕了。
    因为营养不良,思虑过重,有轻微的流产征兆,需要再观察个几天。
    这件事已经足够让人意外,然而震撼弹还是她在众目睽睽下丢出的那一句:肖尧是孩子的父亲。
    郭文浩率先反应过来。
    “哟,我们肖大帅哥喜当爹了啊。”
    他故意开玩笑想活络下气氛。
    然而在越来越凝重的氛围下,饶是嘻皮笑脸惯了的郭文浩也承受不住。
    尤其是肖尧周身散发出来的低气压,莫说郭文浩了,连不了解他性子的人都会感到胆战心惊。
    肖尧没理会其他人的脸色,只是盯着躺在病床上,穿着宽大的病服吊着点滴,面色苍白,身形瘦弱的女孩子。
    林美安也望着他。
    “你这话,认真的?”
    声音淡淡,没有多余的情绪,也正因为肖尧这样的状态让郭文浩更加肯定,对方现在已经处于即将失控的边缘。
    和一般人喜怒哀乐形于色不同,肖尧这人的情绪起伏越大,表现出来的往往越内敛。
    好比现在。
    林美安没有退缩,在肖尧彷佛淬了冰,化了尖刺,凉意胜叁九寒天的目光中,她露出一个再惨淡不过的微笑。
    “我当然不后悔。”
    肖尧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好。”
    他离开,一如来时挺拔着背脊,却留下凉薄的背影。
    林美安怔怔地瞧着,痴痴地望着,两行清泪自她空洞的眼中缓缓流下,乍看就像在无声控诉着男人的负心与无情。
    众人耳语。
    郭文浩被这突如其来的发展给搞懵了。
    不过他深谙肖尧的为人,知道若有一方在撒谎,那只能是林美安。
    没想到的是,接下来事情的发展更加戏剧化了。
    谣言甚至都没传开就被扼杀在摇篮里,只有极少数的知情人,郭文浩是其中一个。
    会连发酵都没有便迅速地处理完,原因无他,肖尧直接到警局备案,一般警察是不会管这种私事的,然而因为肖尧备案过的关系,再加上校方出面,他顺利地拿到林美安工作酒店的监控影像。
    从推测出来的怀孕时间一帧帧地回看,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让肖尧找到,其中有一天,林美安带一名酒醉的顾客上楼,结果却被拉入房间,等她再次出来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不难猜测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揪出线头,后续的调查就轻松许多。
    在证据摆到面前后,林美安崩溃大哭,很快承认是自己撒谎,将莫须有的罪名扣到肖尧头上。
    “后来她就休学了。”小笠道:“虽然学校没有给予正式的惩处,可她大概也没脸再继续待下去了吧。”
    薛薛沉默。
    若就事情发生的始末,林美安无疑是值得同情的,然而她对肖尧做的事却让薛薛心生膈应。
    “那个侵犯她的男生呢?”
    小笠闭上眼睛。
    “不在国内,听说他本来就是回国探亲,和朋友约出来喝酒,后来大概碰了什么不该碰的东西吧,火气上来,才搞大了我姐的肚子。”小笠说着,嘲讽地笑了笑。“长得人模人样的人渣一个,不过家里有点钱儿,他父母打听到消息后作主给我姐下了聘,我姐也同意了。”
    闻言,薛薛有些诧异。
    毕竟在小笠前面的叙述中,对方应该不是会做出这种选择的女孩子。
    “很不可思议吧?我也这样觉得。”小笠耸耸肩。“劝也劝过了,虽然发生了这样的事,但若把孩子打掉,继续学业也是可以的,可她说……她说她累了。”
    最后几个字,小笠的声音细如蚊吶。
    若非离得近,薛薛也听不清楚。
    “她说生活太辛苦了,爱一个不会爱自己的人也太辛苦了,既然老天让她遇上这样的事,那她就这样活吧。”
    话落,她猛地睁开眼睛,目光灼灼地望着薛薛。
    “你说爱情到底是什么啊?”
    “我一直以为爱一个人是可以让自己变得更好,更有勇气,就像顾雯雯说得那样,那么努力,就为了离自己喜欢的人更近一点。”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为了一个不会爱自己的人放弃好不容易争取到的人生,这样……到底有什么意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