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28)上(H)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28)上(H)

    听完肖尧的质问,薛薛下意识就想反唇相讥,为自己也为薛雅言辩驳。
    然而最后话却是卡在喉咙,吐不出来也吞不下去,憋得十分难受。
    原因无他,只是薛薛读懂了肖尧藏于平静表面下,那由担心、害怕和不安交织而成的复杂情绪。
    哪怕极力压抑也依然浓烈。
    在这一刻,时间彷佛静止了。
    当薛薛抬手抚上他的脸,指尖划过因为雨水落下的潮气而泛着凉意的皮肤时,肖尧的身体蓦地一僵。
    “对不起。”薛薛靠近他。“是我错了。”
    话落,两人唇瓣相贴。
    她能感觉到肖尧在颤抖。
    当一个人将另外一个人放在心上时,很多感情是无法控制的。
    纵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不可能无时无刻待在一起,却也因为这样会挂心、惦念,会想着他过得好不好,当自己不在身边时,有没有按时吃饭,好好休息。
    这都是再正常不过的。
    好运不会次次降临,若不小心出了差错,可能就是遗留一辈子的憾恨。
    所以,薛薛完全能体会肖尧的感受。
    包括他的愤怒和惧怕。
    “唔……”
    男人的舌头粗暴地伸了进来,像在沙漠中行走太久的旅人,乍然见到绿洲后,迫不及待地饮取珍贵的水源。
    薛薛的身体渐渐软下来。
    她放心地向后靠倒在肖尧怀里,扬起纤细的脖颈,承受对方贪得无厌的索取。
    衣服被撩高,胸罩被解开。
    失了束缚,白嫩的乳球跳了出来。
    摇摇晃晃,夺人眼球。
    当男人用手指拨弄颤巍巍的红蕊时,薛薛能感觉到有液体从腿缝间流淌出来。
    汨汨不绝,带着春意。
    这回,肖尧的前戏没有做得太长,在确定甬道已经足够湿润后,他直接解开裤头,释出巨物。
    蛰伏的状态,形体已经足够惊人。
    想到一会儿那让人欲先欲死的酸爽滋味,藏在柔软腹地里的穴眼就像坏掉了的花洒般哗啦哗啦地流出水。
    很快就把肖尧的裤子给打湿了。
    “这里……是客厅……”
    薛薛以为照男人的性子,做爱这种事肯定是要回房间的。
    没想到听她这么说后,肖尧眉梢一挑,单边唇角上勾,痞气顿生。
    这难得展现出来的一面,让薛薛的小心脏又是不受控制地一阵乱跳。
    “肖尧……”
    “不喜欢吗?”引着薛薛的手放到自己火热的性器上,肖尧靠近她耳边低语道:“我以为你喜欢刺激些的。”
    这话一出来薛薛就知道男人这是气还没消呢。
    想着,手却已经悄悄把圆柱体给圈住了。
    这下意识的反应让肖尧非常满意。
    他引着薛薛替自己撸。
    指腹摩擦过并不平坦的表面,上头的青筋和纹理括着细嫩的皮肤,带来难以言喻的一种,夹杂在疼与痒间的丝丝快意。
    薛薛现在是跨坐在肖尧的大腿上。
    她几乎是无意识地透过夹腿这个动作来缓解小穴的空虚。
    殊不知这自以为隐晦的举动全落在男人的眼里。
    其实,从确认关系以来,两人并没有做过几次。
    暑假的尾巴稍纵即逝,开学后不论肖尧还是薛薛都有各自的事要忙,尤其是带肖尧的教授非常看好他,上学期两项国际交流活动都领着他参加,肖尧留在南江的时间其实并不多。
    更别说正如火如荼展开的研究计划了。
    平常周末两人都没见过几次,也就过年回京市那趟有时间相处得久一些,可在父母的眼皮子底下,两人也不敢造次。
    所以这次颇有几分久旱逢甘霖,干柴遇烈火的味道。
    身体很快就进入状态。
    汗涔涔的,热气迫不及待从毛孔中冒出头来。
    当肖尧的手指拧住阴蒂,揪住瑟瑟发抖的小豆子用力往上提那一刻,薛薛彷佛触电一般,四肢狠狠抽搐了下。
    同时,她还放在男人性器上的手也忍不住收紧。
    “唔。”
    肖尧重重喘了口气。
    他单手搂住薛薛的腰肢,一个使劲便将人放倒在沙发上。
    松松垮垮的衣服被扯下,嫩白的肌肤染上一层艳丽的玫粉,彷佛揉进片片樱花瓣,漂亮的晃眼。
    “嗯……”
    顶部撑开穴嘴。
    背靠着扶手,薛薛能清楚看见贪婪的小嘴是如何将肉物一点一点吞进去的。
    “太紧了。”肖尧轻轻捏了下她的臀部。“放松些。”
    “已经在放松了啊。”薛薛觉得自己实在无辜。“你怎么不让自己变小点?”
    闻言,肖尧的动作顿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