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31)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31)

    “就是这样。”郭文浩耸耸肩。“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嘛。”
    “何况那人还是我堂哥。”他补了句。“不好拒绝。”
    听完郭文浩交代的前因后果后,肖尧沉吟片刻。
    见他看起来不像是生气的样子,郭文浩小心翼翼地劝:“其实,我真觉得薛薛妹妹可以试试看。”
    肖尧脸色一黑。
    “别乱认妹妹。”
    “我哪敢啊,我就认薛薛这么一个妹妹。”见肖尧的表情越来越冷,郭文浩识相地将话题导回正轨。“别的不说哈,我那堂哥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他从小就对摄影很感兴趣,压岁钱零用钱什么的全拿去买设备了。”
    肖尧抬眸。
    “后来上了美院,参加过大大小小的比赛,拿的奖不说塞满一屋子,填满一柜子还是绰绰有余的。”知道肖尧的意思,郭文浩继续说下去。“结果大学毕业没多久,人一声不吭就跑到国外去进修,跟在摄影大师身边学习,还去当过战地记者呢。”
    “这说风是风说雨是雨的性子可真是愁煞我二伯二婶了。”
    “直到前几年回来开了间工作室这才总算安定下来。”
    说到这里郭文浩停下,夹了块东坡肉放进碗里拌着接连扒了好几口饭。
    “你哥可以自己和薛薛联系。”不想再看他过于粗鲁的吃相,肖尧睫毛垂下,盖住眸中思绪,好半晌后才开口道:“由我开口,若她觉得是人家拜托我的所以不好意思拒绝,那怎么办?”
    这话不无道理,郭文浩也和郭文祥说过。
    “他只给了薛薛名片却没有拿薛薛的电话啊,而且你不是她男朋友吗?这事儿越过你也不好嘛。”他照着郭文祥的话如实转述。“反正和你讲清楚就算我完成任务了,至于你要不要和薛薛说那是你的事儿。”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郭文祥直接给他买了只手机还顺带充了两年话费,这人情就算是亲兄弟都不能不还。
    肖尧也知道郭文浩的性子,没说什么。
    接下来还上来不少菜,不过两人各有心事,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
    “我送你回去吧。”从水亭阁楼出来后,郭文浩道:“反正我开车。”
    肖尧没有拒绝。
    “到学校。”
    “现在这个点儿?”郭文浩诧异。“你要回去拿东西?”
    “不是,有视频会议。”
    “哦。”拉上安全带后,郭文浩用手指推了推他的胳膊,打趣道:“瞧你这忙碌程度,以后肯定有出息,不像我,也不知道毕业了要做什么……唉。”
    这装模作用的叹气并没能打动肖尧。
    “说话就好好说话。”他拧眉。“别动手动脚的。”
    “知道啦。”郭文浩发动引擎,趁声音大的时候,啐道:“假正经。”
    车子空间就那么大,肖尧自然也听到了。
    不过他懒得搭理,只是闭目养神。
    “我哥说,很可惜。”
    安静没几分钟郭文浩就坐不住了。
    “什么?”
    “我哥说,她天生就该站到镜头前。”
    虽然并未指名道姓,这个“她”指的是谁也十分清楚了。
    肖尧睁开眼睛。
    “我也没有要当说客的意思,一个大染缸,换我也舍不得漂漂亮亮的小姑娘孤身去闯。”郭文浩一边开车一边道:“不过如果她自己也有兴趣,我哥虽然只能算半个圈内人,他……”
    “郭文浩。”
    “欸?”
    “你开进单行道了你知道吗?”
    “当模特?”
    “嗯,好像是什么比赛,他哥希望你能当他的模特。”
    薛薛偏过头,专注地听。
    “你想做什么就去做,不需要因为我或其他人而动摇。”彷佛是看出她心里的想法似的,肖尧低声道:“在我心里你始终是你,不会因为做什么或不做什么就不一样。”
    薛薛心念一动。
    “其实……我的确有点兴趣。”
    肖尧目光微凝。
    “他堂哥给我的名片我还夹在日记本里呢。”没有注意到男人变化了一瞬的脸色,薛薛继续道:“可是我又有点怕。”
    敛下眼睑,她盯着自己不自觉握紧的双手。
    “我希望能让爸爸妈妈因为我感到骄傲,可其实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他们感到骄傲。”
    “就像我想和小恬恢复到像以前一样亲近,可是因为我曾经说过一些伤人的话,还差点儿犯下难以弥补的错误,感觉……感觉怎么样都回不到过去了。”
    薛薛说着,用力眨了两下眼睛。
    和江小恬保持距离,是她有意为之。
    然而人的感情本来就需要花时间去维持和联系,因为分隔两地,彼此都有了新的朋友新的生活圈,又有一个对薛薛抱持强烈敌意的风扬横在中间,其实在无形中,两人的关系好像越来越疏远了。
    前一次见面,薛薛的感受便格外强烈。
    那是属于薛雅言的情绪,薛薛却能感同身受。
    她本来是没有打算和肖尧说的。
    只是面对那双彷佛可以无尽包容自己的眼睛,不自觉地就将心里话给全部吐出来了。
    捏了捏耳朵,将碎发顺势往后勾,薛薛露出酡红的脸颊。
    有点儿难为情。
    殊不知落在肖尧眼中,却是委屈与撒娇居多。
    或许连薛薛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在肖尧面前,她所表现出来的模样,其实是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在情窦初开之际,面对爱人时独有的羞怯和依赖。
    “薛薛。”
    短暂的沉默后,肖尧开口唤她。
    薛薛没有应声,仍旧盯着桌面。
    直到男人的手握上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