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35)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35)

    这句话的意义有多么不同,两人都心知肚明。
    寒假的时候,他们一前一后回到京市。
    由于肖尧的实验工作还没结束,薛薛考完最后一科就直接订了最近的航班回家。
    除夕夜,关系亲近的两家人按照往例一起围炉,可因为交往的事没有公开,在长辈面前他们总是遮遮掩掩的,甚至连杨萧潇都忍不住问了句。
    “你和肖尧还好吗?”
    闻言,薛薛身体一僵。
    杨萧潇是个心思细腻且直觉十分敏锐的女人,自然很快就看出来,肖尧和薛薛之间的相处有点问题。
    太刻意的拉开距离,反而显得处处不对劲。
    “很好啊,没怎样。”
    薛薛干笑了两声,很快把话题转移开,与身边的江小恬耳语起来。
    见状,杨萧潇眉梢一挑,没再多说什么。
    当天夜里她和薛安邦提及此事,男人神经粗,倒不觉得有什么奇怪。
    后来又仔细观察了几天,杨萧潇也觉得可能是自己多心了。
    等两人回到南江说起这件事,心有戚戚焉。
    “跟做贼一样偷偷摸摸的。”
    “嗯,总觉得心虚。”
    话落,四目相对,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可从那时候开始,薛薛就盘算着是不是干脆和父母坦白算了。
    这种事瞒着也没太大意义。
    后来,随着开学后的事情渐渐多了起来,薛薛就把注意力转移到其他地方,直到现在才下定决心。
    既然早晚都要坦白,那何不挑个好的机会说明白?
    横竖,一年的时间,也足够日久生情了。
    薛薛想着,俯身轻轻啄了肖尧的唇角一下。
    猝不及防被亲,男人一愣,接着耳根又泛起了红。
    “已经……”他干巴巴地道:“要说了吗?”
    “嗯。”
    “可是我可能要到七月中才能放假……”
    “没关系啊,我可以等你。”
    薛薛说得太自然了。
    肖尧心念一动。
    右手扣住她的,两人十指交握。
    “好。”
    他一个使力,薛薛便被带往身前。
    呼吸是灼热的,像在炎炎夏日的柏油路面上蒸腾而起的雾气,黏腻又潮湿,缠绕她的身体,捕获她的感官。
    以左臂做支撑,肖尧将人牢牢禁锢在怀里。
    “我们一起回去见伯父伯母。”
    在暑假前,薛薛正式介绍肖尧和自己两个室友认识。
    由于顾雯雯的期末考提早一天结束,见面当天,她和同系的几个小姊妹约好吃完午餐后便悠闲地留在宿舍,照着网上的仿妆教程,画了个平常很少见的妆面。
    美艳成熟,与顾雯雯平常风格截然不同,却又意外适合。
    薛薛和小笠打开门后,险些以为是有不认识的人跑进来宿舍里面了。
    “我们不是要去见薛薛的男朋友吗?”
    “嗯啊。”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去相亲呢。”
    闻言,顾雯雯咯咯笑了起来。
    小笠浑身鸡皮疙瘩都跟着冒了出来。
    “我这叫重视好吗?”故意搭上小笠的肩膀,顾雯雯眨巴着眼睛。“和帅哥见面当然要好好打扮,我们又不像薛薛宝贝儿这样天生丽质,而且呀……”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小笠脸都红了。“别动手动脚。”
    “欸,我们都多熟了,不用这么见外……”
    见她刚涂上新颜色的指甲都戳到自己脸上了,小笠终于忍无可忍地大吼一声。
    “顾雯雯!”
    破音了。
    原本正专心开车的师傅被吓了大跳,刚好前方变灯,他急忙踩下油门。
    “欸!”
    “不好意思啊。”总算让轮子在停止线前煞住,师傅松了口气,抹了把额头汗水的同时忍不住瞄了叁个在后座挤成一团的女孩子一眼。“不过你们说话要注意点,突然尖叫很容易影响到开车的人。”
    话里话外多少有点责怪的意思。
    薛薛率先回过神来。
    “抱歉了,师傅,是我们的错。”
    大概是因为薛薛的语气诚恳,态度良好,师傅也没再说什么,只是小声嘟嚷了句:“现在的小姑娘啊性子就是这样毛毛躁躁,和我女儿一样,唉。”
    车子奔驰在不同的路上,司机说出来的话也不一样,然而此情此情却莫名让薛薛想到了自己从南江回到京市的那一天。
    转瞬即逝的光阴似箭,然而仔细想想也不是多久以前的事,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大抵是因为心境不同吧。
    想着,叁人的视线刚好撞在一块儿。
    几秒的沉默过后,大笑声爆发出来。
    还好已经有过一次经验,这回车子依然平稳地开在大马路上,师傅只是分神看了眼后视镜,继而无奈地摇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