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20)下(H)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20)下(H)

    欲望被唤醒,美好让人想呵护的同时,也渴望着占有与摧毁。
    几乎是迫不急待地,肖尧将食指刺了进去。
    穴嘴小巧精致,含进异物后被迫撑大,露出内里的柔软。
    “好紧。”
    他脱口而出。
    一张俏脸更红了,热呼呼的又酥又麻,让薛薛觉得自己像刚从蒸笼里被端出来的馒头。
    肖尧尝试着进得更深入些,薛薛的眉头也随之蹙起。
    “可以吗?”注意到她的表情,男人停下动作,哑着嗓子迟疑地问:“是不是要先停……”
    话还没说完,就被薛薛仓促地打断。
    “不用。”
    同时,她夹紧双腿。
    这个动作让两人都愣了下。
    待反应过来后,薛薛羞得恨不得当场挖个洞将自己给埋了。
    她闭上眼睛,浓密的睫毛像两把小扇子轻轻搧动。
    肖尧也明白过来。
    他低低笑了声。
    指头又入半截。
    与第一次模糊的印象不同,这次肖尧能清晰地感觉到那将自己牢牢包裹住的温暖,有着丝绒的滑顺和丝绸的细致,像是一张张嗷嗷待哺的小嘴,密匝匝地缠住突然造访的不速之客,欲拒还迎,欲语还休。
    腹部蓄着一股力量,叫嚣着挣脱束缚。
    深深吸了口气后,肖尧快速抽插起来。
    水声啧啧,伴随忽高忽低的喘息。
    这段时间对两人而言都是漫长的,然而,又像一眨眼即过去,在肖尧终于将手指抽出来后,还未得到真正满足的小穴甚至依依不舍地发出了“噗叽”的一声。
    “唔……”
    不自觉地,薛薛抬起双手想遮脸。
    彷佛是看穿她的想法,肖尧提早一步单手制住她。
    “肖尧哥哥!”
    在这时候这样叫,无异于调情了。
    肖尧的眼里有笑意,态度却是十分强势。
    “看着。”简短的两字落下后,又哄道:“乖。”
    话落,他扶着发烫的性器,抵住瑟瑟发抖的花瓣。
    “太大了……”
    薛薛能感觉到巨物的轮廓,还有源源不绝散发出的强烈生命力。
    那是征伐的前兆。
    “我要进去了……”
    肖尧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同时将腰腹下沉,臀部前挺。
    伞状的顶部毫不留情地将穴嘴再次撑开,柱身上头嵌着的青筋彷佛鞭子一样,凌厉地挥打在脆弱的腔壁上,带着连灵魂都为之震颤的力量。
    薛薛觉得身体要被劈成两半了。
    可她没有出声,只是凝视着肖尧。
    彷佛是感知到薛薛的情绪,肖尧的右手往下滑,找到薛薛的右手后,与她十指相扣。
    这是一个信号。
    只属于对彼此有感觉的两个人之间,隐密又甜蜜的信号。
    尽管如此,尺寸的差异依旧让前进的路途变得格外艰辛。
    冷汗淌下,酡红褪去,薛薛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肖尧也不好受。
    然而都已经到这一步,退出显然不是办法。
    “肖尧。”薛薛握紧男人的手。“进来吧。”
    “可是……”
    “我可以的。”朝肖尧笑了笑,薛薛故意激他。“是男人就别磨磨蹭蹭的呀。”
    恍惚间,肖尧好像回到了那天,在失控的一夜醒来后,一切如故,又像是什么都不同了。
    莫名的,他竟有种那是自己和对方第一次见面的错觉。
    接下来的发展……意识混乱当中,肖尧近乎仓皇地一举将性器推进到深处。
    血色全失,娇嫩的花蕊也如霜打的茄子般恹恹然,于青涩的粉中透出了惨烈的白,伴随一点细微的血丝。
    “阴蒂……”在剧痛中,薛薛喃喃地道:“揉一揉……呜……疼……”
    她呜咽着,肖尧的心都要化了。
    幸好,藏于保护壳中的蒂果很快被男人揪了出来,起初男人始终不得章法,并不能给薛薛的身体带来多少快意与安慰。
    过程中,肖尧始终留意着薛薛的表情变化。
    在持续的尝试下,他终于发挥自己在学习上的天赋,找到诀窍,让薛薛发出甜腻的呻吟。
    还有催促。
    “动一动……肖尧……痒……”她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下唇角。“要肉棒挠挠呀……肖尧哥哥……快点儿动嘛……”
    没有人能抗拒得了这样的邀请,何况是温香软玉就在怀里的肖尧。
    掐住薛薛的腰侧,蛰伏多时的猛兽终于展开行动。
    薛薛怀疑自己是砧板上的一条鱼。
    翻来覆去,任人宰割。
    “不要了……呜……”形成面朝下的姿势,哪怕薛薛用力揪住身下床单也免不了被撞得不住前倾的窘境。“太深了,啊……要被干穿了……呜呜……不行,不可以……”
    虽然嘴上这样说,可身体是诚实的。
    蜜液淌下,从两人结合的地方流过大腿根,最后在床面聚集成一滩小水漥。
    越来越深的印子,是欢愉的最好证明。
    从一开始的战战兢兢到后来肖尧也发现了她的言不由衷,非但没有停下,反而更用力地挞伐起来。
    “嗯……顶到了……呀……好麻呜……”
    察觉到甬道开始不规律地皱缩,已经有了经验的男人稍稍停顿了下,立刻就引来薛薛欲求不满的低哼。
    他笑了。
    俯身,潮湿的吻落在女人浅浅的背沟上。
    在薛薛承受不住仰起头的瞬间,肖尧如同打桩一般,发狠地戳刺着内里微硬的一块突起。
    “啊……好快……呃,要到了,嗯……要到了啊……”“我们一起。”
    随着男人的话落下,两人一同迎来盛大的爆发。
    指针仍在往前走。
    但这次,薛薛不再是一个人品味高潮的美妙余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