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25)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25)

    “那是谁啊?”
    “谁?”
    “就今天来给你送便当的那个男生啊。”顾雯雯暧昧地道:“我本来想上前叫你的,不过后来被小笠给拉住了,说是让我别上前当电灯泡。”
    “你们想太多了。”闻言,薛薛满脸无奈。“那不是我男朋友,是我表哥。”
    “哦。”殊不知她解释了后,顾雯雯笑得更可疑了。“表哥啊……一表叁千里的那种吗?”
    “……你最近古装剧看太多了吧?”薛薛额角抽疼。“我妈亲哥的亲儿子,我亲表哥,有问题吗?”
    顾雯雯原本是不信的。
    然而见薛薛一副光明磊落的样子,她盯着打量了好半晌,确定找不出来破绽后只能失望地叹口气。
    “什么嘛,真无趣。”
    倒回床上,顾雯雯拿起一旁的漫画盖住脸,同时含糊不清地交代:“第一堂课帮我请下假啊,我要补个眠。”
    “你啊……”薛薛也知道她的性子,摇摇头没有说话,只是从自己床上拿了张毯子丢上去。“盖一下吧,一会儿着凉了。”
    顾雯雯接过,掀开漫画,给薛薛送了个飞吻。
    “爱你哦亲。”
    话落,眼皮一闭,毛毯一掀,身体直接翻过去面向墙壁准备睡觉了。
    薛薛看得是又好气又好笑。
    把灯关掉,拎起放在椅背上的羽绒服和被塞到墙角的后背包检查一遍后,她匆匆出门。
    一下楼薛薛就后悔了。
    随着离宿舍大门越近,冷风飕飕,寒意刺骨。
    前几天刚下过一场雪,整座南江市都笼罩在漫天飞舞的银白飞絮中,由于影响到交通安全,学校便做主停了两天课。
    城市的准备并不充足,毕竟过往冬天南江是没什么机会见到雪景的,尤其是这种堆积到成年人膝盖高度的暴雪,莫说行人了,连大众运输工具都因此停驶,幸好她们宿舍前两天刚到超市大采购,小冰箱里堆满了食物,便趁这机会开小灶煮起火锅来。
    也不知是不是受气候暖化影响,这反常的大雪足足下了两天一夜。
    待到第二天傍晚,终于歇息。
    薛薛本来想趁这个机会去找肖尧的,没想到都还没到楼梯口就接到对方的电话,说是回南江的班机还在停飞中,估计要缓个几天回来。
    “啊……”虽然失望,薛薛也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儿,埋怨不得,只能道:“那你要注意安全哦。”
    “嗯,我们这里没什么事。”肖尧所在的地方通讯似乎不太好,断断续续的。“倒是你,没事就别出门了,我看新闻上的画面,那雪都要堆到半个孩子高了。”
    “好,我都乖乖的没出门呢。”薛薛瞥了眼窗外。“雪已经停了,我看气象预报,应该不会再下了。”
    “那就好,对了……”
    虽然肖尧的话经常说一句断一个字,可能听到对方的声音,薛薛已经很满足了。
    两人聊了快二十分钟,后来还是肖尧那边在催促着要搭车了,她才依依不舍地挂断。
    刚好这时去洗漱的小笠和顾雯雯回来了。
    “怎么?”见薛薛怅然若失地盯着手机,她打趣道:“刚和男朋友煲完电话粥啊?瞧你那小样儿……”
    不过随口一问,没想到薛薛轻轻“嗯”了一声。
    走回自己位置的顾雯雯和小笠有默契地同时停下脚步,互相对视一眼。
    “呃……你刚刚说嗯?”顾雯雯不确定地又问了次。“是说嗯对吧?”
    “嗯。”小笠推了下眼镜,肯定地道:“她说了嗯。”
    两人跟在打哑谜似的。
    薛薛哭笑不得地抬起头。
    “你们在唱双簧啊?”
    她一回应,两双眼睛便齐刷刷地望了过来。
    顾雯雯从来就不是忍得住的性子,干脆问道:“你真的有男朋友啦?”
    薛薛没否认。
    “我不是早和你们说了吗?敢情你们都没信?”
    “我们以为那是你用来拒绝追求者的借口。”小笠扶着镜脚,一本正经地解释道:“毕竟我们也没有见过你男朋友。”
    “唔,这倒是。”想了想薛薛也觉得有道理。“不过他很忙,我们也好一段时间没见面了。”
    听她这样说,顾雯雯更好奇了。
    “你男朋友已经在工作了?”
    “不是,他今年大四,已经保研啦。”薛薛顿了顿。“忙是研究方面,也能算工作吧,具体我其实不是很了解。”
    “哇,那你们怎么认识的啊?”顾雯雯凑到她旁边,一脸兴奋。“是青梅竹马?高中就在一起了吗?”
    “是青梅竹马,不是高中就在一起,是……”薛薛觉得这事儿不好说清楚,索性打马虎眼道:“我高考后的事儿了。”
    “原来如此!”
    顾雯雯最喜欢聊八卦了,还想再探究,却被薛薛东扯西扯混过去了。
    后来她和同学约出去吃消夜,薛薛则坐在书桌前准备明天要交的报告,一旁的小笠突然扭过头来。
    “你男朋友也在南江?”
    薛薛打字的手一顿。
    “对啊。”
    “航天大学的?”
    薛薛诧异地看了她一眼。
    小笠于是知道自己猜对了,原本还想再问得更清楚些,想了想后又作罢,重新埋首于学海之中。
    心里想着的却是,应该不会那么巧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