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20)上(H)

世界十二、情敌她哥(20)上(H)

    柔软的床像摇晃的船。
    上一次发生关系,肖尧和薛雅言都是处在意识模糊不清的状态,虽然依稀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却不能很好的感知到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更多的,是直觉式的行动。
    然而这回不一样。
    在清醒状态下做出的每一个决定,都不能再找借口来后悔、逃避。
    许是看出肖尧的挣扎,薛薛轻轻笑了声。
    肖尧于是看向她。
    男人有一双非常漂亮的眼睛,干净深邃,似那上好的浓墨,又比如瑰丽的黑宝石,于暗沉沉的夜色中,亦是明亮非常。
    薛薛忽然有些明白,为什么薛雅言的执念会如此深了。
    除了爱她的父母,待她好的江小恬,除此之外,几乎全是肖尧。
    因为,的确是她亲手摧毁了一个,本该前途光明的新星。
    他的人生,不应该因为自己而充满污点,他的下场,更不应该因为自己而悲惨凄凉。
    是薛雅言,引导肖尧走上了不归路。
    就算不全然是因为她,她也难辞其咎。
    可是,这辈子不会了。
    “肖尧。”薛薛压低了声音喊他。“哥哥。”
    剎那,肖尧浑身的血液彷佛被烈火烤过一般,流动间咕嘟咕嘟地冒出了泡,重复着鼓起又破裂的过程,一如他心脏的收缩。
    有这么瞬间,五官是被封闭的状态。
    眼前所见,耳边所听,心里所思所想,只有一个人。
    薛薛。
    她和薛雅言有着一样的脸孔,却像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这个念头才刚闪过,薛薛已经俯身吻住他。
    肖尧一开始处在被动的状态,接着很快反应过来,扣住薛薛的手腕后,利落地一个翻身便将两人间的姿势翻转过来。
    唇舌分离那一刻,暧昧的银丝如心中遐思被无限拉长。
    胸脯起伏,呼吸加速,热流涌动间,连凝视彼此的目光都带上了温度。
    “肖……唔!”
    终于,这一回换作肖尧主动。
    他的动作青涩,更像是在执行一种本能,然而随着薛薛温柔的包容与耐心的引导,渐入佳境。
    先是细细的摩娑,再是敲开牙关探入舌头后激烈地交缠,在无声的夜里,连微小的声响都被放大,充斥着两人的耳朵。
    衣衫一件件被剥落。
    男人与女人遵循着原始的冲动,在心动与悸动的指引下,坦诚相对。
    肖尧的指侧,长着因为长年握笔而生出的薄茧。
    当他颤抖着捻住立于雪白山巅怯生生的红蕊时,薛薛嘤咛了声。
    这彷佛是一个暗号。
    这次,换成是大掌包覆住乳肉。
    形状完美,恰到好处,轻轻一拢,奶白便自男人的指缝间满溢出来。
    肖尧自制力的确是强,上辈子,在薛雅言的记忆中,两人并没有再发生任何一次关系。
    哪怕不是没有过意乱情迷的时候,在最后一刻,肖尧也会及时踩下剎车。
    或许,他比谁都清楚薛雅言是什么样的人,可最终他仍旧脱离不开,因为儿时的情分,心中的愧疚,还有自己后知后觉的醒悟。
    所以便只能装作不知道。
    人生,难得胡涂。
    却不曾想最后结果会是两人双双坠入深渊,一起沉沦。
    “别……”双目迷离,红唇张合间,吐出难耐的呻吟。“那里……痒嗯……不要……”
    指腹绕着小巧的肚脐眼一圈圈地打转儿。
    那是薛薛的敏感带。
    随着肖尧的动作,她的肌肉绷紧,脚板直直地往前蹬,像是要踩住什么,偏偏整个人彷佛站在云端之上,脚下空荡荡的。
    那种随时都会跌落的不安,让薛薛下意识地攀附住男人。
    藕臂缠上他的脖颈,双腿勾住他的腰腹,不知不觉间就把自己送了上去。
    羊入虎口。
    狩猎的天性在这时已经被彻底激起,男人又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到嘴边的猎物?
    他的手按住薛薛的头。
    以一种不容置喙又小心翼翼的姿势。
    在对上肖尧的眼睛后,薛薛颤了颤。
    他的瞳仁里有漩涡,稍一不留神,灵魂便像要被吸进去一般。
    薛薛不自觉屏住呼吸。
    男人的手继续往下游移。
    粉白色的蚌肉上缀着稀疏的浅色毛发。
    指尖一触碰到便羞怯地想要合拢。
    奈何……
    “嗯!”
    薛薛咬住唇瓣。
    阴唇被拨开,阴蒂探出头,窄小的缝隙已经淌出了透明的晶露点点。
    月牙状的指甲刮过嫣红的嫩肉,剎那,快意迸发,自尾椎骨一路往上窜至大脑,短暂的停留后,如烟花炸裂开来。
    生理性的泪花溢出,悬在眼角,将坠不坠。
    芙蓉花般姣好的容颜更是已经染上了醉人的桃红。
    两者相衬下,当真楚楚动人,我见犹怜。